第一九四章 霍小山的打算-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九四章 霍小山的打算

    就在单兵掩体还未达到要求也只能算个坑的时候,日军的重炮就呼啸而至了,原本就被炸得支离破碎的阵地又一次经受了炮火的洗礼。

    然后是炮火延伸,灼人的气浪从头顶呼啸而过,溅落的碎石打得钢盔铮铮作响,好在这一刻时间很短,炮火就已打向纵深了。

    日军打向纵深的炮火密度很高,霍小山明白这就是郑由俭那一炮的作用了。

    日军发现中国军队竟然也有掷弹筒!

    这个对他们渡河的船威胁可太大了,一发掷弹炸不死几个鬼子却能炸坏一条船!

    船坏了不要紧,那船上的人大冬天的到池河里游泳吗?

    但日军哪知道中方军队手里只有三枚掷弹炸却又已用了一枚。

    而此时,手头只剩下两枚了郑由俭竟然不怕死了!

    他也不顾日军的纵深炮火正撅着屁股趴在一块石头后,伸着大拇指向河对岸驶来的四只木船测距呢!

    要问为什么郑胖子不怕日军重炮的轰击又能看到河面的情况?

    那是因为他转移阵地后的位置并不在镇子边缘的房屋等制高点上了,而是向前提了几十米,他在保命上的看法竟与霍小山惊奇的一致!

    霍小山赌的是日军把阵地当成炮击重点。

    郑由俭赌的是日军炮火延伸的重点是距河面三百米左右的房屋等制高点那里。

    敢情他俩不约而同地一个向后一个提前,都把隐身地选在了日军炮火相对稀薄的区域上,前者是日军的炮弹没够着,后者是日军的炮弹打过头了!!

    这正是郑胖子哪管屁股后面炮火硝烟,我自安然如山!

    就在日军炮火打向纵深的刹那,霍小山已经从单兵坑内越出,大喝一声:“快进阵地!”

    于是,散兵坑里爬出被炸得象灰猴子一样的他的士兵,一个个端着枪,嗷嗷叫着就往前面那已成废墟般的阵里冲。

    进入阵地一看,日军的船果然已经靠岸了,共三只船,日军士兵正端着枪哈着腰向阵地上冲来。

    而远处的河面上有一只残破的木船正向下游漂去,显然那是被我方唯一的炮火击中了,正有落水的日军往河对岸的缓坡上爬呢。

    霍小山不知道郑由俭用了一发还是两发掷弹打坏了那只船,但无论如何,这也是绝对划得来的买卖!

    这船打得可太不容易了,要知道那船可是运动的,涉及到一个提前量的问题,胆小怕死的郑由俭在打炮上如此有天赋这还真是个意外之喜啊!

    “机枪不要开火,盯准日军机枪,步枪自由射击!”霍小山下令。

    日军正在一步步逼近,日军的四挺歪把子疯狂地扫射着,给中方军队的射击间隙很有限,于是中方的射击就变得稀疏起来,给人的感觉那就是中方已被炮火轰得缺乏反击之力如同强弩之末一般。

    八十米七十米六十米,马上就要进入冲锋的距离了。

    就在日军指挥官扬起指挥刀,所有日军士兵全都直起腰来马上要前冲的刹那,霍小山大喝一声:“开火!”

    爆豆般的枪声响了起来,刚直起腰来的日军仿佛被一股飓风吹折的蒿草齐刷刷地栽倒下去,四挺歪把子同时也哑了,因为他们遭遇到了中方的人盯人,那个举刀的日军少佐也倒了,因为他是被霍小山用中正式瞄着的。

    这一刻日军死者已去,活着的人都呆滞了!

    中方军队怎么还会有如此强的火力?!

    过了一会,醒过腔来的日军的掷弹才咝咝而至,但中方所有的机枪都已转移了,只是枉自掀起一片尘埃瓦砾。

    霍小山这次反击组织的如此出色,他的士兵们又是如此的令行禁止,取得的战果也是惊人的!

