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不经意间出名了-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五五章 不经意间出名了

    负责防御的西北军部队怎么会向咱们军需处敬礼,这个一直困扰着军需处所有人的问题直到他们到了兵站后才有了答案。

    答案是中央军驻第五战区战时军需处出名了,出大名了!

    怎么出名了,还得细细道来,出名的原因是竟缘自于那两门他们留在台儿庄的战防炮。

    霍小山他们为了去滕县前线打鬼子,自然不可能拖着那两门战防炮去,就留下了十多个人负责将两门战防炮在台儿庄搬下了军列。

    既然是军需处的物资嘛,那两门战防炮及其他的一些物资就自然被送到了台儿庄当地的兵站,物归其类,这和后世的办公室主任管后勤的道理是完全一样的,作为战时物资给养弹药医疗等各种供应的兵站就是干这个的。

    随着日军南下攻势越来越猛战事越来越紧张,对打日军坦克一向没有什么好办法的第五战区自然就发现台儿庄兵战竟然有两门打坦克的厉器——德制战防炮。须知,什么是战防炮,战防炮的别名就是反坦克炮!

    这可绝对是一个大新闻哪,第五战区高层一调查询问才发现这两门战防炮竟然是隶属于所谓的中央军驻第五战区战时军需处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闲职部门的。

    于是通过层层寻找,竟然找到了战时军需处主任复良才,便向复良

    才提出了要用这两门战防炮的要求。

    复良才本已经懒着再管郑由俭他们了,一听这事觉得自己这个正职的表现机会可是来了,于是他便与负责和他沟通协调的西北军军官一起来到了兵站,要调走这两门战防炮。

    在复良才看来,自己作为一个正主任调走这两门战防炮那不就是象在自家菜园子里拔棵葱那么简单吗?西北军的人自然也是这么认为的,连拉战防炮的汽车都找来了。

    可是没成想这战防炮可是有人看着的,那就是霍小山他们留下来的那十来个士兵。

    这十多个士兵里负责的却是霍小山在打南京保卫战时带过来的一个老兵,当然了就别说这个老兵了就是其他的兵现在那也只认霍小山是头儿的,这事郑由俭都不好使,何况一个尽管也知道却根本就没见过两面的瘦得象个杆(gn)儿狼的复良才。

    别人一来拉炮,他们可就不让了。

    那复良才如何肯在西北军军官面前丢了自己的面子,很义正言辞地就摆出了自己的官威。

    但那老兵很客气地反问道“你谁呀,不认识,军需处长官我就认识霍小山,郑胖子也凑合,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之所以说是客气,是因为他还很克制地没有在“你谁呀“前面加上个”特么的“

    这事可就闹大了,复良才虽说是军需处主官可人家十多个士兵那都是就咬定了三个字“不认识”,还说了“你说你是军需处的主官,那你认识我们吗?”

    复良才本来就只喜欢阿谀奉承之徒,眼里啥时候看过这些普通士兵?更何况那个负责的老兵还是霍小山从南京带过来的根本就没和他见过面。

    这要炮就变成了上司与下属的口水仗了,你复良才就是再有能耐你从中央军发个公函来又有屁用,人家当兵的可说了,我不认字我就认人儿!

    复良才可就急了,这军需处也是军队的军需处啊,那也是军队啊,于是就告诉西北军的人,你们就把这两门炮拖走,谁敢挡着军法从事。

    这西北军的人一看人家军需处主官说话了,那就拖吧。

    可刚到跟前,军需处的看守士兵可就直接端起枪来子弹上膛了,态度很明确“这两门炮是我们军需处的,我们不认识这个瘦子,你们要敢抢我们的武器那咱们就火拼吧!”

    这时候可真的就体现出来老兵气质了,正所谓“所谓虎的怕横(hng)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这些留守士兵那绝对就只认霍小山的,用他们自己内部的话讲,咱们因为有了头儿才在战场上能活到现在,死了也得听头儿的。

    西北军自然并不是怕死,但因为这事以死相拼任谁看那都是不可能的,自然不会动枪,但炮还是得要啊,这也是他们得到的命令啊。

    其实在他们这些旁观者西北军看来这就是一个中央军自己内部的笑话,可他们想要战防炮啊,为了不战而屈人之兵,于是就在一旁对那些看守的士兵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了。

    “你看,兄弟,我们用这战防炮是去打鬼子的,你也知道那鬼子的坦克都把咱国军欺负成啥样了,你不能忍心眼看着咱们自己弟兄白白牺牲吧,你就给我们吧。”

    那老兵的回答是“你用他们打鬼子的坦克?谁不用他打坦克,我们军需处自己还要用它来打鬼子的坦克呢,借都不借,更别提给了!”

