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二章 探查-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三二章 探查

    天已经亮了,却有淡淡的雾气笼罩在山间,五个人影在雾气中悄无声息地穿行着,打头的是一个当地的向导,而霍小山沈冲李明先还有个川兵则跟在后面。

    他们是出来探查地形的。

    既然霍小山决定留下来了而李明先又欢迎之至,那么阻击日军便已是当务之急。

    滕县南距徐州只有一百多公里,而李大石墙村则是滕县主阵地的外围阵地。

    依李明先的意思是固守,大石墙村地形不利,那么就退到紧挨着的后山上再阻击日军。

    霍小山却不同意,他可不想被动防御,虽然眼见自己这一个连的装备配置都与日军持平甚至已经超过了,但霍小山却知道自己这点人马刀枪也就能跟中国军队显摆显摆,日军飞机坦克重炮来一样都够自己喝一壶的。

    所以他大早晨出来就是来看看能否在日军的必经之路上找到一个适合伏击的地方。

    “这里雾气不小啊!”沈冲说道,他估计了一下,虽然现在天已经大亮,但可视距离也不到一百米。

    “俺们这里西面就是微山湖,湖水也没结冰,所以这里冬天雾气就大,今天还算小的呢。”那个当地的向导说到。

    此时他们已经过了村子北边的一块高地,霍小山环目四顾,见他们这几个人正走入山坳之间,四周都是高地,而山坳却还是很平坦的。

    “进村只有这一条路吗?”霍小山问向导。

    “当然不只这一条,但数这条好走,别的都得爬乱石岗子,一个太慢一个不是俺们当地人也走不明白。”那向导答道。

    “哦。”霍小山点了下头又接着往前走。

    就在快走到这片坳地中央的时候,霍小山停住了,因为道路右边十多米远的地方地势又明显低了很多,原来看似平坦的大坳地中竟还有块小坳地。

    那小坳地面积不大,一个不规则的圆形,长处不到三十米短处十多米的样子

    霍小山走到小山坳边手扶一块山石跳到了下去,翘起脚尖向四周望了望,又蹲下身去仰脖往小坳地的上沿儿看了看。

    沈冲李明先不解,也要跳下来,霍小山却是摆摆手,直起身来手脚并用没两下就已经象只猴子似地蹿上来了。

    “这个山坳里这样的小坳地别处还有吗?”霍小山又问向导。

    “没有了,就这一个。”那向导答道。

    霍小山点了下头没再吭声走回道路又再次向前走去。

    “长官,你说咱们中国人能打过日本鬼子不?”那个向导扭头问和自己并排走着的沈冲。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听说也看到了侵略者的凶残,现在又看到了自己的队伍进驻了自己的村子那种安全感就来得格外明显,所以见到自己部队的人没有不心生亲近的。

    但他却不敢跟李明先说话,虽然李明先率队进驻这个村子最早,但每天都是阴着个脸。

    他又不敢跟明显是个头儿的霍小山说,因为很明显霍小山是在勘察地形而且话也不多。

    “怎么打不过?咱们中国人多地盘也大,虽然武器没有小鬼子好,但只要当兵的不怕死就肯定打得过!”沈冲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他跟在霍小山后面一直注意着霍小山的举动,他觉得霍小山肯定是有给日军打伏击的想法了,但有老百姓在身前具体怎么打还是等回去说好。

    至于这个向导的问题他回答的很快,是因为他自己也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

    “一看你们就是真心打鬼子的,咱老百姓就喜欢你们这样的队伍,这回可有盼头了,不象那个俺们山东的那个什么主席,平时收了老百姓那么多税花钱养着他,可一见日本人来了就带头跑,比兔子还快!”那向导打开了话匣子,可就有点收不住了。

    那个什么主席?沈冲闻言一愣,旋即想起这个什么主席不就是郑由俭的那个堂兄嘛。

    在蚌埠休整时,他听霍小山读过份过期的报纸,上面说郑胖子的那个堂兄因为临阵脱逃已经被枪崩了。

    霍小山读那份报纸时郑由俭也听了的,当时一惯说起话来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郑由俭竟然话出奇地少,只说了两个字:“活该!”

    这两兄弟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他那个堂兄啥德性沈冲自然无缘见过,但对郑由俭却已经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虽然每当看着郑由俭那张嘚波嘚波的象大破车样的破嘴沈冲就有上去抽他一丫子的冲动,但沈冲却也同时承认,郑由俭优点还是很明显的,全连的吃喝拉撒武器弹药供给可都归他管,这活儿可不是任何人能干得来的。

    郑由俭能敛财不假,可对自己的弟兄那真是不错,就他们现在每天吃的穿的甚至有时比自己在中央军校时还强,这个太不简单了,沈冲直觉上觉得全中国怕也只此军需处一家再无分店了。

    而且让自己更高看一眼的是他打炮竟然真的出奇的准,尤其是上回打飞机,自己真没想到一向贪生怕死的郑胖子竟然拿着小红旗就冲上去了,虽然小红旗被他掖在裤腰里但真的不妨碍他那时的伟岸。

