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九章 二炮郑由俭-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一九九章 二炮郑由俭

    此时,展藤的团指挥所里也正进行着一翻对话

    一个桂军军官正向展藤报告着:“团长他们打掉了日军大半个中队!”

    “哦?”展藤眼前一亮,“伤亡呢?”

    “伤亡不到十个!”那军官接着报告。

    “什么?!”展藤震惊。

    “霍小山让士兵在原有的阵地后三十米地方挖了单兵掩体,避开了日军的炮击,让掷弹筒在日军过河时进行牵制,等日军发起冲锋时用盒子炮等武器进行短促突击后就直接与日军进行白刃战。”那军官接着报告,他是展藤的联络官,让霍小山他们上前线的命令就是他传达的,也负责关注霍小山这只小部队的战况。

    “人才啊!”展藤一拍身前的桌子站了起来,激动地在桌前走了几步,顿足说道:“原来我觉得让霍小山运弹药白瞎了,现在看让他打阵地战也白瞎了,我不会再让他们当炮灰!通知他们可以随咱们一起撤退了!”

    其实,展藤倒也不是故意让霍小山他们当炮灰的,既然你们要上前沿那就得有被日军炮击飞机轰炸的觉悟!

    本来霍小山他们所去的阵地同时展藤也是派了另外的桂军连队的,但由于有个阵地被日军突然突破,那个连队离的最近被临时增调过去了。

    等他再想增援霍小山时,得报告说日军炮火太急靠不上近前,现在他才想明白,日军炮火急那定是霍小山他们杀日军太多,日军用重炮进行了报复。

    可饶是如此,霍小山却只伤亡了不到十人!

    需知,日军的普通炮火袭击有时就能打掉自己的一个排啊!

    这几天池河阻击战他们团已经是伤亡过半极其惨重了,根据逐次抵抗尽量避免硬扛的方针上峰已命令可以择机撤退了。

    “命令!”展藤急道,“命令把霍小山的这种新式战法以后在全团推广,不要再硬捱日军炮击!”

    “是!”那军官听令。

    “可惜了!”展藤自己喃喃自语道:“可惜了,他们的战功注定不会被上报。”

    “团长,为什么?”那个军官问道。

    展藤摇了摇脑袋,却没没再理会那个军官,但他心里明白,为什么?霍小山这只部队还不是因为沾了郑由俭那位当靠山的表兄光?

    中央军上层把对他那个表兄的怒火转迁到郑由俭身上,巴不得让郑由俭带着那点人马刀枪去当敢死队死光光呢!

    本来按上峰的建议是默许展藤让霍小山这只小部队断后的,展藤是真的于心不忍了,可他派出的通信兵却未能在第一时间把撤退的消息送上霍小山他们的阵地,因为日军的轰炸开始了。

    当远方天空出现日军的轰炸机的时候,霍小山才明白今天日军进攻来的晚的原因,原来,他们是在等飞机啊。他很庆幸自己提前做了安排。

    他天一亮就下令了,所有士兵分成两组,一组人少的在原阵地上做伪装,不管用什么招,也要把阵地弄得在望远镜里看上去就跟真的一样。

    而多的一组接着挖坑,把坑挖深挖大,但不许连起来,且表面也用破席子之类的遮起来,这样做是防止目标过大,引起日军的注意。

    他怕的就是日军看出来自己把藏兵的地方后移了。

    日军两架飞机的目标很明确,在飞临防御阵地时,俯冲空投,伴着尖锐的哨音,数颗黑乎乎的航空炸弹将阵地置于一片火海烟尘之中。

    飞机刚飞走,重炮又将烟尘正浓的阵地犁了一遍,且没有停歇的意思。

    郑由俭照旧把自己的发射阵地设在了房屋等制高点前方几十米的地方,选择了地势稍高能望到河面的地段。

    他竟然也让他掷弹筒班的几个人挖了好几个间隔不等的坑,把掷弹筒架到了坑里。

    这样的好处是日军在河对面用望远镜看到掷弹筒的可能性就已经极低了,不得不说郑由俭为了保命那也是真动了心思的。

    眼见日军炮火又开始了延伸射击,郑由俭举起手中的望远镜透过阵地上空硝烟的空隙向河面上观察着,这一看不要紧,一看之后可真吓了一大跳!