    这西北军可就奇了怪了,“你们军需处一个管物资给养供应的打什么鬼子,顶多也就是站站岗看看院放放哨呗?”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那留守的老兵自然那就是以事实说话。

    “你看我们是军需处不假,可我们打的鬼子可比你们还多呢,我们第一仗在哪打的,我们打死了多少鬼子,我们头儿一肘子打死个鬼子军官,还吓傻了一个鬼子士兵,这以后就更多了,我们杀死了如何如何多的鬼子,我们如何如何救的桂军,我们如何如何炸的坦克,我们又如何如何打下了鬼子几架飞机,我们如何如何……”

    当时西北军的军官士兵都听傻了,然后都哈哈大笑起来了。然后就带着不屑说“大哥,你编你接着编,你是在说神话吗?!”

    这一下子可真把那些留守士兵惹来气了,太伤自尊了!好在咱还是有证据的,好在他们在台儿庄搬下列车的还真有一些缴获日军的战利品,他们就气哼哼地领着那些西北军的人去看。

    你看这三八大盖还是有几十条歪把子机枪还是有几挺的,这个不是我们军需处自产的吧?

    你看日本军官的指挥刀也是有几把的,这个不是我们家自用的杀猪刀吧?

    你看日本军官的带皮夹子的机密文件总是一些的,这个不是哄我家娃儿看的小人儿书吧?

    你看日本人带的日文版春宫画那还是有几幅的,这个不是咱中国人用的老汉推车吧?说到这儿时人家还特意强调了一句,你们别乱碰啊,这个是我们那个死胖子的,谁知道要是有人动了他这宝贝疙瘩,就得拿炮轰你!

    当时在场的西北军军官一看真的震惊了,你不信,你不信人家实物可是在这里放着呢,这事,这事大扯了啊,这是人家的军功啊,要是人家说的真的都真事,自己可真没有资格在人家面前借什么战防炮了,人家打的那些仗都够拿青天白日勋章的了,不行,这事得上报,必须得上报!

    于是这西北军战防炮也先不要了,就把这事报到上峰那里去了,可他们的上峰也不信哪,不信不要紧咱可以调查啊,于是找桂军找东北军就核实情况,桂军东北军上层也不知道有这事啊,于是逐级往下问,一问到团级营级连级,这事竟然座实了!竟然真特么的确有其事确有其事啊!!

    人家功劳真的就是在那里呢,可是他们却隶属中央军,他们的功劳竟然都被他们那个瘦得象杆(gn)儿狼似的主任给压下来了,或者也不叫压,那个瘦子主任根本就不管他们的死活,或者巴不得他们死光光呢。

    于是这件事的内幕也被揭开了,原来有个胖子姓郑,他的堂兄是被委员长刚枪毙不久的某某某,原来他们军需处的士兵竟然变成了一支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打仗的队伍,原来他们有一个头儿叫霍小山,原来他们已经杀了那么多那么多鬼子了啊!

    可是再问那复良才咱们的那么战斗英雄现在在哪?复良才也不知道,就知道他们说是去滕县了。

    事情又牵扯到川军了,西北军一看这个先别问了,等等看吧,滕县那里正打得惨烈呢,这时候也没法问。

    事情虽说搁置下来了,但军需处能打鬼子的事可就在西北军传开了,这是什么时期啊,这是我们中国军队被日本军队打得节节败退的时期啊!可是我们竟然有这样一支英雄的队伍被埋没了,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而就在今天,军需处的队伍他竟然又出现了,不光出现了,还扛了日本鬼子的十具掷弹筒,还扛着日本鬼子的三八枪,还扛着据说是日本骑兵座下坐骑所做的熏烤煮炖的各种马肉,那么,向英雄致敬向英雄敬礼岂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五五章 不经意间出名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