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 斩藤计划-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一一章 斩藤计划

    就在这名日军伍长以为自己的耳朵要没了的时候,他突然听到听到后面有名支那军人说了句话,他没听懂,但揪着他耳朵的手却已是松开了,但刀锋却已然在他耳根处带来一道划痕,他能感觉到血汵汵而出。

    他被踉踉跄跄地推出门外,门口竟有一匹他们大日本帝国的战马,他身上的绳索被解开了,而这时那个年轻的支那军人对他说道:“你可以走了,别忘了替我给佐藤一雄捎信。”

    日军武长虽然被这些支那军人处置他的方法弄的有些迷糊,但差点失去耳朵的余悸和求生的本能却让他毫不犹豫地接过缰绳,认蹬翻身上马,一催战马就向巷口跑去。

    在战马跑起加速的刹那,他注意到另一间房舍的门口竟然并排架着六挺轻机枪,墙边又靠着几十把三八大盖!

    敞开的屋门传来支那军人乱哄哄的笑闹声,显然人很多……

    日军伍长不再犹豫,他必须尽快把自己得到的情报汇报上去,于是,用力一抖缰绳,座下的战马就向远方奔腾而去。

    日军伍长并不知道,他身后的屋顶上已有一名中国军人攀了上去,此时正望着着他逃去的背影。

    这人正是霍小山。

    刚才拿那把武士刀给他看的自然是沈冲,而早些时候凭借着敏捷的身手将那个日军伍长掀落马下,又阻止了小石头割下他一只耳朵的就是霍小山了。

    霍小山这样做自然不是怜悯日军,而是他考虑的更深远一些,日本鬼子也是人,如果抓到俘虏就打杀虐待,那么只会让有心投降的日军士兵反而不顾一切地与中国军队死战了。

    虽然那战马已经很远了,霍小山依然能看到那个骑在马背上的日军伍长在回头张望着,这时,霍小山笑了。

    霍小山自然明白那日军是在看后面是否有中国士兵在跟踪他,但他注定是看不到的。

    跟踪他的中国士兵自然是有的,但此时却并不在他后面而是被霍小山安排在了这名日军归途的半路上。

    霍小山他们还是知道这支骑兵小队的来向的,为了能准确跟踪这名日军又不被发现从而最终及时掌握前来追杀他们的日军的准确动向,跟踪这名日军是必须的。

    霍小山已经制订了一个完整的诱杀老佐藤的作战方案。

    他的方案是这样的。

    先是全歼日军的两支骑兵小队,引起日军的注意。

    在打掉日军第三个骑兵小队的时候,故意放回一个活口。

    既让日军认定那支强悍的中国小分队就在这里,又让老佐藤知道沈冲也在这里,正在等着他到来以报血海深仇。

    然后在老佐藤行军追杀他们的途中找到机会,狙杀佐藤。

    霍小山已经派出会骑马的士兵按照他的要求去寻找合适的狙杀地点了。

    “怎么样了?”沈冲对刚从房顶跳下来的霍小山问道。

    “和预料的一样,这个鬼子的逃跑方向肯定路过咱们人藏着的地方。”霍小山回答。

    “哦。”沈冲点了下头。

    “不过……”霍小山面含歉意地对沈冲又说道,“不过,即使咱们能杀掉老佐藤也得用枪了,怕是没有你手刃仇人的机会。”

    沈冲闻言却笑了:“我当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能打死他就行,你真拿我当小孩子?这可不是说书讲三国,万马丛中取敌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你觉得杀他有把握吗?”沈冲还是觉得自己心里没谱。

    杀死老佐藤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因为有了机会反而让一直干脆果敢的他反而心生忐忑。

    “如果找到合适的狙杀地点,有七成把握。”霍小山肯定地点点头。

    “哦。”沈冲表示知道了,就没再吭声。

    七成把握已经很高了。

    沈冲上战场和霍小山一样,别看他打鬼子疯,但心里却都明镜似的,一个人再英雄,一个人又能碾几根钉?敌强我弱那是不争的事实。

    他们打阵地战战绩好,那是因为知道挖坑,打白刃战战绩好那是有精英挺着,灭敌多那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要知道如果诱饵成功,那么追杀过来的日军至少也得有近千人,想在近千人的队伍中干掉那唯一的一名不知道坐车还是骑马护卫重重的最高军官,并且能够安然而退,那难度可想而知。

    “好了,叫粪球子领新兵撤了吧。”

    这也是霍小山计划中的一部分,在制造出他们这只支战力强悍的小分队就在这里的假象后,马上让所有新兵绕道撤退去蚌埠,由剩下的老兵负责狙杀佐藤,以便杀完脱身。

    一片树林中,两名百姓打扮的人正各自趴在树后抑制住砰砰的心跳,死死盯着前方百十米处的公路上,因为那公路上正行进着如一列长蛇般的日军部队,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最前面是骑兵,然后是骑洋车的日本兵,在往后就是步兵,最后面还有马拉的山炮。

    刺刀在阳光下闪着寒光,大头皮鞋踏起地上的灰尘,重机枪小炮随着行进的步伐在肩头震颤,土黄色的军装下是一个个来自东洋的瘟神。

    佐藤一雄此时正端坐在一匹高大的东洋马上行进在步兵队列的中间,他四周十几名同样骑着马的日本军官如群星拱卫。

    支队是日军的临时编制,人数少则一千多则几千,所以并没有支队长的叫法,身为少将的佐藤一雄正是这个支队的最高指挥官,因此才被称为佐藤支队。

    佐藤一雄天生本就一副阴鹫凶狠的面相,此时愈发显得狰狞,更说明他此时心中的恼怒

    他的支队渡江以来竟然已先后损失三个中队多人了,这能让他如何不恼?

    这三个中队有阵地战中被支那军队打死的,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被当地的土民打死的,而损失最惨重的,还是一个中队竟然被支那的一个强悍的小分队打了个措手不及后给团灭了!

    但让他决心他亲自督战的原因还是那个险些丢掉耳朵的伍长带回来的消息,杀死自己亲生儿子的竟然是那个叫沈冲的孽障,竟然还扬言劈下自己的脑袋!

    于公于私,自己必须亲自督战,为帝国的士兵报仇!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佐藤一雄和他的手下都没有注意到在侧方的树林里,那两个百姓打扮年轻人已经退了出去,在避开他们的视线后,驾着着东洋马,向他们队伍的侧前方插去。

    他们是正是霍小山派出来探查他们动向的士兵。(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一一章 斩藤计划》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