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一章 雾战-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四一章 雾战

    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又起雾了,因为天地中有种看似无形却总有丝丝凉意的感觉沁体。

    大石墙村里静悄悄的,唯有昨夜未被掷弹爆炸点燃的房舍里传来日军士兵阵阵的鼾声。

    昨夜一顿好炸,怨念重生的又岂止是他们的指挥官?

    在对大石墙村的首轮攻击中,重机枪和掷弹筒都已打光了作战基数,后来已经不需要照明弹了,因为有一小半的房舍都被掷弹的爆炸点燃了,火光冲天里已是纤毫毕现。

    但日军指挥官不久就为自己的这个狂轰滥炸的决定后悔了,因为当他的部队冲入这个村庄后才发现,里面竟空无一人,不光支那军人不见踪迹,连老百姓也不见一个,这竟是一个不设防的村庄。

    但房子却被烧了很多,于是相当一部分日军不得不户外露营去忍受那冬日的低温了。

    昨夜攻入村子又等燃烧的房屋熄灭就已早过了子夜午时,而日军指挥官依然未忘了那支如刺猬般扎人的小股支那军队。

    岗哨放了比平时的两倍还多,同时扩大警戒范围,并广而告之,如果发生意外情况不得出屋只能就地射击。

    这是日军指挥官想了又想后采取的办法,如果真有意外情况他不能让自己的人在黑夜中打起来,而没过几个小时就证明了他这个决定是多么正确,否则他们这一个大队的人可能都会被自己人打死。

    一天的战斗与怨念下来,指挥官需要休息,他的士兵也同样需要休息,整个村落终于进入了睡乡,只是这个睡乡在这个战争的年代来得格外不容易,而对于今天的他们来讲就更不容易了。

    好在意外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至少目前是的。

    天终于有点亮了但能见度反而下降了,原因嘛也简单,因为雾气更浓了。

    一束光可以穿透夜的黑暗但却很难穿透重重迷雾。

    大石墙外,两个日军的流动哨正巡逻着。

    渐浓的雾气使得他俩已经在眼看就要撞到对方时才发现对方的存在。

    自打他俩开始在这里巡逻,两人就是这样走的,他俩负责的就是大墙外这段三十米的距离,俩人在中间碰面再擦肩而过,各走十五米后,再扭身往回走直到再次碰面。

    象他们这样的流动哨大墙外还有,他俩三十米外就有一对,村子里同样也有,因为昨天受到惊扰的不只是指挥官,为了让大多数士兵能够好好休息两三个小时,增加哨兵的数量是必须的。

    “这该死的雾!”声音里透出着疲倦与困乏,一个日军士兵端着枪低声咒骂着向前走着,他这话可不是冲自己说的,而是听着同是巡逻哨越来越近已在几米外的同伴的脚步声说的。

    同样是昨天早晨就开始行军打仗追击折腾进攻,别人已睡了两个少时他俩却这样来来回回走了两个小时,放到谁身上也会怨念丛生的。

    同病相怜自然可通过彼此抱怨以取得某种心灵上的安慰。

    “是的。”他那个同伴贪糊不清地回答了声嗨伊,声音有点和往常不大一样,想必是困的累的。

    脚步声已经得近了,在双方只有两米的距离时这个士兵看到了同伴的身影,也只是身影,因为雾气就是这样的浓。

    ”咦,小野,你的枪呢?”这个士兵注意到同伴的身影没有端枪。

    “因为不需要了。”他的“同伴”轻声答道。

    “你的声音?”这个士兵感觉到哪里不对,然后就没有感觉了,因为两个人已经贴在一起时,尽管他看清了那是一张自己从未见过的脸,但同时一把锋利的匕首已是扎进了他的心窝一只手已捂住了他的嘴。

    同样的一幕在三十米外也是刚刚上演完毕。

    雾气中那干掉了日军岗哨的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后撤起跑加速脚尖儿点向石墙身体上升攀住墙沿儿,然后就翻进了那高大的石墙。

    如此的身手又会日语,他们是谁?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了,自然是打鬼子的中国人!

    天时地利人和皆已占全,还有他们不敢干的事吗?

    十分钟后,村口传来一声低低的咕噜噜的鸟叫,那叫声是当地一种常见的鸟,那叫声就仿佛是在说这天已经亮了,我也该出来觅食了。

    不一会儿,一阵密密的轻轻的却急促的脚步声就从村外进了村口。

    又过了一会,正有日军熟睡的民房里就传来了一片砍头切骨的声音,那声音就仿佛让看客置身于了一个生意兴隆的屠宰场中!

    不知道那中国的大刀片杀猪刀砍死了多少头日本猪,终于有日军发出了濒死前的呼号!

    这一声呼号好象才是一场战斗开始的号角,在这声呼号后,手雷手榴弹的爆炸声轰然而起,竟连成了片!

    那些雾气之中摸进村子的人从外往里冲着,摸到门就往里面摔手雷手榴弹。

    日军虽然疲惫,但已被支那军队摸营了,瞬间便精神了起来,山东的冬天的夜,行军打仗的兵,自然不会脱衣,受到了攻击对死亡的恐惧自然便要反击。

    于是,三八大盖响了,轻机枪响了,甚至重机枪也响了!

    天虽己亮,但雾气弥漫,子弹的流光就在这雾气中向各种方向穿梭着,仿佛后世一场盛大却杂乱的镭光舞台。

    日军指挥官要疯了!

    他又不傻,近一个大队的人住宿在村子里,尽管睡前已经下令不许出屋了,可这么疯狂的打法不误伤才怪呢!

    在激烈的不知敌人在何方的混乱射击持续了半小时后他终于一咬牙让传令兵去传命令停止射击了。

    枪声渐稀,于是民房中就传来受伤士兵的呼嚷声,雾气弥漫于屋外,屋内却是清晰可见,死的有掉脑袋的,伤的全是手榴弹手雷爆炸导致的,“卫生兵,急救包”的喊声充斥着大石墙村的各个房舍之中。

    但就在就时有一个房舍前却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屋外一个士兵高喊着:“停止射击,大佐命令你们停止射击,不要误伤了帝国士兵。”

    于是架在窗口门口的步枪轻机枪都停了下来,然后房舍内的人就听到了雾气之中有人靠近窗口门口的脚步声,那人依旧用他们能听懂的语言喊着“不要射击!”,再然后两颗冒着清烟的长柄手榴弹便被扔进屋来,毫无防备的日军士兵便被炸倒了一片。

    一声嘶吼在这间刚受到袭击硝烟未散的房舍内传了出来:“不要相信传令兵,他们里面有支那人!”,然后,向外射击的枪声再次响起。

    一动则百动,别的房舍又不是聋子,于是爆豆般的枪声再次响起!

    日军指挥官在自己的房间里急得直转却又束手无策,再喊传令兵,传令兵却少了大半,要么传令没赶回,要么就是已被己方击毙了。

    八格牙噜,这特么还让不让人活了,不过还好,对方只是摸进来,好象没有听到掷弹的爆炸声,这个日军的高级指挥官只能以此**了。

    但他念头未息,就听到“咝咝咝”的掷弹呼啸着飞进了村子,瞬间爆炸成片,火光冲天!

    “啪!”这个日军指挥官伸手就打了一个大嘴巴,给自己的!(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四一章 雾战》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986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