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一章 郑由俭的变化-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六一章 郑由俭的变化

    第五战区第一神炮这个名头实至而名归了,郑由俭以他近乎完美无瑕的表现创造了一门战防炮打掉了日军五辆坦克的中国战区纪录。

    只可惜他这个战绩注定了不会被上报,或者说上报了,又不知道在哪一层官僚那里被压住了。

    你可以管这个叫体制也可以叫政治。

    一位中央军的大人物在接到了西北军给郑由俭给第五战区战时军需处报功的报告后想了片刻,便随手撕掉了,然后对他旁边的参谋说道:“这事不在于我怎么想,而在于他怎么想。”他用一根保养的极为细嫩白晰的手指向天空指了一下。

    上层人物的决定总是无形的左右着小人物的命运,但小人物自有小人物的快乐,军需处以西北军官兵的现场见证,证明了自己就是一支英雄的部队。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管郑由俭叫那个该死的胖子或者猥琐的胖子了,从此他变得伟岸,至少在西北军三十一师里是这样的,尽管最后这个师在台儿庄会战中最后只剩下了十分之一不到的人。

    军需处参加此次战防炮打坦克行动的人都很荣幸地受到了三十一师师长的接见。

    那个师长很忙,只给他们敬了一个军礼说了一句话就让他们回来了。

    那个军礼是代表被日军坦克打死的西北军将士敬的。

    那句话是“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以后就看我们三十一师的吧!“

    霍小山郑由俭沈冲对于这位师长的礼遇表现的很平静,在他们看来打鬼子就是份内的事。

    而掷弹筒班的士兵们则很兴奋,这是他们见过的最大的官,而且这个最大的官竟然主动先给他们敬的军礼。

    掷弹筒班的作用正如战斗中所体现出来的一样,他们就是去压制日军的掷弹筒去的,霍小山不想让鬼子的掷弹筒打掉他们的打坦克神器。

    战防炮犀利,却终归是战防炮,它是直射炮,他的有效射程是300-600米,由于必须部署在一线,所以很容易受到日军远程炮火与掷弹筒的压制。

    在日军不知道它们存在位置的情况下打突袭是很好用的,但一旦让日军知道了其准确位置,那么它也难逃厄运。

    此刻,已经回到了兵站的掷弹筒班的士兵们已经去操场上练习用掷弹筒打击近距离目标了,比如三十米。

    而霍小山郑由俭沈冲三个人则是在他们自己的头儿们的屋子里。

    “胖子,你很厉害呀这回!“沈冲由衷地夸郑由俭道。

    郑由俭不吭声,却习惯性地挺起了自己的胸膛,腆起了肚子,脸上带故意矜持的笑容,很“谦孙“地接受着沈疯子的表扬。

    说实话,在他看来,沈冲的表扬比霍小山对自己的表扬更受用,让一向用半拉眼珠子瞅他的沈冲表扬他真的太不容易了!

    霍小山也表扬过他,但郑由俭可不傻,知道霍小山的表扬更多的是鼓励自己别怂别熊关键的时候要站直了别趴下。

    他不是自欺欺人的人,他知道霍小山比自己还要聪明,只是人家霍小山不是打仗的时候从来不说,霍小山明察秋毫地知道自己的缺点却真的不说,就象这次用战防炮知道自己紧张了一样。

    “你竟然敢把鬼子的坦克放近到三百米打也不紧张,你还说自己怕死,我看你比一般人的胆子都大!“沈冲接着夸他。

    当郑由俭正想到这里时,沈冲适时的这句表扬让郑由俭不由得脸上有了发烧的感觉,如果他不知道沈冲这句话是真心表扬的话,他都会认为沈冲说的是反话。

    自己真的是由于胆大才敢把鬼子的坦克放近到三百米吗?不是,绝对不是!郑由俭自己的心里很清楚,那一刻不是由于胆大,而是因为紧张与害怕!

    在是日军坦克进入自己视野的时候,他要为西北军杀敌报仇的热血已然平息下来了。

    坦克进入到六百米的时候他自然是知道的,他可是一直用眼睛瞄着那战防炮的瞄准镜呢,那时他知道自己紧张了自己害怕了。

    这不仅仅是因为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手指已经不听使唤了,更是因为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竟然出汗了,在这寒冷的冬天里自己处于静止的状态下竟然出汗了!有汗滴从鬓角下来了,然后顺着自己那个德式钢盔的帽带滑下,有凉凉的感觉。

    为什么紧张,就是因为自己怕死!他知道他相信霍小山也知道,自己害怕日军的炮火,怕来颗炮弹就把自己送上天!

