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小山脱困-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十五章 小山脱困

    脱困

    又是一天。

    霍小山站在一处树林里,脚下放着了只烤熟的野鸡还有一捆麻绳,那麻绳只比他娘宋子君擀的手擀面条略粗上一些。

    那海东青低叫着扑打着翅膀便奔那野鸡上扑,霍小山忙把它挡开。

    他将细麻绳拴到了那海东青的脚脖子上,冲着远处空地上的一棵那树一指,“去!”

    那海东青楞了楞,却不理睬他的指挥,人畜相隔,虽是鸟中之王,却并不理解霍小山的意图,反而依旧向霍小山脚下的野鸡扑来,霍小山忙又挡住那海东青。

    他挠了挠头,这已经是第三次出现这样的情形了。

    霍小山想了一会儿,将那拴海东青的绳系到旁边的树干上,拎起那只野鸡,引着那海东青向那棵树而去,走过了树干有一米的地方,扯了那野鸡的一只大腿放到了地上,复又转身回来。

    他松开了那系在树干上的绳子,冲那远处的鸡腿一指,“去!”

    这个那海东青倒是懂的,脚脖上拴着绳子便向那鸡腿之处飞去,待扑到食物之后,几口嘶咬就将那鸡腿上的肉吃光了。

    霍小山这时已经向左侧走出了几米,却正好让那海东青与他隔树相望,又将剩下的一只野鸡腿冲那海东青一晃,那海东青饥火正旺,便又疾飞过来,却正好将那拴在它脚脖处的麻绳绕到了树干上!

    霍小山大喜,将那野鸡腿向空中一抛,未等鸡腿落地,那海东青便已一口接住,复落在地上,嘶咬起来。

    霍小山待海东青吃完,扯着麻绳绕过那棵树收回。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历,下面就好办多了,霍小山将那野鸡撕成几部分,照着头一回的经验,海东青都成功地将麻绳绕到了大树上,而那被霍小山化整为零的野鸡也终于全都进到了海东青的肚子里。

    霍小山见那海东青已经吃饱就收工了,所谓鹰饱不抓兔也是这个道理

    第二天那海东青小有失误,但最后也把绳子绕到了树上。

    第三天,霍小山依旧照此处置,那海东青已经能圆满地完成任务了。

    第四天,霍小山不再往树那头放食物,那海东青出于习惯仍旧是飞向那树,没有找到食物,见到霍小山手里拎着一只兔腿在对面招唤,便又绕树飞了回来。

    如此这般地每天驯鹰不止,眼见海东青带绳绕树已经成了本能一般,霍小山既是高兴又有一点点担心,就怕到时海东青若是把绳子卡天坑之上的某个地方,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自己可就唯有望天相叹了。

    不过转念一想,那海东青虽然比不上人聪明,终不会任这样一个绳子总拴在自己身上,若是返不回来,一定会用自己那能吞吃兔肉的鹰勾铁嘴把绳子啄断的,想到这里心下便已释然。

    霍小山终于决定明天实施自己初见这只海东青时脑袋瓜里想出来的办法了,那就是让这只天地任它遨游的大鸟替自己把绳子挂到天坑上面的大树上,然后自己再顺着绳子爬上去!

    这天晚,那草房的窗户处兽皮破例没有放下来,霍小山双手交叉放在脑后躺在床上,眼睛看着那窗外的星光产生的微亮。

    他来这天坑已经三年了,哪日不盼着重返山村再见爹娘,而明天或许就可以脱困而出,饶是他这几年定力日深,心情还是激荡不止。想起了他娘宋子君那美丽慈爱的笑容,在松明子下手把手把手教自己读书写字,想起了老爹宋远教他习武,一拳打穿了院墙时的威武,想起了嘎豆子、二虎子、腊月这些玩伴……夜色已深,霍小山终于持诵着佛号,最后静静睡去。

    第二天。

    霍小山站在天坑陡壁之下几十米的地方,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天坑绝壁上方长着的一棵松树。

    这里也正是当初他坠下谷地的地方。霍小山犹记得这里的天坑边缘只有几棵树,并且树与树的间距也不小,可以尽量避免海东青把绳子挂在别的地方。

    霍小此时的装束和平素并无二致,只是背着一个包袱,里面装着他那不多的东西:无极刀、飞翼弩、挖来的棒槌。

    脚下放着两捆麻绳,一捆是细的,比娘亲宋子君擀的面条要略粗上一些,一捆是粗的,与大拇指一般,他已经试验过,这么粗的麻绳完全可以承受住他的体重。

    身边站着那小狍子,小狍子身上自然还站了那只海东青。

    霍小山将那细麻绳系到了海东青的爪腕处,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那鹰乌黑顺滑的羽毛,默默道:“鹰啊,我能不能出这天坑就看你的了。”

    然后,霍小山用手一指那绝壁之上的松树,喝道:“去!”

