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一章 大石墙村-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三一章 大石墙村

    “不知道下面这个村子是啥地方?”郑由俭说这话时,霍小山他们正在一处高地上站着,不远处就是一个村子,能看到村子里有炊烟升起。

    “应当叫大石墙村,我看过地图了,属于邹县的。“霍小山答道。

    “不知道现在村子里是哪伙的人,不会有鬼子吧。“一个新兵说道。

    “怎么可能有鬼子,要是有也只会是川军。“粪球子接口道。

    “你咋知道?“新兵不解。

    “这还用问吗,事情是明摆着的,如果鬼子占了村子,冒的就不是做饭的白烟了,那就该是房子被鬼子点着了滚滚的黑烟了,以后动点脑筋,这事稍想一下就知道。“粪球子作为一个老兵又表现了一回。

    那个新兵脸红了,一想还真是这个理儿,忙虚心受教了。

    现在别看粪球子长得其貌不扬,但是在新兵眼里那已经变得高大起来了,就因为和东北军打架的事他为新兵出头了。

    “沈冲你带一个班去看一下,胖子你也跟着去。“霍小山下令了。

    “为啥要我去,我不上前沿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郑由俭是但凡有点危险的事就打怵。

    “战斗还没打响呢,谁知道哪里是前沿,去吧去吧,你不是会的方言多嘛。“霍小山笑着道。

    “就是,就是,胖子你可以把掷弹筒带着,万一我们这头先打起来,还指望你后方火力支援呢。“粪球子貌似安慰他道。

    粪球子的话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郑由俭见沈冲已经开始瞪眼了,就招呼了他手下的一个弹药手,还真带上了掷弹筒,拎着弹袋往前去了。

    其他人见此情景又笑了起来。

    霍小山他们是在滕县下的火车,他们下火车时再遇到的军队已经是川军了。

    火车站上的川军见军列下来一个连的中央军也是奇怪。

    郑由俭就说是中央军战时军需处往北公干,对方也没阻拦,显见对他们的到来并不知情,也就是说,复良才竟未将此事通知川军方面,看来真的是想让他们自生自灭了。

    郑由俭那研究方言的僻好确实有了用武之地,霍小山他们基本没听懂那个川味浓郁的川军军官说了什么,但郑由俭却听懂了。

    他们之所以选择在滕县下车,正如霍小山所说的那样,再前面的邹县已经是被日军占了。

    霍小山举着望远镜追随着前去探路的那几个人,见他们快到村口时停住了,再往他们对面望,可以看到已经有士兵举枪站了出来,显见村子里肯定是有部队的了,看那身打扮应当是川军的。

    眼见沈冲他们几个站了有一会儿,然后就又向村子里走去,显然是哨兵放行了。

    过了半个多少时后,和沈冲一起去的小石锁从村子里跑了回来报告说,村子里是川军的一个连,咱们可以过去了。

    “你们怎么用了这么久?哨兵都问你们啥了?“粪球子就问。

    小石锁就拿腔作调地喊道:“站住,你们到这里是来做啥子滴?”他很明显是在学那个川军哨兵的喊话。

    “那你们是咋回答的?”粪球被这个小鬼头逗笑了。

    小石锁清了清嗓子,把肚子一挺,很明显那是在学郑由俭的样子,然后说道:”格老子是来帮你们来日那些日本人的先人板板滴!“

    这一下子可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虽说大家都不大懂方言,但平常用的几句还是大概知道的,毕竟军队里的人都是来自四面八方,接触各地域的人都是有机会的。

    “我看你个龟儿子就象是日本人,肚子大大的,咋还扛着日本人的小钢炮捏?“大家本以为这就进去了呢,不料小石锁又学了一句。

    “哈哈哈……“顿时所有人都开怀大笑起来。

    “行了,快进村吧,反正也是放进去了。“霍小山笑道。

    “快说说死胖子又说啥了?”士兵们跟着霍小山往前疾走仍不放过小石锁。

    小石锁就又边走边小声学着郑由俭的回话,士兵们又发出一阵笑声。

    待霍小山进到村子里时,见郑由俭正和一个川军军官站在村中央的路上说着话。

    郑由俭见自己的大部队来了便给霍小山介绍道:“这位正是驻扎在这里的川军的李明先李连长。“又给那那李明先介绍了霍小山:”这是我们的头儿。”

    霍小山略扫了一眼这李连长,见这李连长三十岁左右,中等个子,脸上神色有着一种川人独有的倔强气质。

    那李明先诧异地看了霍小山一眼,见他并没有穿军官服,也只是普通士兵的装束,人长的也普通的样子,他就奇怪本以为眼前的这个胖子才是他们的长官,怎么一个普通的士兵反而成了他们的头?

    这时郑由俭转过脸来接着对霍小山说道:“李连长邀请咱们留下来和他们一起打鬼子呢。”

    霍小山注意到郑由俭的眼神有点意味深长,嘴上说道:“这不大好吧。”心里却对郑由俭暗自佩服。

    他正愁没有理由留下来呢,可这才多大一会功夫郑由俭就能让人家留自己下来打鬼子,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还是撒了多么大个谎。

    但自己肯定不能一口应承下来的,那样说不定人家川军会对他们有什么别的想法,他自然明白郑由俭的那个眼神分明是欲擒故纵的意思。

    那李连长见霍小山这么说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不过见霍小山话也未说死,就又劝道:“在哪里不是一样打鬼子呢,既然贵军一时半会儿不能返回中央军,不如咱们一起打鬼子。”

    霍小山仍旧是低头沉吟会儿后,摇头不允,心道这“一时半会儿不能返回中央军“肯定是郑由俭先前想办法留下来的说辞了。

    那李连长失望之余又看向郑由俭,郑由俭故作为难地说道:“俺们这嘎答都是俺们头儿说的算,你看我我也没办法啊。”

    这王连长听了这话不由一楞,他楞的原因是郑由俭这话说的没有毛病,但语音却变了。

    郑由俭刚进到村子里时和他一直说的可是四川话,虽然不如他们四川本地人说的那么纯正,可现在这一眨眼的功夫咋就变成东北味的了呢。

    这李连长在这一刹那突然明白了点什么,就又对霍小山说道:“霍——长官,听口音你是东北人?”

    之所以他把这个霍字拖的这么长实在是他犹豫了,因为他不知道怎么称呼霍小山才好,郑由俭只说他才是我们真正的头儿,可却又连个官阶也没有还穿着士兵服,也只好叫长官了。

    “是啊,从东北出来七年了。”霍小山答道,似乎并不在意对方称呼自己什么,而实际上霍小山也真的不在意。

    “那你在东北老家还有什么人吗?”那李连长貌似关切地问道。

    一听那王连长言及此处,霍小山没吭声,但眼睛中分明已是喷出了怒火。

    那王连长竟然也是聪明人,竟什么也没有再问,而是直接又说了一句:“霍长官留下来一起打鬼子可好?”

    “好!”霍小山大声地答道。(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三一章 大石墙村》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