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八章 两位最高军事长官之间的对话-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五八章 两位最高军事长官之间的对话

    出了名还有一个好处竟是霍小山他们始料未及的,他们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前沿。

    那个复良才本就恨郑由俭入骨,而这回战防炮事件让他把霍小山又恨上了,正是所谓旧仇未了新仇又生。

    眼见着自己以下军需处一干人等又活蹦乱跳地回来了,自然便又想让他们去给西北军运弹药。

    但他却不知道这军需处运弹药却打出了一支英雄部队来在台儿庄的西北军那已经是尽人皆之了。

    他刚跟三十一师提出这件事来,三十一师的副参谋长就说了,既然他们是给我们用的,那就交给我们吧,至于怎么用就不劳你费心了。

    原来却是他们三十一师的师长也早听说这件事了,有一回就跟这个参谋长说,就他们那点人到了前沿可能日军一个轰炸就元气大伤了,难得他们是越打越强,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西北军传统好武,最是英雄惜英雄,那师长却是不想让这样的一支队伍到前沿当炮灰,参谋长自然也就理解了这层意思。

    于是,这位副参谋长在打发了复良才后就派人告诉霍小山和郑由俭,你们先不用着急来,我们三十一师现在还有人,你们且好好休整几天。

    大敌当前,休整就免了,霍小山依旧是按着自己的想法抓紧练兵。

    鉴于那个参谋长所说的,战区司令部已下达了死守台儿庄的命令极有可能出现巷战,霍小山让士兵练的就都是巷战的内容,凿墙穿屋,蹿房上瓦,如何贴身肉搏如何使用盒子炮匕首等等。

    可这样一来郑由俭不愿意了。

    他打日军埋伏打出甜头来了啊,勘察好地形偷偷下黑手,占了便宜就跑,这有多爽!

    打巷战多危险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再说了真打巷战那我神炮郑由俭去干嘛,是拿着掷弹和小鬼子同归于尽还是拿着掷弹筒和鬼子拼刺刀?

    这一天霍小山正看着大家在空地上练着呢,郑由俭就带着他掷弹筒班的人找霍小山来了说是有事要谈一下。

    沈冲也在啊,沈冲就说你捣什么乱,没看正训练呢吗。

    郑由俭很理直气壮地说道,这是咱们军需处两大最高军事长官的对话,你一边去。

    他这话还真占理,沈冲说疯就疯说横就横但他可绝不是不讲理的人,于是就不吭声了。

    霍小山就让沈冲看着士兵们训练,自己则和郑由俭以及那几个兵进了屋子。

    霍小山看郑由俭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寻思他可能真有正事,否则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就自己坐在屋里的一张破桌子前来听郑由俭说话。

    “我不想打巷战,那掷弹筒也打不了巷战啊。”郑由俭开宗明义。

    “哦。”霍小山点点头,“没事,打巷战你可以不参加战斗,你就在兵站呆着得了。”

    郑由俭一晃脑袋,不干:“自打咱军需处开始打小鬼子,我郑由俭虽没有冲锋在前,可那神炮郑由俭的名头那也是我自己挣出来的,不参加参斗有损我郑胖子的伟岸形象。“

    霍小山看看他,眼睛转了转,他没搞明白郑由俭今天是啥意思啊,那且试探他一下再说,就又道:“那咱们大家也别打巷战了,现在就都上沿吧,你看前面打的多热闹。“

    是啊,别看军需处的人刚开始休整训练,可是战场可没闲着,现在坐在这里他们就能听到前沿阵地方向传来的沉闷的炮声,那是日军已经开始向台儿庄外围阵地发起进攻了。

    郑由俭又一晃脑袋不干,又说道:“打巷战至少还能捞个和小鬼子同归于尽的机会,上前沿?你听听,那飞机大炮的,去了就都是炮灰,别说我郑胖子了,就是你霍小山再有能耐你是能用手榴弹还是用步枪能把飞机打下来?“

    “那你不想打巷战,还不想上前沿,那你要嘎哈?“霍小山奇道。

    “我还没想好呢。“也就是郑由俭这种拿着不是当理说的人,还能把这句话说得理直气壮的。

    也(y)?这不是胡搅蛮缠吗?

