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二章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二二章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上午的时间就在战斗中过去了,下午日军又在重炮的掩护下发动了一轮攻击,没有了飞机的轰炸,五十一军阵地所承受的压力也减轻了不少。

    霍小山这回在日军冲上岸停止炮击后又把所有人调上了阵地。

    憨子机枪班的人用马克沁给五十一军做远程火力支援,新兵则是在老兵的指导下,每人冲远方冲锋的日军打了十发子弹,权当练兵了。

    霍小山和郑由俭倒真不大在乎这些子弹,一个是库存里还有很多,最近又净打胜仗了,缴获了不少日军的枪枝弹药。

    到了晚上,双方休战,就在霍小山他们休整的时候,倒是五十一军的一个团长带着些士兵和缴获的罐头饼干等战利品来了,他们是专程来表示感谢的。

    霍小山他们这回打掉了日军我两加飞机,可是帮了五十一军一个大忙。

    东北人本就重人情,更何况那团长已经听说了,領着打下飞机的少年英雄竟然也是来自东北的小兄弟,就说啥也是要来看看的。

    郑由俭表面上和那军官客套着,嘴里说着“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但下手却不含糊,让手下人将人家拿来的东西全照单全收了。

    在他看来,这东北军拿东西上门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心里指望着军需处明天接着帮他们打飞机呢。

    霍小山自然是很欢迎老乡来的,同为军人,老乡见老乡,话题也是极多的。

    双方自然而然地就谈起了各自情况。

    这团长是在九一八事变后奉令率队入关的,东北老家那也是有老爹老娘兄弟姊妹的,如今日军占领了东三省,自己身为军人却不能保卫自己的父老乡亲,言语之中颇为自责。

    谈起家乡往事也是不胜唏嘘,只是不知能否在有生之年再见双亲一眼,还是也会象自己的弟兄一样埋骨沙场。

    军人一般都是粗线条的,语言表达上也不如文人来得细腻文雅,但作为离乡之子的情怀却是一样的。

    霍小山也很自然地谈及自小生活的那个小山村,那袅袅白烟上青天,鸡鸣犬吠山野间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他虽是少年情怀却在这些年里历经国难家仇,不知何时在内心深处竟多了一分本不属于他这年纪的沧桑感。

    他谈到郝存义的死,谈到自己从深山归来却见山村被毁全村被屠时不禁也是感慨良多。

    古人怀旧讲到“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已是睹物思人让人伤感了,但好在还有物可睹,而自己离开家乡已有时日,却已经无家可归了,再回去只怕那小山村也睹不到了。

    霍小山不会煽情也不懂煽情,只是在谈话中很平实地表达出了上面那层含义,他自己尚未觉得有什么,但随那团长来慰问的东北士兵已是有人眼含泪滴。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猫窝狗窝。”那团长叹息。

    霍小山闻言不由得想起自己学会的那首松花江上,情不自禁地哼唱到:“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孰料他刚哼唱了前两句,与那团长同来的东北士兵竟然接着就唱了起来!

    “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我的同胞,

    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

    抛弃那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

    整日价在关内,流浪!

    哪年,哪月,

    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哪年,哪月,

    才能够收回那无尽的宝藏?

    爹娘啊,爹娘啊。

    什么时候,

    才能欢聚一堂?”

    一曲唱罢,象霍小山手下这些非东北籍的闻者固然眼含泪滴,而东北籍的唱者已皆是泪流满面。

    这首歌本就是最早在西安城头上,爱国学生唱给打内战的东北军听的,而现在距西安事变已有时日,故而在东北军里早就流传开来,是以会唱者甚众。

    东北人乡情最重,城府又浅,此歌唱罢,已是有与那团长同来的士兵泪流满面地激愤道:“这要是不到关内,就是在东北打鬼子死了,老爹老娘也知道有这么个儿子,小妹也知道有这么个哥哥,在为保护咱自家人和小鬼子拼命,死了也值了!

    可现在却特么地在外面打仗,家里的房子被小鬼子烧没烧不知道,家里的人受没受小鬼子欺负不知道,自己咋死的家里也都不知道,这特么地算咋回事啊!”

    他这翻话一出口,来的这些东北军士兵已是群情激愤。

    东北军上层军官也还罢了,中下层官兵怨念已是极深。

    这怨念的产生的原因一个是因离乡日久思念故土。

    另一个就又不得不提那位张少帅九一八弃东北了,普通官兵哪有做主权,可别人哪管你这些,东北军士兵入关以后一提弃了东北可是没少受其他系军队官兵的挤兑,可偏偏又有口莫辩,你说你没弃,你跑到关里来的瑟啥来了?你腿长在自己身上是我在后面开枪逼你来的?

    想当初在滁县就是这个原因东北兵才和莽汉他们打起来的。

    眼见手下人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激动,那团长不干了,大吼一声:“都特么把嘴闭上,净整那些没用的嘎哈?!老子不也在这受窝囊气呢?”

    长官一发火,他手下的兵就都没动静了,兵是子弟兵最好领,为啥?听话啊,自古如是。

    “行了,都少说两句吧,在哪还不都是打小鬼子?你们要都有霍小兄弟这两下子说不定咱们明天就能打回老家去,还用在这舞舞扎扎的?”这个团长见士兵都不吭声了,就把话题又转回到霍小山身上。

    “那是,要说这打日本鬼子啊,咱们霍小山说有两下子,没人敢说有三下子。”郑由俭在一边接话了。

    “不过嘛,”郑由俭接着说道,“不过嘛,我们明天怕是不能帮你们打飞机了。”

    “为啥?”不光那个团长连霍小山都没弄明白。

    “为啥?因为我们明天又要被调走了,去藤县,刚刚接到复良才的通知了。”郑由俭摇头晃脑地叹息道。

    复良才正是那位正职副姓的复主任的大号。

    霍小山没吭声,一直在旁边听着的沈冲和莽汉以及一些老兵脸上却露出真是遗憾的表情,其他人包括那些新兵表现平静。

    那个团长环顾一周将众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头却是暗许,于细微之处见精神,这位霍小兄弟这只队伍可真不赖哩。

    霍小兄弟本人老成持重,手下既有好战分子,其余的又全听从命令,难怪在对岸能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又在这里打下日军的飞机。

    “我来这里,一个是对军需处的弟兄表示感谢,一个是想告诉各位,明天不需要各位去打飞机了,因为接上峰命令——”那团长说到这儿把话停住了,却一招手示意霍小山和郑由俭靠近些,很明显是不想让其他士兵听到。

    待霍小山和郑由俭把头凑到他跟前,他才压低声音说道:“明天咱们的飞机会来。”(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二二章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