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章 应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五九章 应邀

    兵站里,霍小山抓紧操练着士兵,而前方已经打得如火如荼了。

    这个根本不需要别人来告知,因为从前沿那个方向传来的炮声是越来越响持续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了。

    之后便能看到远方的天际开始有密如黑点的飞机在盘旋,听前线过来搬运弹药的士兵说日军出动了二三十架飞机,对前沿阵地进行了前所未有过的轰炸。

    又是一天上午,远处那持续不断的沉闷的爆炸声使得军需处正在训练的士兵们心思不属,现在可都是老兵了,谁都知道按那轰炸的强度,中国军队一方得承受多大的压力和损失。

    甚至连霍小山都在想,不知道自己送马肉的那个年轻军官能否在这样猛烈的轰炸中幸存下来。

    就在这时正在训练的士兵们却听到了明显的飞机的轰鸣声,那声音已经是越来越大,不是日军飞机来轰炸这里吧,他们忙抬起头去看。

    却是从南面飞来一群压压的黑点。

    “快隐蔽!“郑由俭高喊着,他自己先抱着头蹶着屁股趴在了地上。

    飞机的轰鸣声已经是越来越近了,可这时操场上军需处的士兵却爆发出一片欢呼声。

    郑由俭抬头看时,却已经能看清了那飞近的飞机竟然是国军的,还是原来见过的那种双翼大奔儿头的飞机!

    “一,二,三,四,五……“士兵们大声数着,竟然足足有十二架飞机正从他们的头上飞过,很明显是奔台儿庄前沿去轰炸日军的。

    “去炸他日的!“郑由俭都忘了自己是怎么从地上爬起来的了,只见他”嗖“地一下就蹦了起来,他也跳着脚加入了那欢呼呐喊着的人群之中。

    直到那飞机变成了黑点消失在前沿的上空,所有士兵还在猜测着刚才的爆炸声中哪个是咱们飞机轰炸日军的。

    “这西北军也没动静了,啥时候咱们上啊?“沈冲站在霍小山身边望着前沿的方向说道。

    “该上时总会上的。“霍小山说道,尽管他心里也着急。

    仿佛正应了沈冲的期盼,就在下午,西北军竟然来人了,直接找到了霍小山。

    他们告诉霍小山,有一门战防炮没人打了,原来会操作战防炮的士兵在上午日军的轰炸中阵亡了,问军需处可不可以派几个会用战防炮的人去一下,既可以打鬼子的坦克,又可以给西北军带出几个徒弟来。

    操作战防炮在时下的中国军队里还真的是个技术兵种,如果操作不熟练的话,那和不会打也没有什么区别。

    操作战防炮霍小山是会的,沈冲也会,因为他们在中央军校时教导总队就有专门的战防炮连,可是操作战防炮就象操作高射机枪一样,那是需要集体操作的,两个人全都把目光看向了闻讯赶来的郑由俭。

    “去还是不去,没时间听你磨叽。“沈冲直接说道。

    郑由俭胆小不假,但他好玩也是真,军需处只要有的武器就没有他不会用的。

    郑由俭看看霍小山又看看沈冲,他又不是没有上过战场,尽管只是打掷弹筒没拼过刺刀,可让他去打日军重点盯防的战防炮,迈出这一步真的挺难啊!

    心里那是相当的纠结,可他也知道现在真的不是磨叽的时候,是当英雄还是当狗熊这个问题对一向胆小如鼠的他来讲真是面临生死之一严竣考验。

    就见他脸色阴晴不定了一小会儿后,眼睛一转看着一直站在旁边的粪球子突然说道:“给我弄二两白酒备着,等我打完炮回来喝!“

    听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笑了,沈冲笑道:“我还以为你要喝完了再去打炮呢,我可没时间等你!“

    ……

    “这几天这炮打过鬼子的坦克没有?”霍小山问这话时,他们军需处的三个人已经在台儿庄阵地前沿了。

    “前天鬼子来了三辆坦克被咱们打爆了一辆,后面的就没敢上。”回答霍小山问话的是一个西北军的年轻军官,很巧的是他正是收了军需处马大腿的那个。

    “不过鬼子发现咱们有战防炮就加强了对这里的轰炸,这门炮的操炮手阵亡了,别人又不会用,就只好找你们了。”

    那年轻军官能再见到霍小山很开心,因为他也听说了,这个穿士兵军装的反而是这只部队的头儿,还说是用破锋八刀的高手呢。

    至于沈冲他自然不认识,可没想到那个想用三五斤马肉换掉马大腿的猥琐胖子竟然也来了,这让他很觉得意外,但人家也是被请来帮忙的,自然不好说什么,但对郑由俭的态度可就谈不上冷也绝谈不上热。

    但以郑由俭那自来熟的性格哪管这个啊,一见竟然是他那就如同他乡遇得故人来一般,直往上贴糊,上来一个劲儿还问人家马肉好吃吗?。

    这把那个年轻军官腻歪的,心道我隔应你你就不知道吗?

    霍小山可没心思管这两个人的想法,他的心思可全放在了打鬼子坦克上,他正观察地形呢。

    西北军把这两门战防炮放在这里位置选的很好

    前面是一条进庄的主路,能并排走三辆坦克的样子,而路两边却全都是水,。

    战防炮位后不远就是台儿庄的北门,依托庄寨阻击坦克可打可退。

    台儿庄位于大运河的中点上,因此水网稠密,这就限制了日军坦克的活动范围。

    虽说日军并不一定非得从这里进攻,但明显这里也是必经之路,看来这两门战防炮很可能建功立业呢。

    “地点选的不错!”霍小山由衷地赞道。

    “是,所以长官就把这两门战防炮布置在了这里,可是……”那年轻军官接口道,说完可是却没往下接着说。

    “可是什么?”军需处的三个人都抬起头来看向他。

    “可是,西北角的那块阵地就没有,那里只有战壕,前天鬼子的坦克攻进去了,然后……”那年轻军官欲言又止,脸色已经不好了,眼神中的那种悲怆与愤怒任是谁都能看出来。

    军需处三人互相看了看,都没往下问,鬼子的坦克冲进了战壕的结果可想而知。

    那年轻军官仰起了脸努力不使自己眼角噙着的泪花落下来,又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说道:“然后,鬼子的坦克在里面碾死了我们七十个弟兄!”

    “什么?”霍小山沈冲郑由俭都楞了,他们一开始看那年轻军官的表情已然能猜到那不好的结局了,可结局如此惨烈还是让他们震惊了!

    “弟兄们一看不行,身上都绑了手榴弹,成排地躺在那辆坦克前面才把他炸掉了,我弟弟也在里面,他才十五岁。”

    那年轻军官这段话最后几乎是一字一顿才说完的。

    说完之后却是把头埋在了那战壕边上的泥土上。

    三月中旬还未开冻,但那泥土却犹自冒着热气,那是不久前日军的一枚烧夷弹烤化的。

    霍小山无言地用手在那年轻军官的肩头轻拍了一下,而沈冲已是怒火中烧。

    郑由俭的小眼睛中竟也喷出了怒火,“别伤心,兄弟,一会儿看郑胖子给你报仇!”(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五九章 应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