    所以放日军坦克进入六百米射程并不是自己有意为之,因为当时自己在那一刻真的熊了。

    当他意识到自己熊了的时候,内心有另外一个不肯认输的声音在告诉自己要当英雄别做狗熊,你是第五战区第一神炮郑由俭,你行的,你肯定行的!可是手脚就是不听使唤!!

    当日军的坦克进入到五百米的时候,他听到了霍小山对沈冲说了一句与打炮无关的话,他才清醒过来,而当霍小山对自己说了那句话时,那个在内心劝自己要当英雄的声音变得强大了起来!

    恐惧就象一场梦魇就象被鬼压了身,在梦魇中人无论如何努力却都动不了,可一旦动了,哪怕只动了一个手指头,那个梦魇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当他顶着重若千钧的压力努力把手指放到了那高低手轮上的时候,尽管手指还有些僵硬,但他却已经知道,梦魇已经过去了,自己肯定能行!

    所以在日军坦克由四百米进入到三百米的时段里,他郑由俭已经相信了自己就是第五战区第一神炮了,当时自己真的没有想太多,于是就开炮吧,且一开而不可收。

    他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外物与我无关,自己只需要瞄准,合闩,按钮,开闩,退弹壳,再来下一发,他甚至都没有去细看是否击中了日军的坦克,可是他知道,发出必中!

    自己要趁日军的坦克还在射程内的时候多干掉几个,多干掉一个对中国军队来讲就等于少了一个祸害!

    沈冲用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郑由俭,他终于感觉到了今天的郑胖子和往常有点不大一样呢,竟然没有自吹自擂,而是处于一种沉思中的状态,那是一种什么状态呢,那是一种不再装逼反而显得酷逼的状态,好特么的奇怪啊……

    “霍小子,你明知道我已经把鬼子的坦克放近到三百米了,你为什么不阻止我?“郑由俭眼睛一亮看向霍小山问道。

    “没有天生的英雄。“霍小山答非所问,但郑由俭却理解了。

    “那么你呢?”郑由俭不甘地问道,他意思是问难道你霍小山也经过了什么心理上的磨砺才成为了英雄?

    但郑由俭不想让沈冲知道自己曾经害怕过,而霍小山在回答时也有意无意地没有戳破这层纸。

    “我嘛,我除外,我之不存,何来紧张,我和别人不一样。”霍小山笑了。

    霍小山这句话让郑由俭有了一种望泰山而仰止的感觉,原来总是潜意识地觉得这个霍小子好高啊,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竟然有这么高!服了,我郑胖子真服了,你真就是我的头儿,我郑胖子这辈子也只认你这一个头儿!

    沈冲看看郑由俭,又看看霍小山,晕了,说道:“你俩能不能好好说话?!我怎么听不懂!”

    可就在这个时候,“咣当“一声门开了。

    门是被粪球子用脚踢开的,之所以要踢,是因为他手占着呢,他一只手的竟然真的拎了一个酒坛子,另一只手却托了几个粗瓷碗。

    “胖子今天表现不错,酒来了!“粪球子笑嘻嘻地说道。

    沈冲郑由俭见真的有酒,眼睛都是一亮,却又同时看向了微笑不语的霍小山。

    霍小山在军需处可是下过禁酒令的,非放假期间不得饮酒。

    “不用看头儿,是他让我弄来的,嘿嘿。“粪球子笑着,却是已经将碗放到桌上,分开摆好开始倒酒了。

    “一人正好二两,嘻嘻,我没敢多打。“粪球子嘻笑道,郑由俭沈冲两个人那都是好酒的,他们还没有说什么,粪球子却已经是一副酒虫上脑的样子了。

    “把你的酒给沈冲一半儿,你喝完脸太红,不好看。“霍小山笑着对粪球子说道。

    “哦。“粪球子忙又按霍小山的要求去做,他对自己少喝口酒真的不在乎,对他来讲,更是喜欢那个味道。

    郑由俭没管粪球子在重新分派酒,自己却先伸手端起一个碗来,对霍小山说道:“这碗酒是庆功酒也是壮胆酒,再打巷战时带着我!“(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六一章 郑由俭的变化》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