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章 炸桥-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九七章 炸桥

    刚才那个日军由于走神让灯光就停留在这里,三个人都以为日军发现了什么端倪,吓得都屏住呼吸,把脸贴在冰凉的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此时见那灯转走了,才借着探照灯的光四处搜寻着,还一边低声说着话。

    “谁叫你来的?”这是沈冲的声音,他在训莽汉。

    “嘿嘿,你们都能捞点啥,我总不能空手回去。”莽汉回答,他也知道自己理亏就又解释道,“没事,憨子比我劲儿还大呢,扛那个小日本跟玩似的。”

    沈冲没功夫再理这个憨货,见灯光已经挪走,就向前急爬了几下,用手抓到了一个铁盒子退了回来。

    “有了!”沈冲低声兴奋地说道。

    “快看看几个!”粪球子说道,由于他来的最早,已经找到了一个装掷弹的弹袋,可惜里面只剩下了三枚掷弹。

    沈冲轻轻地晃了晃铁盒子,却没打开,因为他们都用眼睛瞄着那日军正往回转的探照灯子。

    “顶多四个,不坠手。”沈冲说。

    “唉。”粪球子和莽汉都失望地叹息了一声。

    这时那日军的探照灯又照过来了,沈冲把那铁盒子所腰后一放,和那两个人又都把头埋了下去。

    等灯光再次转走,三个人又再次抬起头,借那探照灯的灯光向四周巡视起来。

    因为他们打退了日军两次进攻,应当还有一组掷弹筒过河来才对呀。

    很快他们就有了发现,前方二三十米的地方还有日军的尸体,旁边就是掷弹筒和弹袋!

    “真不赖,这俩倒霉蛋儿还真被咱们白天打中了!”沈冲啧了啧嘴叹道。

    “我打赌那个铁盒子里掷弹很多!”粪球子笃定地说。

    “为嘛?”莽汉不明白。

    “笨样!”这回说话的是沈冲,“鬼子是拎着盒子被我们放倒的,份量沉的自然摔的就近。”

    “哦,是这理。”莽汉点头,“可咱们不敢过去啊,再说这回可没地方藏鬼子了。”

    是啊,刚才那三个死鬼子是被他们藏到山丘后去了,现在可没地方藏,前面的死鬼子太远了都马上到河边了,他们敢再偷梁换柱肯定被那雪亮的探照灯逮个正着!

    “等着吧,小山子会有信儿的。”沈冲说道。

    于是三个人都又把钢盔往下压了压,接着在那装死。

    一会儿,莽汉忽然吭哧吭哧地低笑起来。

    这一笑来得莫名其妙,把沈冲和粪球子都弄楞了忙问“你抽啥疯呢?”

    莽汉憋住笑说:“这鬼子死的姿势还不错,是直挺挺地趴着的,他要是被咱们打死时是撅着腚的,那咱们可咋整?!”

    “滚犊子,你这鸟货不特么寻思好事!”沈冲笑骂。

    三个人一齐低笑起来。

    这时日军的探照灯又转了回来,三个人忙憋住笑,夜又恢复了宁静,唯有池河水流动的哗啦哗啦的声音

    ……

    此时霍小山也正在那池河水流动声音的掩护下,在紧贴河东岸的水中观察着那浮桥以及日军的布哨情况。

    白天郑由俭那一炮打的很准,但毕竟只是掷弹,威力有限,只是炸了靠向东岸的头一条船,并且吓跑了搭桥的鬼子,而留在这里的五条船终究还是祸患。

    所以霍小山决定炸掉它。

    霍小山可没有多余的掷弹来炸船,于是,他就决定自己来炸桥,别人或许会为炸桥犯愁,但霍小山不会,这件事对他讲没有难度。

    他布置了沈冲等四人趁黑夜潜到日军掷弹手被击毙的的山丘那里之前,就已经预想到这个山丘处于日军探照灯的照射范围内,就算找到掷弹也未必能带回去。

    而自己过来炸桥既可以绝了日军快速过河的后患,又可以为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偷掷弹的战友提供掩护,正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他是和沈冲他们四个人趁黑夜同时出发的,但他却是独自在人摸到了对岸日军偏下游的所在。

    之所以要从下游逆流而上,那是因为虽然去时逆水会费力,但炸了桥却可以顺流而下,逃命就快得多了。

    他估摸已不在日军的防御范围了,这才在夜色中脱去了衣服,神不知鬼不觉地下了河。

    他边游边推着身前一块一尺见方的木板,上面捆着用油布包裹的炸桥用的物什。

    日军可以想到中国人会从正面偷袭却根本想不到有人竟能从水里接近。

    冬季未结冰的水对别人来讲那是刺骨的寒,可对霍小山来讲却是久违的清凉。

    他沿着池河西岸尽量逆流而上用最小的击水声往上游游去。

    等靠近日军探照灯的照射范围后他更加谨慎起来。

    河岸高的地方,他就将自己隐蔽在河岸的阴影中悄然下划,河岸低的地方他就一个猛子扎到水里,潜泳过去。

    就这样他靠近了那个浮桥,他先观察了一会儿。

    日军白天搭的浮桥正随着水波上下起伏着,那权当浮桥墩的小船竟然没有被池河水冲跑,显见是被日军往河里投了锚或别的沉东西坠住了。

    日军在这附近竟有三个探照灯,灯柱有时交叉有时平行,会时不时地有光柱扫过那几条船,但这不要紧,他可以潜水过去,只要算好位置,不一头扎进日军探照灯的光照范围内就可以了。

    计议已定,他一个猛子扎进了水,屏着气游了一小段距离后如愿地触摸到了小船。

    他摸着船,判断了下自己出水的方位,觉得没有错这才将头轻轻探出水面深吸了一口气。

    水中冒头带来轻微的水声毫无疑问地被池河水的哗啦声掩盖住了,出水的位置和预判的完全不差,正好在最贴近岸边的那条船的船梆的阴影中。

    在日军探照灯转走后,他将带来的木板上的一个沉甸甸的油布包轻轻地放到了小船中,那是集束手榴弹。

    他摸索了下从油布包里扯出一团细绳,将细绳与早已被拧开后盖的集束手榴弹的引线绳系在了一起。

    然后他从那木板上又拿起个扁扁的小油布包,打开任油布掉在水中漂去,却将那里面的东握在右手,那是一把盒子炮。

    他瞥了眼已向回转的探照灯,就一手持绳一手持枪用仰泳的姿势顺水游去。

    等他离开那船二十多米将身体站在靠岸的浅见处时,一盏探照灯的光柱已是照到了他原来的位置。

    发没发现那船舱里的手榴弹或者那条细绳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细绳已经崩紧了,于是左手用力一拉那绳,再又急速松绳,举起右手的盒子炮便开枪了!

    在日军的惊呼中,“啪啪啪”迅捷无比的三枪,三盏灯同时被他打爆了!

    就在日军的惊呼与拉枪栓之际,就听轰然一声,一道爆炸的火光又照亮了刚失去探照灯带来的黑暗,水浪翻起,大大小的木屑飞溅,浮桥被炸了。

    而这时的霍小山已投入深水中,象条梭子鱼顺流而去!(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九七章 炸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3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