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0章 神炮打坦克-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六0章 神炮打坦克

    日军的坦克来了,竟然不是一辆两辆,而是十三辆!

    眼见着那已经可以称之为坦克集群了的坦克,炮位上的人鸦雀无声。

    虽然那坦克在六百米以外看起来并不大,但那种带给郑由俭的压迫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回用高射机枪打飞机时的情形,漫天都是飞机天空也变得狭窄。

    郑由俭依然担当炮手的角色,既要负责调整高低手轮又要负责开炮,霍小山负责调整方向手轮,沈冲负责装添穿甲弹。

    霍小山已经通过方向手轮把炮口对准了最前在的一辆坦克,但郑由俭却没有动。

    霍小山瞄了一眼郑由俭,见郑由俭眼睛通过瞄准镜看着前方并没把手放到他应该放的机手轮上,而且那手还有点微微的颤抖。

    霍小山并没有立即对郑由俭说什么,而是一回头问沈冲道:“咱们那些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做好了。”蹲在炮弹箱边的沈冲回答道,他要时刻准备上炮弹的。

    他有点奇怪,很想说你为什么要这样问,那些准备工作不是日军坦克没来的时候,你亲自去检查的吗?

    沈冲装炮弹的位置是看不到郑由俭的正面的,所以他并不知道郑由俭现在紧张了,霍小山只是通过跟他说话,给郑由俭打个岔让他不要紧张过度。

    霍小山的打岔果然起作用了,郑由俭长吁了一口气,霍小山明显感觉到郑由俭比刚才放松了。

    “原来我也没有用高射机枪打过飞机,也以为它很了不得,没想到一戳就破了,原来只要找到方法,那东西就是纸糊的。“霍小山并没有看郑由俭,眼睛瞄着已经很可能冲进了五百米距离内的坦克,仿佛只是在自言自语。

    之所以说很可能,是因为他没法用土办法测距,战防炮前面有防护钢板,虽然他通过观穿孔能看到坦克,但距离上却是有误差的。

    郑由俭没接话,又长吁了一口气,然后他的手动了,搭在了他所负责的高低手轮上开始调整炮管的扬角。

    然后,郑由俭说道:“中间那辆,再往右转点。“

    他的声音有点嘶哑。

    霍小山没有问郑由俭那辆坦克已经进入到多少米了,不过他知道应当是进入射程了。

    日军的坦克已经越来越近了,霍小山不断地调整着炮口的水平方而又分出少许注意力感觉着郑由俭。

    他感觉到郑由俭已经放松了下来,他那胡萝卜般粗的手指不断微调着炮口的上下位置。

    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一个男人有如此粗的手指头,却偏偏那样的灵巧,这就象一个大手大脚的男人却偏偏会打毛衣似的。

    郑由俭调的很专注,仿佛已经忘记了刚才霍小山对自己所说的话,也忘记了自己是在生与死的战场上,真的仿佛就是如一个蜗居于深闺之中的少女在描女红一般。

    同在一个炮坑里却没有在炮位上的那个年轻军官眼见日军的坦克已经越来越近了,他估计已经快进入三百米了,他在疑惑为什么这个他印象并不好的猥琐的胖子还不装炮弹开炮。

    但是他不可以说话,战防炮交到了人家的手里就必须相信人家,尽管他已经开始怀疑这个胖子倒底会不会打战防炮了。

    他刚开始还以为主炮手应当是霍小山呢,当这个猥琐的胖子一下子就蹲到了主炮手的位置上时让他一楞,而令他更惊讶的是霍小山竟也没有反对,仿佛是理所当然一般。

    坦克集群的轰鸣声已经清晰可闻了,坦克再往前行那枪塔里的重机枪可就要开始扫射了,就在西北军阵地里有一种焦躁的情绪开始漫延的时候,郑由俭突然喊道:“炮弹!”

