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三章 咱们的飞机来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二三章 咱们的飞机来了

    飞机真的来了,是中国人自己的飞机,当十架霍克战机出现在淮河上空的时候,中方阵地上一片欢腾。

    “咱们的飞机一看就比小日本的结实!”小石锁此时正在战壕里仰着脖看飞机。

    “就是就是,你看那个大奔儿头!”小兵嘎子也在旁边附和。

    “还有还有,它有四个翅膀呢,跟蜻蜓似的!”小石锁又有了新发现。

    霍克三是美式战机,它独特的发动机罩很大,罩在飞机的头部上,这点与日军96式陆攻机前面的大玻璃片有着明显不同。

    同时它又是双翼飞机,一面两个翅膀。

    整体上看就象蚱蜢头安上了蜻蜓的翅膀,给人一种憨厚敦实的感觉。

    其实如果用后世的审美眼光来看二战时期的飞机那都绝对是丑得无以伦比的,但在那时的人们看来,能飞上天扔炸弹开机关枪那就是天空的主宰,孩子总是自己家的好,有什么能有比看到自家飞机飞过来助战让人更兴奋的呢?!

    飞机很快就从士兵们的头上飞过,直扑淮河南岸,距离太远,士兵们看不清飞机的战术动作,但很快就看到了淮河南岸的火光,还有那航空炸弹的爆炸声。

    霍小回和沈冲交换了下眼神,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兴奋。

    “头儿,咱们飞机炸的是啥地方?”小兵嘎子好奇地问。

    不光是小兵嘎子,所有头一批过河的士兵都不知道,因此都向霍小山看来,包括郑由俭。

    他们由于撤退早,那时候日军还没有追上来,所以后面的事情就并不是很清楚。

    “鬼子屯船的地方。”需小山笑了。

    着火的方向正是日军泊船的地方,霍小山和沈冲自然是识得的,因为他们从南岸返回时正是靠在在那里连偷带抢的弄了条木船,那里是日军聚集渡河船只的地方。

    日军为了沿津浦铁路攻过淮河,可是抢了上千条民船的,全都泊集在刚才轰炸的地方,那夜霍小山他们去偷船时,可是见到了江面上那真是望不到边的黑压压一片。

    “好!”士兵群里顿时哄地一声叫起好来,自打中日开战以来,中国士兵们可是受够了天上飞机拉粑粑的气,而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了,让你们也尝尝那炸弹的滋味。

    沈冲眼见郑由俭也颠着个肚子和士兵们一起那屁颠颠的美,却走上前去一把将他拽了出来问道:“胖子你不说咱们今天去藤县吗?怎么没走?”

    沈冲是完全有理由怀疑怕死的郑由俭是借这个由头不让大家再打飞机的,毕竟与飞机对射地面部队的伤亡会很大。

    “哎,你个沈疯子,我怕你了行不,咱们真的是要走的,我真接到复良才的通知了!”郑由俭辩解。

    “那为啥没走?”沈冲嘴上不饶郑由俭,手却放开了,因为他自从因为劈舅舅的事“梳理”过郑由俭一顿后,霍小山告诉他也要给郑由俭留些面子。

    “嘿嘿,走是要走的,我只不过把日期往前说了两天。“郑由俭奸笑道,“再说,咱们打飞机就是当炮灰,怎么可能总象昨天那么幸运,我这不也是怕队伍伤亡过大嘛,是不是小山子。”郑由俭解释。

    “我就知道。”沈冲一撇嘴。

    然后两个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霍小山,这事得看看霍小山什么态度的。

    沈冲已经开始学会了思考,不再是那个只知道道打杀的楞头青,郑由俭现在已经是唯霍小山马首是瞻了,这事都得看头儿的意见。

    霍小山看看他俩笑了笑说道:“既然真要走,休整两天吧。”所谓刚则易断,霍小山当然知道保护自己的士兵,而那鬼子也不是短时间就能打完的,还是得做好长期做战的准备啊。

    “对了,小山子,这回咱们去滕县是吧,哪的?”沈冲问道,他知道郑由俭手里是有军用地图的,霍小山闲总会看看。

    “远着呢,山东境内呢。”霍小山也无奈,没人愿意这么折腾。

    “也不知道这复瘦子这个鳖怂折腾咱们有什么意思,去哪他不也得跟着?”郑由俭咬牙切齿地说道。

    “还不是借了你死胖子的光?算了,不来回折腾打出威名来,丫丫到时候如何找到她家小山子是吧。”沈冲看向霍小山说道。

    沈冲的话让霍小山不由得一楞,这些天总是在战斗中度过,他还真没有想到过慕容沛,但沈冲的“丫丫”二字让霍小山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记忆一下子如潮水般涌现出来。

    丫丫,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而此时在湖北武昌

    一间教室里一个人正在给一群人训话。

    房间本是宽敞的,却被厚重的窗帘遮挡着,使得屋子凭空变得阴暗了不少。

    站在最前面的训话人穿了一套灰色中山装,胸前的口袋上别了一枝钢笔。

    他岁数并不大,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剑眉星目,倒是十分帅气。

    他正用严肃冷厉的目光扫视着下面几十个正襟危坐的年轻男女。

    下面的年轻男女岁数最大的二十三四,最小的十六七八,此时也全都面无表情大气不出地坐在那里。

    台上的中年人在足足看了下面的人有四五分钟后才张嘴说起话来:“今天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等一期特勤班结业的日子。

    本人受戴副局长委托来给你们训话。

    值此日敌大举入侵我华夏之际,你们应当要为能够成为军统局的一名精英而骄傲而自豪。

    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名特务人员,什么叫特务,就是执行特殊的一般人无法无成的任务的人。

    你们自打踏入这扇门,你们的生命就已经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党国属于组织。

    戴副局长要求你们要有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决心,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要用你们所学到的种种知识种种技术种种手段去打击侵略者。

    你们既然成为了军统的一员,那么你们的命运就由不得你自己选择,要么你杀敌捐躯要么你成为叛徒被你曾经的战友杀死,没有第三种选择。

    你们或许会举目皆敌以一敌众,或许会在茫茫荒野上独自求生,或许你们会在十里洋场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或许你们还会佳人在怀享受鱼水之欢,但你们却注定了孤独与寂寞,你们注定会远离亲人,说离去的时候必须离去不管你心中有如何不舍。

    你们是不穿军装的战士,你们所能接受的只有服从再服从!

    你们都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楚了!”下面坐着的青年男女们一挺腰板,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你们各自归属与任务都已下达,明天你们将起程奔赴没有硝烟的战场,今天是你们在这里最后的一夜,祝你们玩的开心,也祝你们明天好运,解散。”

    随着他最后一声解散令下,屋是的青年男女们脸上才露出一丝轻松,站起来鱼惯而出。

    “慕容,柳细妹,你们两个留一下。”当两个年轻女子也正要随众人出去的时候被那个训话人叫住了。

    那女子抬起头时,容颜秀美,明眸闪动,她竟是慕容沛!

    而另一个细眉细眼一副乖乖女模样的正是细妹子。(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二三章 咱们的飞机来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