    那海东青应声而起,振翅便向那绝壁之上飞去,那鹰翔空中后面还有一条条细细的绳,岂不正好同他最初设想的用风筝一样吗,只不过这只风筝却是活的!

    霍小山一边细心地用手搂着那细绳放出去,免得那绳子缠绕在一起。

    他眼见那海东青飞到了绝壁上那树干之处,绕了个弯,瞬间就又在那树后出现,向自己飞来,越来越近,霍小山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已经湿润了!

    瞬息间那海东青收拢近一米宽的翼展便已落到了自己的身畔,霍小山毫不吝惜地将早已准备好的一只整兔抛在地上,那海东青欢叫一声,便开始嘶咬开来。

    霍小山深吸了一口气,俯身解开了拴在海东青脚脖子上的细绳,将它和身边的粗绳牢牢地系在了一起。

    这也是霍小山细心的地方。

    从天坑底部到那天坑上一往一返的直线距离就得有二百多米,如果开始就往海东青身上系粗绳的话,那二百多米的粗绳就得有六七十斤,升到空中再有风的阻力,那海东青只靠双翼产生的升力是不能带动这么重的绳子的。

    因此,霍小山设想的正是先绑上细绳,待细绳绕树成功,再系上粗绳,用那树干做轴再把粗绳拉回来.

    霍小山不急不缓地往回收拢着细绳。

    他眼看那粗绳随着自己的动作一动一动地向天坑之上升去,慢慢变远变细。

    突然他手停下了,因为手中的绳子拉不动了,算一下距离,正该是那细绳与粗绳相接的地方系着的疙瘩卡到了树干处。

    霍小山试着又扯了一下,绳子依然未动。

    霍小山攥紧了细绳,如同跳绳摇绳的动作一样,双臂用力一抖,那绳子如同波浪般被抖成弧形向上传递而去!

    待到靠近树的位置,霍小山将手臂向高一扬复又向后一扯,绳子动了,定是那系着的疙瘩从被卡的地方下来了!

    霍小山复又不紧不慢地收拢着绳子,终于他看到了那粗绳头正一下一下地向自己靠拢,待到霍小山把那粗绳头攥到手里,他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的手里已经出了汗。

    霍小山将绳头拉到了绝壁下面,这样,这根粗绳的两个绳头成功地绕过了那树,在他这里碰面了。

    他将两个绳头系到了一起,盘绕系在脚旁一块在地上生了根突出的岩石上,然后双手轻轻一拽其中一股绳子,脚往那石壁上一蹬,悬着的一颗心落到肚里,他知道自己从这里脱困而出已经易如反掌了!

    就是不用脚帮忙,凭他现在的臂力也完全可以交替用手扯着那绳子直拔上去。

    他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小狍子,那小狍子虽已长大,眼睛依旧明亮,用柔和的目光看着自己,霍小山突然有种感觉,好象这小狍子什么都明白似的。

    海东青已经吃完那只野兔落在了小狍子的脊背上,双翼收拢,如同一个威严神俊的雕塑。

    霍小山探出手去轻轻抚摸了下小狍子的脑袋,那小狍子仿佛也明白什么似的,伸出自己的舌头,舔在霍小山的手上,给霍小山一种麻酥酥的感觉。

    霍小山又细看了一眼这狍子这鹰,不再犹豫,转身抓住绳子,手脚并用向绝壁上方爬去!

    过了约一顿饭功夫,有一个声音在天坑的上方回荡:爹!娘!你的儿子小山要回家啦!

    霍小山在山林中急切地行走着,到一处空旷地带时他突然怔了下,停住脚步,转过身来。

    看见那海东青正收拢着双翼向他落过来,只是那海东青并没有找到它往日的落脚处——小狍子的背,只能疑惑地落到了霍小山的脚边。

    霍小山俯下身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下海东青羽翅上那刚健的羽毛,然后说道:“我要回家了,你也该回家了,不要欺负小狍子,等我打跑小鬼子再回来找你俩玩。”

    然后他用手一指远方的天空,“去吧,回到山里去吧,那才是你的家!”

    海东青听不懂霍小山说什么,但却识得霍小山的手势,那是叫他飞向远方,于是强健的鹰爪蹬地双翼展开,向远方飞去。

    霍小山不再犹豫,转身大步前行,但他却不知道,他也将走入一片比海东青所到的更广更大的天地!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十五章 小山脱困》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73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