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0四章 小石头肩上的那串人头-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0四章 小石头肩上的那串人头

    “他怎么一个人去追?你们怎么不跟着去?”老太太既不满又担心,对刚才回答的村里青年责怪地说道。

    那答话的青年鼓鼓嘴没吭声,心想我倒是想追哪来得及啊,可终究没敢在德高望众的奶奶面前说出话来。

    “一家子就剩这一根独苗了,也怪可怜的。”老太太又叹道。

    但纵使担心,但现在已是追无可追了,也只能接着处理眼前的事情。

    清点结果已经出来了,来犯日军大部被歼,老太太对缴获日军的武器按各村出的人数进行了分配。

    霍小山在一旁暗叫可惜,他叫可惜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想要这些武器,而是觉得这种分配方式反而降低了武器的使用效果。

    如果能把这些枪枝统一起来成立一个各村都出人的农民自卫队,统一行动,就象将分开的手指攥成一个拳头,那打击日寇的力量就会有用的多。

    这时,外围的人群一阵骚动,就听有人喊:“小石头回来了!”

    众人纷纷让路,就见那少石头确实回来了,令人震撼的是,他肩上扛着自己的红缨枪上,竟挂着一串人头,日军的人头!

    那人头显然是被他刚砍下来的,兀自流着血,所过之处,留下一趟触目惊心的血痕。

    “一,二,三,四,五,六!”旁边的人被他那惊人的气势所摄,连数人头的声音都小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应当没有人秤过人头会有多重,但六颗被穿成串的人头加在一起也绝不会轻,小石头肩头的红缨枪的蜡木枪杆都被压得一颤一颤的,那最下面的人头已经快挨到地了!

    他这副扮相已是惊呆了在场大多数的人。

    之所以说是大多数人那是霍小山他们除外,霍小山心中对这个豪气干云的小石头已起了招纳之念。

    沈冲更是两眼放光,他已直接走上前去,一拍那小石头的肩膀道:“好小子,跟我们有一拼!跟我们走一起打鬼子咋样?”

    那小石头看了眼沈冲,又看了看站在沈冲身后的霍小山,他已经知道这伙当兵的人里霍小山才是头。

    昨天当他发现自己刺错人的时候,红缨枪已经收不住了,那个比自己还小了两岁的当兵的竟然躲了过去。

    不光躲了过去,竟然还在刹那间抓住了自己的枪杆,这在他的习武生涯里是绝无仅有的。

    想了想,小石头反问道:“为啥要跟你们,我在哪不一样杀鬼子?!”

    “我勒了个去!”沈冲被这句话一下子给噎住了。

    “跟我们走你可以杀更多的日本鬼子。”霍小山上前已是接住了话茬儿,“我们都和鬼子都有血海深仇,我还有他的爹娘……”

    霍小山话未说完,但所有在场的人都已明白下文的意思了。

    “那咱们再切磋下,只要你赢了我。”小石头很干脆。

    “好,痛快!”霍小山击掌道。

    人群哗啦一下就让开了地方,让开的速度之快连霍小山都感觉到惊讶,看来,这里是习武成风,经常有人这样切磋啊。

    那小石头拿下扛在肩头的枪,只一抖,那上面日军的人头便被甩到地上,鲜血淋漓的人头惊起四周的人一阵叹叫。

    唯有场中对峙的两人对此恍若未见。

    “你的武器!”小石头道。

    “得看你的本事。”霍小山答。

    “好。”小石头言罢已是一枪刺出,那沾血的枪尖直奔霍小山的面门而来,竟是毫不容情。

    枪到头闪!

    给人感觉那枪就是贴在霍小山的脸上扎过的,太快了!

    这还没完,第二枪第三枪接踵而至,霍小山只是将头乱摆,双方速度如此之快,给人感觉那枪就象长在了霍小山的脑袋上一般,这是由于双方动作太快引起的视觉残留。

    枪上红缨刺出时贴枪收束,拉回时绽放如海碗,那残留在上面的日军的血迹已溅到霍小山的脸上,却未曾让霍小山闪避的动作差了分毫,霍小山竟不为其所扰,不说他闪避之快,就是这分定力已是万中无一了。

    直到小石头刺出第六枪时,就听霍小山“呔”地一声大喊,一只手竟已是神鬼莫测地抓住了刚欲回收的枪颈处,紧接他一牵那枪杆,一个转身跨步,就在这个短暂的刹那,竟是已探手抽出了背后的雁翎刀,刀锋前指,那刀竟已是贴在了小石头的脖颈上!

    全场顿时一片哗然。

    村子里切磋那是常有之事,小石头前些天初来之时却是凭掌中红缨击败了所有对手,而今天在这个貌似普通的士兵面前竟如此败了,六次空手躲枪,一次在躲枪中拔刀进击,他的速度能有多快?武艺能有多强?这还用问吗?!

    两淮三皖之地极是尚武,这是有传承的。

    中国有世家之说,但叫世家的可不只有书香世家,强盗、武术、官宦乃至盗贼,皆有世家。

    论身体之强悍中华人未必及欧美,论头脑之聪颖未必及犹太人,但中国人的传承却博大而精深。

    没人知道时下两淮之地有多少武术世家,但两淮地区的历史传承却是有据可查的。

    清末李鸿章的淮军兵员就来自夹淮两岸,清末战争中甚至有残兵进入两淮后竟被民间自己消化掉了,大量武器散落民间,所以两淮地区民风极是强悍。

    同样,这里士绅自保的经验那都是有传承的,这个村子高大的牌楼门洞被墙遮挡住这都是不知道出自哪位高人的设计,村子里的人对村外一览无余,村子外的人却根本摸不清村里的虚实。

    于是,骄傲自大的日军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了血的代价证明了两淮地区尚武传承的存在。

    习武之人没有不争强好胜的,霍小山如此轻松地击败了村中的第一高手又让这些自幼习武的两淮子弟如何能够不震惊,至此方信老人所讲强中自有强中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赢了!我跟你走!”小石头很干脆地说道。

    “奶奶,多谢这些天您的收留。”小石头又转身对那个白发老太太说道。

    “嗯,去吧,跟着咱自己的军队多杀几个鬼子。”那白发银丝的老太太说道。

    这老太太年轻时那也是两淮地区的风云人物,否则如何又会被村里人选为会长?

    要知道,红枪会只是自发组成的民间组织,没有真本事没有巨大的威望与计谋可是服不了众的。(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0四章 小石头肩上的那串人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