    本就蹲在郑由俭身后的沈冲一伸手就搭起一个炮弹来,低着腰双手一托就到了郑由俭的身后,向前用力一送就将那颗曳光穿甲弹送入了炮膛中。

    郑由俭大手一拨就合上了炮闩,毫不犹豫地就按下了位于高低机手轮上的发射按钮。

    “轰”地一声,曳光穿甲弹射出去的刹那,由于反作用力整个炮身瞬间向后退去,却被炮身后的驻锄顽强地顶在了原地。

    三百米外,以任何人都无法感知的时间差里,正在向中方阵地高速冲击的一辆日军小豆坦克就被击中了。

    它那薄薄的不超过10mm的装甲根本就承受不了37mm穿甲弹的锐利,它那铆接在一起的机体在瞬间就被撕裂开去变成了一堆烂铁!

    “左面第一辆,炮弹!“郑由俭又喊道。

    他的话音落了,战壕里目睹了这一切的西北军士兵才反应过来,发出了震天价的叫好声。

    炮位上的三人根本就没受那叫好声的影响,调炮口的调炮口装炮弹的装炮弹,也就几秒钟后又是轰的一炮,又一辆日军的坦克被穿甲弹撕裂了!

    “右面那辆,炮弹!“……”轰!“在短短的不到一分钟时间里,日军的打头的三辆坦克竟全都被战防炮犀利的穿甲弹撕裂了!

    “好!!“西北军士兵的叫好声更响了,幸福来得竟如此突然,他们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后面的坦克已经开始掉头了,日军的坦克被吓坏了,他们竟然开始逃跑了!

    “炮弹!“郑由俭又喊道,炮弹送入,”咣“的一声炮闩合拢,他却没有按下按钮,因为他在等角度,他在等机会,因为前面被击中的坦克挡住了炮口。

    “左面最后那辆!“郑由俭喊道,霍小山扳动方向手轮瞬间炮口到位。

    “轰“又是一炮,这炮为了避开前方已经被打废了的坦克,被郑由俭调得稍高了一点点,却正好打在了那辆坦克的炮塔上,于是,那辆坦克的”头“瞬间就不翼而飞了,只留下一个冒着黑烟的底盘仿佛在为它的主人做最后的衰悼!

    “四个了,打了四个了!“战壕中的中国士兵们再也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激动,竟然有几个老兵都忘了这里是前沿,竟然在战壕里跳了起来将手中的枪抛向了天空。

    昨天哪,就是在昨天哪,鬼子的一辆坦克就碾压了我们七十名好弟兄,但今天他们遭报应了!他们被打掉了四辆!不!是五辆!,因为就在他们欢呼的过程中,又一辆日军的坦克被战防炮打成了一堆废铁!!

    “快喊人把战防炮拉回去!“

    “通知掷弹组准备,给我盯准了敢过来放掷弹的鬼子!“

    霍小山接二连三地吼道,他可没功夫和西北军士兵们一起庆祝,他要防备日军的报复炮火。

    五分钟后,几枚日军的掷弹准确地落在了防守方原战防炮射击的位置上,然后……没有然后了,因为日军前来打掷弹的士兵马上就被军需处掷弹筒班干掉了。

    七分钟后,日军的重炮响了,原战防炮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

    而此时早已躲到安全地带的郑胖子郑由俭有生以来头一回一本正经地对霍小山说道:“霍小子,你说的对,找对方法了,那东西就是纸糊的!”

    而就在此时,逃出战防炮射程的日军坦克已经全都停了下来。

    坦克里面的车长与弹药手都已经钻了出来站到了坦克上面,他们远远遥望着那五辆还在冒烟的坦克残骸,眼神沮丧,他们不知道何时支那军队竟然有了如此让他们战车兵泣下的打坦克神器!

    (注:“让战车兵泣下”系侵华日军对中国军队使用37战防炮的评价原语,经此一役后,日军在台儿庄会战中再也没敢派出过装甲车与坦克)(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六0章 神炮打坦克》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