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0章 火车上的重要决定-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三0章 火车上的重要决定

    一列火车正由南向北奔驰着

    在其中的一节车厢里挤满了军需处的士兵,人虽多但纪律有素,就是有说话的也全都压低了嗓音。

    战时运力紧张,他们很幸运地被安排坐在了一节客车的车厢内,虽说客车已经很旧了坐位也不够,但是总比那连小窗户都没有一个的黑咕隆咚的闷罐车要强得多。

    这样的安排无疑是东北军承了军需处助战的人情的结果,毕竟日本鬼子的飞机不是谁都能打下来的。

    霍小山此时正静静地坐在车厢的一个角落里,士兵们都知道他有念佛的习惯,所以没事的时候都不去打扰他。

    而和他坐在一起的人也都是象憨子这样话少的人。

    但现在霍小山其实并没有念佛,而是任自己的思绪天马行空般飘散开去。

    他一开始是念了会儿佛的,可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静下心来,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总是很多,于是索性就不念了。

    他觉得人生有很多境界。

    念佛是一种境界,那种佛号声声念念清明的感觉。

    打枪也是一种境界,那种一枪在手只关注目标风吹不乱雨打不动的感觉。

    与别人相处好了融洽了是一种境界,就象他要努力让自己的士兵活得更长远一些,而自己的士兵也会在战场目努力拼杀,与自己以背相抵以命相托。

    和丫丫在一起时那也是一种境界,眼波流转处默契一心的感觉。

    就包括郑胖子郑由俭耍小聪明耍嘴皮子的时候,那也是一种境界,只是不要象他那样太过烦人便好。

    偷得浮生半日闲,如果没有什么新的情况,他已经习惯了过去的不去回忆未来的不去畅想,只是把自己当下的事情做好。

    刚和慕容沛分开的时候闲暇时他想起慕容沛的时候会比较多,但后来他觉得想多了无益,就不去想了,他相信总有再相见的时候。

    每个人熟悉的都是自己,霍小山知道自己只是霍小山,哪怕自己在战场上做出了多么让人惊叹的事情,自己也只还是自己,自己并没有觉得自己做出的事情有多么的了不起,比如那场用匕首的夜战,比如自己用刺刀连挑了十八个鬼子。

    同理,霍小山也知道慕容沛也是这样想的。

    他知道自己的丫丫只是会在自己面前用一种小女孩的心态展示一下她的与众不同的美丽,至于利用自己的美貌去寻求一些不劳获的东西的心思是没有的。

    她会努力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比如一个女孩子应当有的善良与体贴,而现在又需要打鬼子了,她就努力地学习打鬼子,需要离开自己不给自己添乱的时候,她就勇敢地走了出去。

    就在他思绪飘移之际,郑由俭走了过来。

    霍小山注意到了他,但并没有吭声,只是拿眼睛看着他。

    郑由俭用手扒拉了一下坐在霍小山身边的憨子说道:“你到我那里坐去,我有话和霍小山说。”

    憨子闷应了一声,站起来走了。

    “你们都一边呆着去,我和头儿有事商量。”他伸手冲霍小山周围的士兵一比划。

    那些士兵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霍小山,没动。

    霍小山笑了,没管那几个兵,而是一拍身边的空位让郑由俭坐。

    那几个兵这才起身走了。

    郑由俭对于士兵们的态度并不奇怪,他也没有为自己失去军需处第一把交椅而有什么别的想法,能者多劳,何况尽管他管霍小山张嘴叫小子闭嘴叫小子,但心目中那也早就认定了霍小山是自己的头儿了。

    “说吧,啥事?”霍小山现在肯定郑由俭是有正事要说了,否则不会弄得这么兴师动众的。

    “我想了半天,我觉得这事还得跟你说。”郑由俭说道。霍小山示意他继续。

    “这回复瘦子没有跟咱们来也没有给咱们电台。”郑由俭说。

    “哦?咱们不是去要了吗?”霍小山异诧地看向他。

    “是要了,他说给咱们的,可后来再去要他就没有给,火车又要开了。”郑由俭解释。

    “哦。”霍小山表示知道了,低头想了一会儿又说道:“不给就不给吧,那个电台对咱们有点作用也有限,可是这回去山东咱们可就……”

    这部电台是他们军需处和中央军联系的唯一渠道了,平时也就是特别重要的时候,上面给传个战报什么的,自打复良才重归军需处,正是这部电台支使霍小山他们从滁县一直杀到了池河,又从池河杀到了蚌埠。