    霍小山心里这么想嘴里可没有这么说,他见郑由俭晃着大脑袋瓜子左一个不干右一个不干的样子反而笑了,心道这也就是你胖子知道我脾气好,要是换成沈冲你敢?早一个大耳丫子给你打出去了。

    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霍小山是这么想的,郑由俭又何尝不是呢?所以他才一句“军需处两位最高长官之间的对话“不让沈冲往身边凑啊!

    郑由俭见霍小山不吭声了,他也不吭声,就在那等着。

    掷弹筒班的那几个兵也不吭声就在那听着,人家死胖子说了这可是军需处最高两位长官之间的谈话,沈疯子都没说别的咱也别吭声,就看戏。

    霍小山没吭声可是他脑袋瓜可没闲着,他在那琢磨呢,他那脑瓜可绝对是≥郑由俭的。

    为啥死胖子有兵不练到这胡搅蛮缠来了呢?一眨巴眼儿的功夫霍小山就明白了。

    原来这主儿是既想保持自己的伟岸形象也想打鬼子可是怕死啊,自己拿不定主意了才来闹自己的呀。

    他能不能成为勇士还是懦夫就看这一下子了,我给他加把油吧!

    “也是,这让你拿着掷弹筒去打巷战真难为你了,那房子一隔也测不了距,“霍小山同情地点了点头,不过接着他突然把脸一板,正色问道:“胖子你自己说,掷弹筒的射程是多少米?“四百米。“郑由俭他可不傻,他也在那寻思,霍小子问我这个是啥意思,感觉哪儿有点不大对劲儿呢。

    “四百米?你可是第五战区第一神炮郑由俭!“霍小山用手指头敲了敲桌子。

    “四百米,没错啊。“郑由俭依然理直气壮,可是心里却开始暗暗叫苦了。

    “你回答的准确吗,我再给你神炮郑由俭一次机会。“霍小山盯着郑由俭眨巴眨巴的小眼睛问。

    “四百米以内。“郑由俭的语调已经低下来了。

    “内多少?最短射程是多少米?别说你不知道哦。“霍小山既然已经切中了郑由俭的软肋,那哪能不扩大战果呢,紧接着就问。

    “一百米。“郑由俭的语调更低了,他感觉自己要完了,这霍小子也挺阴哪。

    “嗯?你再说一遍!“霍小山毫不放过。

    “五十米。“郑由俭已经快挺不住了。

    “你再说一遍?!“霍小山提高了嗓门。

    “四十米。“郑由俭要投降了。

    啊?旁边的掷弹筒班的士兵们都听呆了,这事他们都不知道!

    不过他们可都是郑由俭的徒弟,徒弟们都大字不识一个,师父不教徒弟又怎能知道呢?

    “啪!“霍小山站起来就一拍桌子,”到这份儿上了,你还耍赖,到底多少米?!“霍小山暴喝。

    “三,三十米。“郑由俭终于脑袋一耷拉,缴械投降了。

    我艹,都这份儿上了死胖子还瞒了十米,这都特么的什么师父啊?他的徒弟们也崩溃了!

    “你可以不去打巷战,但以后别说掷弹筒打不了巷战,你去不去随你!“霍小山站起身一拂袖出去了。

    头不是生气了吧,掷弹筒班的这些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然后这个就说了:“原来掷弹筒最近能打到三十米啊,那还测个屁距,哎呀我去。“一甩袖子出去了

    那个也说了:“不用掷弹筒就好象我特么不会打仗了似的,哎呀我也去。“一甩袖子他也出去了。

    其余的那还能有什么话说,哎呀头都生气了,我们都特么地去!呼啦一下子全出去了。

    郑由俭耷拉着脑袋看看左面,没人,看看右面也没人,“我艹,都特么去啊,你们这些鳖怂,就剩下我一个呀,怪害怕滴,我特么也去!“(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五八章 两位最高军事长官之间的对话》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