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五章 双重特工(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二五章 双重特工(二)

    “丫丫姐,你在想什么好事呢,看你可幸福的样子呢。”细妹子轻声地问。

    慕容沛笑而不语。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在回忆和山子哥在一起的那天晚上,你们肯定是那样了。”细妹子眼睛闪亮地说道。

    慕容沛看了看细妹子那清澈的眼睛,笑了,却是伸手捉住了细妹子拄在下巴上的手把她轻轻拉过来,搂在了怀里。

    “姐,是不是啊?”细妹子满满地都是好奇。

    “不是。”慕容沛回道。

    “我才不信,那你说那晚上你们都做什么了?”细妹子撅嘴道。

    “死丫头,不告诉你你就非打破砂锅问到底是不?”慕容沛轻轻地拧了下细妹子的脸蛋儿。

    “嗯”细妹子执拗地轻点下了头,两个女孩本就情如姐妹,尤其在这近一个月里这种特殊的环境里互相鼓励,已是无话不谈了。

    “那晚上啊,你山子哥告诉了我怎么造小人儿,我们却没有做那样的事。

    他说如果那样做了,小人儿可就造出来了。

    他还说等我们打败了日本鬼子,他就带我回深山,造一堆小人儿出来,我带着小丫丫们满山遍野地采花,他带小小山子们满山遍野地拿棒槌,后面跟着小小狍子,天上飞着小海东青。”

    慕容沛眼神又陷入了迷离,她自然说的是真的,自己却仿佛回到了那个月光满满地夜晚,看着霍小山的眼睛在月光中闪亮。

    那时候她觉得自家的小山子就是一杯酒,自己当然知道自己酒量极好,可每次和小山子在一起时她都有一种喝醉了的感觉。

    更何况那夜“坦诚”相见,她偎在了自己男人的怀里听他给自己讲如何造小人儿,又怎么带着自家产的小人儿满山遍野地疯玩,她觉得自己真是醉了醉了的。

    她虽然也接受了西式的教育,但娘走的早却没有人会跟自己说这些,从来没想过长大了男人女人竟可以在一起不著一缕地相拥而眠。

    也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男人女人那样就可以造出小人儿,原来人类就是这样繁衍生息的。

    自家小山子自然如愿以偿地吃到了两颗红枣,他甚至……可这些无论如何也是不可以对细妹子说的,再好也不行,尤其那晚她看到了一条粗壮的在月光下煜煜生辉的昂首欲啸的蝤龙!

    “你们真没有?我不信。”细妹子依旧不肯放过。

    “真的没有,你知道为什么你山子哥会很喜欢我吗?我又为什么那么喜欢你山子哥吗?”慕容沛自己信,因为真的没有那样。

    “丫丫姐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山子哥是我见过的最有本事的男人,你那么漂亮他那么厉害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你俩。”细妹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慕容沛笑着摇了下头,然后正色道:“你说的只是一方面,我知道我漂亮,可再漂亮也没什么了不起,也会有七情六欲,也会怯懦也会害怕也会虚荣也会老女,终究不过是水中花罢了。

    你山子哥喜欢我的也绝不只是因为我漂亮。

    你山子哥的娘说过一句话我会记一辈子,她说一个女人的美德比她的美貌更重要,所以你以后别再跟我说什么刘云卓喜欢我什么的。

    第一,别人喜不喜欢我那是他们的事,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平常的女人,我的美德和你山子哥的娘差得老远老远,我的眼里只有你山子哥。

    第二,细妹你记住,咱们是共产党人,是为劳苦大众求翻身得解放的共产党人,你山子哥信佛都能以身心为众生而布施,难道我们共产党人还不如学佛的吗?”

    “哦。”细妹子点了下头,尽管慕容沛有的话她没听懂,她的想法在潜意识里依旧简单,那就是永远追随山子哥丫丫姐的脚步,水里火里不回头!

    慕容沛没再说话,却再想,人生真的前缘天定吗?幸亏自己在离别前勇敢地投入到了小山子的怀抱,才知道男人女人之间只是隔了一层纸,否则前些天的那一关怕还真过不去呢……

    赵文萱跟她说过,共产党人做地下工作有个三不原则,那就是不允许暗杀收买和色诱。

    但军统方面可没这方面的限制,甚至无所不用其极。

    在教课过程中竟然就有教女特勤色诱的女教员!

    教学员如何把握男人心理,如何挑逗出男人最原始的本能,如何在床上套取情报。

    虽然屋里有面色阴沉显然对此早就以为常的教员压着场子,可当时的毕竟是男女学员同处一室啊,绝大多数人的脸都红了,当那个妖媚的女教员做出种种不堪的行为之时,慕容沛都差点掏出那淡黄色的面瓜皮儿给自己敷上!

    紧接着在刚来没多久的那天夜里,当时她和细妹子可不是住在这间屋子的。

    那是一间隔音很不好的房子,不好到甚至于慕容沛都怀疑那墙不是砖砌而是纸糊的!

    尚未夜深就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异样的声音,男人的秽语粗重的喘息,女人的放纵的销魂的呻吟,那是啪啪啪的声音,那是老牛和稀泥的声音。

    她俩何曾想到刚打入军统就要面对如此难堪的事?

    本就单纯如白纸的细妹子哪懂这个?整个人当时已经傻了!因为人都是有本能的啊!

    还是慕容沛镇定下来后让细妹子冷静了下来,告诉了她是怎么回事,尽管自己也受惊了,尽管自己还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但毕竟在自家山子那里知道是咋回事了。

    而又过了几天,慕容沛才从混得有些厮熟了的刘云卓口中知道,原来隔壁男女做那样的事竟是故意给她听的!

    原因很简单,特勤班的某位教员竟对自己有了霸占的企图,但打听到了她舅舅的背景后,不敢直接下手,就妄想用这种下作的手段来刺激诱惑她。

    慕容沛打入军统虽有心里准备,但才走入社会就发现人性有如此丑恶的一面让她真的是心绪难平,同时见微而知著,一个竟将如此下作的人员当成精英还允许来教导学员的政党走的绝不会是人间正道,这也让慕容沛再次确认了自己加入共产党的选择是正确的。

    好在刘云卓还是蛮正直的,疏通了关系才帮她俩调换了房间,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单纯如白纸的细妹子也才对那样的事有了作为一个特工应当有的免疫力,以致于一向羞涩的细妹子现在都敢问自己和小山子在那夜发生什么了,单纯一去便不再复返,这点细妹子也同样如此。

    如果没有和小山子在一起的那夜,慕容沛是真不知道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在特训班中出现的上述情况了,萱姐也不知道也就不可能告诉自己,当个军统特务还涉及到这方面的事。

    不论如何,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打败日本侵略者,为了和小山子重聚,自己一定要坚强,慕容沛暗下决心!(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二五章 双重特工(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