    没有了这部电台,复良才又没跟着来,这事是值得琢磨一下了。

    “你说是不是中央军那些大爷不要咱们了?”郑由俭说道。。

    “那谁知道。没了电台上面就没有人管咱们了,什么光也借不着了,咱们干什么他们也不知道了,难道是想让咱们自生自灭?”霍小山边寻思边说边看向郑由俭。

    “不知道啊,我也想不明白才来和你商量了。”郑由俭说道。

    “胖子那你啥想法?”霍小山可不信郑由俭来这就是光为了说那个电台的事,那个电台在霍小山看来也就是个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我在想这回没人管咱们了,也许他们巴不得咱们死翘翘,不过也许咱们会活得更滋润呢。”郑由俭说出的这句话才是他来找霍小山的真正想法。

    霍小山闻言笑了:”胖子不打鬼子了?“

    郑由俭看着霍小山一撇嘴说道:“不打鬼子你干哪?”

    “不干!”霍小山回答的很干脆。

    “就是,所以我的意思咱们以后能不能少打阵地战,咱们就挑合适的买卖干?”郑由俭说道。

    他说着话可一直瞄着霍小山的脸色呢,见霍小山不语,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咱们鬼子必须得打,但咱们少打阵地战,多打伏击,这样咱们杀鬼子还多缴获的物资也多,占了便宜就跑。至于守阵地嘛,总是有人的,咱们能不上就不上。”

    霍小山看了看郑由俭,然后冲旁边一个士兵一招手:“把沈冲粪球子石彪叫过来。”

    沈冲他们早就看到郑由俭找霍小山说话呢,但见谈话清人的阵仗自然不会过来。

    平时跟郑由俭闹归闹的,急归急的,但正事不行,毕竟这是他们军需处两位最高长官间的谈话,这时见招呼他们了就忙着过来凑到了一起。

    霍小山便把郑由俭的意思跟他们几个说了一遍,然后让他们发表下意见。

    “我听头儿的。”粪球子态度很简单。

    “我也听小山子的。”出乎郑由俭意料的是,一向好战的沈冲竟然也没有反对。

    郑由俭没有霍小山那样了解沈冲,却不知道沈冲在报了家仇后那份偏执已经弱了很多,思考事情已经越来越理智了。

    倒是石彪说道:“咱们不打阵地战总得有人打,这样做我总觉得心里不舒服,但是我也听头的,你说咋打就咋打。”

    郑由俭又把眼睛看又霍小山,他心里不由得有点七上八下的,郑由俭之所以出这么个建议,那纯粹就是他性格使然,既然上面没有人管了,为什么要做赔本的买卖呢,但这事还得是霍小山拍板做主啊。

    霍小山看看表情都很严肃的几个人忽然笑了,说道:“我记得有一回咱们说过这个事,你们别把这事想得那么严重。兵无常势,水无定形,有时打什么样的仗并不是由我们的性子来的。我的原则是该上时就得上要象沈冲那样,该占便宜时也要占要象胖子那样。”

    沈冲听了霍小山这话倒没有什么反应,可郑由俭却笑了,这可是头一回听霍小山肯定他呢,尤其是大家公认的他爱占便宜这方面。

    郑由俭自然明白,鬼子总是要打的,但有霍小山这样的一个表态就足够了。

    霍小山没有理会郑由俭的表情,低头想了会儿说道:上面没有人管咱们了,复良才给咱们下的所谓任务已经名存实亡了,咱们所要做的就是两件事:保存自己和杀死鬼子。

    咱们要把握好中间这个度,敌人强大暂避锋芒是可以的,但一旦决定打了就谁也不能做孬种!

    我看咱们这么办,带两挺马克泌就好,现在咱们刚走了一半的路,其余的重武器都放在台儿庄吧。

    然后咱们去滕县,咱们也别固定的就非守在那里,先往前转转,要是有鬼子可打,有便宜咱们就先赚点儿,至于是否打阵地战咱们再看情况,毕竟咱们现在也不了解川军的具体布防情况。”

    “这仗打得稀里糊涂的,友军在哪里不知道,日本鬼子在哪里也不知道,心里总是不托底啊。”郑由俭感叹道。

    听郑由俭这么说,粪球子用手一摸鼻子,故作抽噎状说道:“没娘的孩子,苦啊!”然后又马上笑了,“胖子就你那瘦娘咱们不要也罢!”

    粪球子所说的郑由俭的瘦娘自然是那正主任复良才,他的搞怪一下子把大家全逗笑了。

    霍小山也笑了:“想知道鬼子在哪里很简单,火车到哪里不开了就证明前方有鬼子了呗。”

    然后他望着窗外飞驰过的大地叹道:“埋身何须归桑梓,人间处处是青山。”(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三0章 火车上的重要决定》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