    过河的日军竟已无力再组织起进攻了,中方士兵看到这批日军的残余部分已经掉过头向河边撤去。

    “机枪加大火力,一定撵他们过河!”

    “所有步枪瞄准河边的那个山包,有发现露头观察的必须打掉,发现从山包后撤退的的鬼子必须打掉!不能让鬼子的掷弹筒回去!”霍小山连下了两个命令。

    他猜郑由俭已经不大可能有掷弹了,这种东西用处很大,自己又不能造,就只能从日军的手里抢,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在观察日军的掷弹筒藏在哪里。

    本质就是一种轻型迫击炮的掷弹筒,其自身有效射程并不远,三百米左右,甚至还没有步枪打的远。

    但它的优势是曲射且杀伤力强,所以掷弹手总是藏在隐蔽物的后面,通过观察测距后调整诸元再发射,这样对方就是明知道掷弹筒就在那里,由于隐蔽物的阻碍枪械根本就打不着。

    知道了上面这些知识,鉴于河岸到防守阵地这一段开阔地相对平坦,可供掷弹筒藏身的隐蔽物也就那么数得过来的几个,从而推断出过河日军将掷弹筒架在哪里并非很难的事情。

    霍小山正是判断那个山包后藏着日军的掷弹筒,所以霍小山让步枪盯紧那个山丘的目的有两个。

    一个是不让日军冒头测距,用掷弹筒给撤退的日军做掩护,一个是他想如果击毙了操作掷弹筒的鬼子看看半夜能否偷偷把那里的掷弹弄回来,这样神炮郑胖子就有用的了

    果不其然,由于霍小山他们机枪的火力很猛,残余日军在缺少掩体的开阔地里终于承受不住中方火力全开的压力,开始向河边撤退了。

    所有步枪手都紧盯着那个山包,但一百多米的距离想要发现捕获一个只露出脑袋的观察哨并不容易。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不知谁先打响了第一枪,此时所有人可都将食指扣在扳机上呢,精神高度集中,一听枪响条件反射般地食指一动,于是,“啪”的一枪带出来“啪啪啪”一阵排子枪!

    “谁先开的枪?看着人了吗?”沈冲边拉枪栓退弹壳边质问。

    “我。”一个怯怯的声音回道,是那个小兵嘎子,“我觉得好象有个钢盔冒出来了。”他嚅嚅地解释。

    “你也是老兵了,看到就是看到没看到就是没看到,怎么还象?”沈冲训道。

    “我……”小兵嘎子不敢吭声了。

    这只队伍原来是有三个人不怕沈冲的,头两个是霍小山粪球子,半个是莽汉,那半个是郑由俭,但前两天郑由俭因为说沈冲为报杀母之仇劈舅舅被沈冲一顿老拳打怕了,所以就剩两个半了。

    “少说两句,集中注意力。”霍小山说话了,于是沈冲也闭嘴了。

    霍小山也没看清当时是否有鬼子的钢盔冒出来。

    毕竟一个从百米外看一个人是可以的,但看一个直径不超过五十公分的钢盔可实在是太远了些,当然如果那个钢盔被阳光照射产生反光的情况除外。

    如果非让霍小山说他也只能象那个小兵嘎子一样说好象是有个东西。

    “好象,不对,是真出来了!”有人喊道。看钢盔不易,但看目标大得多的大活人可就容易多了。

    “别急着开枪,看看是几个!”霍小山急道

    “一个,二个,三个,没有了,打!”霍小山率先开了枪,但由于间隔时间极短,这回又是喊号开枪,排子枪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加长版的“啪”音。

    沈冲远远地看着那三个往回跑的日军都栽到了地上,脸不禁红了下。

    看来小兵嘎子那头枪打对了,因为操控掷弹筒的都是两个人,一个弹药手一个射手,日军一个小队一般配置两具掷弹筒正好四个人。

    但这种情况下已经无法验证他们的死活了,霍小山已收枪喊道:“快回去挖坑!”(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九四章 霍小山的打算》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