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四章 双重特工(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二四章 双重特工(一)

    “丫丫姐,我看刘云卓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细妹子这话时已是天黑了。

    她趴在床上细声细气地说,慕容沛则是双臂交叉枕在头后,眼睛盯着天花板若有所思的样子。

    慕容沛看了一眼细妹子没吭声,不过心里却在想,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变化真是太大了,连平时和男人说句话都会有点羞羞的细妹子现在都懂这些事情了。

    “可我还是觉得山子哥好,尽管刘云卓长的是挺英俊的。”细妹子这一段时间也适应了自己丫丫姐的沉默少语,仍然接着说。

    “那是他自己的想法,跟我可没关系。”慕容沛当然明白那刘云卓对自己有倾慕之心,但在她眼里却只是浮云。

    刘云卓正是今天给特勤班做训话的人,慕容沛承认刘云卓长的很英俊口才也是极好,作为特勤班的负责人头脑身手都不错,但和我慕容沛有什么关系吗?一点都没有。

    慕容沛现在想的就是一件事情,怎么完成今天刘云卓给她下达的自己成为军统特务的第一个任务。

    这个任务是去靠近一个很可能是日本间谍的一个女人,掌握她偷窃打探国军高级军事机密的证据,从而将泄密人揪出来。

    照理这样的任务本不该给她一个特务新人,但那个被侦探的女人背景很深,而泄密者肯定也是国民政府要员,需要一个同样有上层社会背景精通日语的人去打探才不显得突兀,于是由于慕容沛的舅舅的关系,她成为了最好的人选。

    “丫丫姐,你说真会是很大的官泄密吗?”细妹子问道。

    细妹子还是有点不大相信刘云卓下午所说的。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白受文萱姐教育了?”慕容沛白了一眼细妹子

    她和细妹子随赵文萱离开滁县后就又从蚌埠转程到了武汉。

    而已经是共产党员的赵文萱很快就和当地的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本就布尔什维克化的慕容沛顺理成章地在赵文萱地介绍下入了党,而细妹子也加入了共青团。

    恰逢军统在武昌为抗战加办了一期特勤班,由于慕容沛有着天然的上层关系,组织上就让她和细妹子一起成了军统人员。

    正因如此,慕容沛和细妹子只有在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才能说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悄悄话了。

    慕容沛不由得想起自己就曾经反对过在中央军校的霍小山进入蓝衣社,而没想到现在霍小山依旧在前线打鬼子,而自己却成为了蓝衣社的一员。

    当然,现在蓝衣社已经改名了,被称之为军统了。

    蓝衣社也好,军统也罢,却也只知道她——慕容沛是国军高级将领,中央军校曾经的张总教育长的外甥女,家世清白,与赤色并无关联。

    念及至此,慕容沛唯有自嘲地一笑。

    想想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变化真是太大了,给她恍然如梦的感觉。慕容沛这才理解了什么叫造化弄人。

    她不知不觉地想起了在自己即将进入特勤班之前赵文萱与自己的谈话。

    赵文萱所说的大概意思是,你要自己学会面对一切困难了。

    因为你已不再是象牙塔里的学生了,你要有为自己的信仰而改变,很多时候要独自一人面对生死爱恨情仇了,没有人可以依靠,不能象原来那样什么事都有霍小山在前面顶着。

    慕容沛很感激亦师亦友的赵文萱对自己的忠告,因为对这个忠告有了足够的重视,她才觉得自己能够在军统的特勤班特训中頑强地不出纰漏地坚持下来。

    同时也是由于舅舅的关系自己才能够在这个特勤班中得到某种关照,否则……

    想到这里慕容沛又想起了霍小山,想起了自家的小山子,想起了自己与小山子离别前的那夜。

    那夜自己勇敢地浑身发烫地钻进爱人的怀抱,她觉得自己的手心都是滚烫滚烫的。

    她也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她就是下意识地觉得语言已经表达不出自己对自家小山子的爱恋,于是就情不自禁地用身体的语言来表达,要把自己融入爱人的怀抱。

    而小山子把她抱得紧紧的,她觉得自的骨头都要被他那有力的双臂勒断了,可是,自己却是那样迷恋那种感觉,自己竟舍不得离开!

    小山子如愿以偿地吃到了两枚红枣,慕容沛其实以一个女孩的直觉知道小山子想吃它们已经很久了。

    在那一刻,自己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曾有过的在云端的感觉,感觉自己要飞起来。

    然后自己感觉到了一双有些犹豫有些迟疑有些笨拙的但同样火热的爱人的手在自己娇嫩的肌肤上滑过。

    她禁不住发出一声呻吟,那声音让她感觉是从自己身体最深处发出的,仿佛自己身体深处竟然有一个从不为自己所知的世界,这都把她自己吓了一跳,这是自己的声音吗?

    然后,再然后是什么呢?

    她在在迷醉之中隐隐有种期待,期待自己的爱人有进一步的动作,而同时仿佛有着另外的一个自己在审视着爱人怀中的自己,尽管那个自己很微弱,但是她确定知道她的存在的。

    慕容沛在成长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有时候尽管做一件事情很投入,却仿佛总有另外一个自己在冷眼旁观似的。

    那个自己知道自己很高兴或很悲伤很寒冷或很温暖,这种感觉很奇妙,可意会却不可言传。

    那种感觉就象自己在参加一个盛大的派对,眼中是那无数靓男倩女在舞池中飞旋着舞步,耳中是那或高雅或热烈的节奏感很强的音乐,自己也象别人一样说着笑着,但内心却孑然而超世冷眼做旁观。

    也是正因为有这样的一种超然的冷静,她觉得自己才能在娘去世后人生最灰暗的日子里坚强起来,才能冷静看清那些日子围在自己身边转的七大姑八大姨们的真实用心。

    然后自己就遇到了小山子,渐渐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已完完全全地投入了与小山子在一起的战斗与生活,小山子竟已成了自己全部的世界。

    但在那个让她情乱神迷心旌动荡的夜晚,那个冷静的超脱于外的自己竟然苏醒了,尽管微弱却有隐隐的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慕容沛已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不过她却依然对男女之事一片懵懂,羞涩却又好奇,迷醉中总觉得会发生点什么又不确定。

    “丫丫姐。”见慕容沛眼神里充满着想往迷离羞涩痴迷幸福,显见是走神了或者在回忆什么,已经半天没有理睬自己了,细妹子就轻声地在旁边叫了一声。

    可慕容沛对这一声轻唤竟然未觉,细妹子只好又稍稍提高了音量。

    慕容沛这才省过神来,看了看细妹子笑了笑,眼神中依旧是满满的幸福。(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二四章 双重特工(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