    看来小山子让他平时要注意给郑由俭多留点面子是对的。

    “停!有情况!”霍小山在前面突然站住了,紧接着就把盒子炮拽了出来。

    沈冲蓦然警醒,也忙拽枪准备,李明先和那个川兵也举起枪来。

    “向后撤!”霍小山接着下令道。

    四个人俯身举枪指向前方脚步却谨慎地向后退去,那个向导则忙转过身去走在最前头,虽然他也很害怕却不忘低声提醒四个人脚后哪里有坑有坎别拌摔了自己。

    雾气已经淡了些,已经能看到百米开外了,李明先和那个川兵在最初的紧张后发现目力尽头依旧只是白濛濛的雾,并没有敌人的影子,他俩互相疑惑地看了看,难道是霍小山看错了?脚下便有点慢了下来。

    “别停,接着退!”前面的霍小山仿佛感觉到了他俩的迟疑又低声说道。

    都是老兵自然明白对于敌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道理,于是不再犹豫,加快向后退去。

    只是李明先有点迷糊,自己可一直对着霍小山的后脑勺呢,霍小山他头都没有回,又是怎么发现自己的脚步慢下来的?难道霍小山的感知如此敏锐?莫非前面真有鬼子自己却没发现?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瞪圆了往前看去,冬日里飘渺的近看无形的雾气给了他凉冷的感觉,而远处那有形的雾气却依然只是雾气,没有人影带来的波动。

    直到退到了山坳的边缘,霍小山才停了下来,然后五个人将身体掩在了山石后向山坳中央望去。

    过了一会儿,沈冲低声道:“来了,七个鬼子。”

    ”不,八个。”霍小山纠正道。

    李明先与那个川兵也同时发现了那雾气中从无到有变得明晰的日军士兵的身影,那些日军也如同他们刚才那样举着枪踩着猫步小心翼翼地走着,只不过是向前罢了。

    显然,这几个日军和他们一样也是来探查情况的。

    敌情在前,作为一个老兵李明先可不会现在去探究霍小山那惊人的洞察力,而是摘下了腰间的盒子炮,将那木盒子与枪组在一起准备射击了,而这时他才发现霍小山和沈冲已是先他一步完成了以枪抵肩的动作。

    “怎么打?一人打俩?”沈冲问道,眼见那几个日军已经越来越近,走到了中间的那个小山坳处了,只有一百米了,已经能看清他们军装的黄色了。

    “不,一人打一个,我要放几个活口回去,这位兄弟别开枪了,打死的多了他们就拽不回去了。”霍小山说的是那个拿着川造单打一的川兵。

    那川兵心里不服心道你又不是我的长官我干嘛要听你的,可他看向李明先时,李明先已是冲他点了下头,示意执行,川兵无奈,只好把食指离开了扳机。

    “李连长打第一个,沈冲打和他并排右面的那个,我打后面的那个,准备好了吗?”霍小山问道。

    “好了。”李明先与沈冲同时回答。

    “预备,打!”霍小山低喝一声,几乎同时,枪响了,由于口令一致,射击时间一致,三声枪响汇聚成了一声,在寂静的山坳中显得份外清脆咋耳。

    百米外前三个日军应声仆倒,都是钢盔前方多出了一个弹孔!

    骤然遇袭,后面的日军赶紧卧倒在地,向他们这个方向胡乱开了几枪,但他们显然并未发现霍小山他们藏身的真正位置,射出的子弹也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

    “都别打了,我来!”霍小山说道,然后压低了枪口,冲着几名日军的前方来了个连发,突突突的子弹射在趴着的日军前方几米的地方,打出一溜烟尘。

    他们这时就隐约听到日军士兵叽里呱啦地喊了句什么,有一个日军向这个方向胡乱射击着,其余地拖着那三具已死得不能再死的尸体向后退去。

    “沈冲再给他一梭子,别打人。”霍小山又道。

    于是就在又一溜烟尘中,日军拖着死去的同伙的尸体退入到迷濛的雾气中。

    “白瞎三支枪了,本来都能留下来的。”沈冲懊恼地说道。

    霍小山却已经开始收枪了,边收枪边说道:”不要紧,明天的,咋也给川军的弟兄换批三八大盖用用。”

    “对了,李连长,咱们这个村有炮仗和洋铁桶吗?”霍小山扭头问李明先道。

    “啊()?”短暂的战斗结束了,松了一口气的李明先反应有点迟钝,因为他已经对霍小山自打发现日军后的举动震惊了。

    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这霍小山是老兵中的老兵,是兵王!

    霍小山说明天能给他们换一批三八大盖用用这很荒谬,但李明先却发现脑海中有另外的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事能成!

    他是如此的震惊,以至于都没听清霍小山后面又向他解释到“东北说的炮仗就是鞭炮”。(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三二章 探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614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