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0八章 哥,快跑,娘要打你-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0八章 哥,快跑,娘要打你

    冬天的夜色中,一处被日军扫荡过的村庄中,霍小山领着他又已壮大的队伍开始休息了。

    壮大的原因很简单,沈家堡营救出来的金银铜铁石锁以及其他两淮子弟奔儿都没打就全加入了他的队伍。

    村里每间房屋都搜索过了,明哨暗哨都已派了出去,所以战斗行军了一天的士兵们都休息的很安稳,有的屋子里已传出轻微的鼾声。

    沈冲今天很开心,因为杀鬼子都杀疯了。

    他可没霍小山那样战斗时非常人的冷静,会记住自己在战斗中打死了多少个日军用了多少发子弹枪膛中又剩下多少颗。

    他只知道那刀刀入肉的杀死侵略者的过程让他亢奋。

    所以,他也是刚刚从这种兴奋中摆脱出来,困意全无。

    和他同一屋子的莽汉已经睡着了,这家伙头脑简单,从来是该睡着时那不沾枕头也能着的。

    沈冲身下垫着的是门板和羊草,枕了一小段被火烧断的圆木。

    黑暗中他听到紧挨着他的小石头翻身的声音,知道他肯定还没睡,就问道:“小石头,不睡想啥呢?”

    一天的战斗,杀死共同的敌人,相仿的岁数,共同的好武使得他们已经熟悉起来。

    小石头将一只胳膊枕在脑下侧卧着,眼睛在黑夜中发亮。

    他听见沈冲说话“唔”了一声却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头儿说你们爹娘都是被日本人害的?”

    这里是军队,霍小山虽然仍是士兵装束却是他手下的兵公认的领导者了,没有人叫他长官但也不会有人对自己的带领者直呼其名,于是“头儿”这个口语中的平常词汇就成了士兵对霍小山的专有称谓,小石头也已入乡随俗了。

    “对,。”沈冲答道,“头的老爹是个旅长,在去年保卫北平时殉国了,他娘在南京遇害的,我的爹娘是在反抗鬼子时被害了。”

    沈冲自然不会把这两件事说的得太细。

    小石头又“唔”了一声。

    “咋了,你的爹娘也是?”沈冲问道。

    沈冲霍小山招小石头当兵时,也只是在小石头和那个白发银丝的老太太的对话中知道,他由于亲人被害才到那个村子并没有多久的。

    “不是爹娘,是我娘和我妹,我爹在我五岁那年病死了。”小石头说道。

    “唔。”这回是沈冲答了一声,“那你比我强,还有过一个妹妹,我家就我哥一个,我特别羡慕人家兄弟姐妹多的,不孤单。”

    又沉默了一会儿后,小石头说道:“强不强现在都一样了,都只剩下哥一个了。”

    “要我说你就是想不好的事想的太多了,把自己闷得真跟一块石头似的,说点高兴的,我刚认识沈冲一开始他也是这副熊样。”蜷缩在角落里的粪球子突然插嘴道。

    他也是刚有点困就被两个人说话弄精神了。

    粪球子个小到哪里都不起眼,此时他正蜷缩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身上盖了件日本军官的黄呢子大衣,别人那过膝的大衣于他讲完全可以当被用的。

    沈冲没理会粪球子说自己的话,反而对小石头说道:“说说你妹妹吧。”

    在沈冲看来可以对自己说这样话的人还是有几个的,比如霍小山,比如粪球子,比如憨子,比如莽汉,比如死胖……算了没那该死的胖子什么事,他不说自己都想抽他丫的。

    “我家一直在长江北岸,妹妹比我小两岁,从小就特别粘我,我干什么她都跟着。”小石头陷入了回忆。

    “我小时候也淘气不懂事就烦她跟小尾巴似地天天“哥哥哥哥”地叫着,一会哥哥这个一会哥哥那个的。”

    “有时我烦的受不了就会给她一撇子,她哭也不到我娘那里告状,还总跟着我。”

    ”因为我总打她,我娘也没少打我。”

    “有一回,我又把她打哭了,当时我是正对着门,她靠在门上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我正来气呢,妹妹突然又喊我哥哥,我一瞪眼,妹妹却说,哥哥快跑,咱娘在你身后又来打你了!”

    “自打这一后,我再也没有碰过妹妹一手指头。”

    “再后来我就出去学武了,可等学成回来,娘和妹妹都让过江后的小鬼子杀了。”

    小石头黑暗中说完了自己的妹妹,屋子中重归寂静。

    但寂静只是片刻功夫,寂静中便传来粪球子秃噜鼻子的声音,黑暗中粪球子狠狠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也不知道是鼻涕还是泪,说道:“我草,你这就叫高兴的事啊?都把我整哭了!”

    “别说了,都快睡吧,一会小山子回来看到咱们要是没睡又该挨说了。”沈冲用与平常无异的声音说道,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冰凉的泪滴已从他的眼角滑落,他也想自己的爹娘了。

    身边的莽汉还在呼呼地睡着,睡梦中还咂了咂嘴,也不知道是梦到红烧肉还是鸡大腿了。

    这让沈冲更加烦躁,没心没肺的玩应,等明天醒了非再削他一顿不可!

    屋子里这回真的静下来了,没有人再吭声。

    屋门外冬夜的黑暗中,此时静静地站着一个人,那是查哨回来的霍小山。

    霍小山回来已经有一会儿了,隔着那残破的门板,他已经听到了小石头的话,那翻话让他也有了触动就没有进去。

    这些天一直在血与火的战场上拼杀,现在冷不丁静下来,霍小山也想自己的老爹和娘亲了。

    娘亲念佛念的好,霍小山相信肯定去了她想去的地方。

    可老爹又在哪呢?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是否也有鬼子可打。

    儿时的小山村,娘亲温暖的怀抱,月夜里的箫声,老爹扎得自己脸痛的硬胡茬儿,北国山野里无忧无虑地疯玩,可惜,再也回不去了,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

    不知道丫丫在哪里,又在做什么,爹娘走了,她山自己唯一的最亲的人了。

    霍小山并不知道,就在他们打鬼子的当天下午,一个美丽出尘的女孩正在一面有着镰力斧头的旗帜下,庄严地握紧了拳头说“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0八章 哥,快跑,娘要打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