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五章 险些误事的郑由俭-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四五章 险些误事的郑由俭

    这一小股日军还真是来给那几个被沈冲他们杀掉的日军来报仇的。

    此时的霍小山他们并不知道滕县保卫战已近尾声,日军一见大局已定便分出部分部队来追剿残敌了。

    也该那几个日军命中该死,追杀四川小兵却偏碰到了不知情况回援滕县的军需处一干人等,被沈冲他们一顿盒子炮就灭了四个。

    活着跑回去的那俩日军士兵回去一说这里还有一小伙全拿着毛瑟枪的支那军人,日那小队长就猜这里一定有支那军队的大官,召呼了一辆坦克带着三十多人就追了出来。

    日军已冲到了村口,而霍小山他们也已在村内主路边上做好了伏击的准备。

    令人惊讶的是郑由俭竟破天荒地亲临前线,他,小石头,石彪和军需处的几个老兵还有那个四川小兵就埋伏在了日军来向的最靠前的位置。

    郑由俭受了四川小兵那句“龟儿子”的刺激,脑瓜子一热就真的上战场了。

    可是他躲在道边的一堵矮墙后面一看到日军的小豆坦克和后面凶神恶煞般的刺刀闪亮的日军当时就害怕了。

    但上了战场可由不得你咋想了,日军已经冲过来了。

    眼见日军并没有发现他们这面的伏兵,坦克的侧面可就要正对着他们了。

    这炸坦克有个讲究,能从侧面冲绝不可以从正面上,因为侧面那是坦克的观察死角,非万不得以谁都要避开坦克的正面。

    和郑由俭在一起的一个老兵眼见机会来了,抱着捆集束手榴弹就要上,郑由俭却说了句“你傻啊!”

    因为这辆坦克后面的日军步兵正一个个低身举枪向坦克四周做出准备随时射击的姿态。

    那个老兵一犹豫间,坦克可就要冲过去了!

    旁边的小石头急了一劈手就把那捆集束手榴弹抢了过来然后就冲了出去。

    霍小山此时却在日军坦克的另一面,他看到小石头冲出来了心中一惊,因为当时安排的可是老兵去炸的啊!

    但这时哪有时间管这个,霍小山眼见坦克后的日军士兵已经有发现小石头的了!

    要不说霍小山反应之快非常人之所能及呢,他眼见了枪也到位了,“砰”的一枪就放倒了一名刚举起枪的日军,然后自己也已从藏身的断墙后冲了出去。

    他必须冲出去啊,这炸坦克只上一个人哪行啊?很容易被坦克后面的步兵集火射击的。

    而这时另一侧的那个川军小兵竟然将脖子挂着的香瓜手雷扯下来两个也跟着冲了上去。

    “散开散开,机枪掩护!”趴在房顶的憨子也发现霍小山小石头他们已经冲向坦克了,他忙高喊着,自己率先扣响了扳机。

    布置在不同屋顶上的机枪火力点未必能听到憨子的喊声,但憨子的枪声就是命令,虽然日军步兵尚未完全暴露在机枪手的视线内,憨子这面枪一响,所有的火力点就全部开打!

    密集的子弹形成了各个角度的交叉火力,瞬间放倒了坦克后面冒出头来的几名日军。

    子弹又打在那坦克的装甲上,溅起一片火星。

    日军坦克这才忽然发现,貌似中国军队有很猛的埋伏火力啊!

    炮塔开始转动,重机枪的子弹开始冲着轻机枪火力射击。

    憨子的机枪班也不蛮干,见日军坦克的重机枪扫向哪里,哪里的射手就收枪往房脊后藏。

    但其余的机枪却是始终围着日军的坦克周围打,就是压制着日军坦克后面的步兵。

    经过这么多次的战斗,军需处的机枪多啊,已经有十挺了。

    可饶是如此,日军的重机枪还是打得房屋上国军各火力点的房脊上碎瓦乱飞,一名弹药手大叫了一声从屋不滚了下去,也不知道是被击中了还是被碎瓦崩伤了。

    出去的三个人也终于靠近坦克了,后面所有的轻机枪都停了,怕误伤啊!

    坦克后面的日军步兵一发现中国军队的火力弱了,马上就有探出头来的,被霍小山用盒子炮打倒了两个,却有更多的士兵冒出头来。

    但那川军小兵扔出去的两颗手雷却先后到了,爆炸声中,几名日军被炸倒在地,坦克后一片爆炸的烟雾。

    小石头借此机会已经站了起来,将本抱在怀中的集束手榴弹用力甩了出去。

    手榴弹“嗤嗤”冒着白烟,砸在了地上又滚了一下,恰是滚到了那坦克车的履带下,轰然炸响。

    那坦克凭借着惯性往前走了有一米就动不了,驱动轮后拖着被炸断的履带。

    霍小山已是靠了上去,一跃身就上了坦克,伸手便去掀那枪塔的盖子,第一下竟没掀动!

    也许是日军发现枪塔盖子成为中国军队攻击里面操纵人员的主要部位,也不知道里面用了什么办法却是将盖子或栓或系地固定上了。

    这时跟郑由俭在一起的石彪和几个老兵瞬间醒过腔来,霍小山可是暴露在坦克后面的日军的枪口下了,现在唯一能压制坦克后面日军步兵的可就只有他们了。

    头儿都这么危险了此时哪还顾得了自己,石彪端着一挺花机关竟站了起来,狠扣扳机,一弹匣子弹瞬间告磬!

    也多亏石彪手里拿着的是花机关了。

    这花机关可是世界上第一款实用型能连续射击的冲锋枪,每分钟三百发的子弹才能将已经准备向霍小山射击的几名日军打倒,如果他们用的都是一打一拉栓的步枪,霍小山的抗日生涯肯定也就到此为止了!

    而就在这名老兵打倒日军的同时,霍小山已是放下手中的盒子炮,双手同上,第二次抓住了那枪塔的盖子,双臂一较力,危急时刻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终是硬生生把那盖子掀了起来!

    而他掀盖子的这功夫小石头竟也跳上了坦克,抓住了了霍小山一急之下扔在坦克上正随着坦克的颠簸正要往下掉的盒子炮,霍小山掀了枪塔盖子,盒子炮也正好递了进了坦克驾驶室的黑洞里。

    盒子炮响了,这辆坦克终于变成了一个不能动弹的乌龟壳,而霍小山和小石头瞬门已是滚下了坦克,小石头滚落瞬间,就听铮的一声,一颗日军的子弹已是滑着他头上的钢盔而过。

    战场上没有永远,如果说非有永远的话,那么战场就是永远的瞬间决定生死,只有你全身心地投入到战斗中才可觅得一线生机,只当看客早晚会把自己害死。

    所以,战场上凭借的是长期训练有素形成的本能反应!

    日军坦克上的重机枪一歇火,屋脊断墙窗口一下子就齐刷刷地冒出一个又一个国军士兵来,捷克造花机关中正式三八大盖盒子炮全部喷吐着火焰,顷刻间在这条街上国军火力对日军竟形成了压倒性优势。

    坦克后面跟随着的日军已无反击之力,纷纷仆尸街头。

    但终究有缀在的后面一小部分日军冲破了街道两边的阻击,缩了回去。

    霍小山随即命令几挺机枪顶到街口防止日军反扑,其余人员该打扫战场的打扫战场,该给日军补枪的补枪,七八分钟后军需处全体人员已是退出了战场。(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四五章 险些误事的郑由俭》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1986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