    一,二,三,四,五,六,七!这特么的一共过来几条船啊?七条船,竟然是七条船!怪不得今天小鬼子派飞机来了呢!这是想毕其功于一役,直接拿下咱这段的阵地啊!

    郑由俭把望远镜一撂,伸出右臂,大姆指置于眼前六十公分处开始测距了。

    他这掷弹筒班算他一共八个人,每两个人为一组,弹药手兼测距观察。

    跟他发射掷弹的几个人都是他自己选的,身体不见得是最棒的,但必须是脑袋瓜好使的,因为得教他们用跳眼法测距啊。

    饶是如此,有两个人也没听白到底怎么测距,可见时下中国部队文化素质之低。

    最后,郑由俭干脆让他们硬记住要领,把要射击目标与参照目标直接乘十了事。

    他竟然给每组都配了副望远镜!

    要不咋叫军需处呢?他的军用物资目前供应这不到一个连的人那还是富富有余的,他也想明白了命都快没了,要军械物资何用,必须物尽其用才是。

    “二百四十五公尺!”他报出了距离,这个距离是含提前量的,因为那船可是运动的。

    随后郑由俭忙退回来将一枚掷弹从筒口塞了进去。在坑里当发射手的士兵忙根据据他说的距离摇动手柄调整弹筒的角度。

    调整完毕,那个士兵一拉击发机上的皮带,就听嗵的一声,掷弹就射了出去。

    这时郑由俭已是又趴回坑边看着,这时其他三组竟然都已经比他发射了,郑由俭遥遥看到两枚掷弹打偏了,在河面上掀起两个水浪,船却无恙,有一枚却正落到一条船上,遥见船木飞起鬼子落水。

    而说时迟那时快,他这组发射的掷弹到了,正砸在日军头船上,他急用望远镜去看,眼见船已被炸烂了,船上的鬼子象饺子样劈了叭啦地掉下河去。

    郑由俭正要“啧啧我郑胖子……”,他就听到空中“嗷”的一声由远而近奔这面来了。

    “卧倒!”郑由俭喊着的同时刷地就趴到坑里了!

    要不人家说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事情还需专业的人事来做呢,如果霍小山的天赋是战斗,那郑由俭的天赋就是保命!

    日军的这记重炮落在了他这个发射坑十多米远的地方,巨大的爆炸音波中炸起的泥土石块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

    那个和他一组的士兵还在庆幸没炸到的时候,郑由俭却已经不顾尘埃落下跳起来扯脖子喊道:“是试射!快转移!”

    这时候就见这郑胖子灵活得就象个大马猴儿,手扒脚蹬几下就上了坑沿儿,回手接过那个士兵递上来的弹筒和弹筒,猫着腰就往横下里跑。

    那个士兵也跟了上来一起跑,刚跑了也就几秒的时间里,就听得天空中“嗷——嗷——”叫声不断,就在这俩人卧倒避弹的刹那,他们这片区域竟然落了六发重炮炮弹!

    一时之间,巨大的爆炸声把郑由俭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

    郑由俭瞬间想明白了,小鬼子这是早有准备,已经有专人盯上了他们的掷弹发射组了,这是铁了心要打掉他们啊,只知道大概位置找不到目标干脆就来个炮火覆盖!

    奶奶地,拼了!看这架式想跑也未必跑得出去,郑由俭也发了狠,咋也得再搞掉一条船,否则霍小山他们压力可就大了!

    郑由俭拽起来那个被炸得晕头晕脑的士兵,也不跑了,又将掷弹筒架了起来,测距,摇手柄,调整诸元,发射!

    眼见又有一条已过河中线的船被自己炸到了,郑由俭又开始跑路!

    但这回日军的炮弹来得更快了!一发炮弹就在他后方不远处炸响,那巨大无形的气浪一下子就把郑由俭推了出去!

    我还是太瘦了!郑由俭感叹了一下,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一九九章 二炮郑由俭》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