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五章 夜色中的巷战(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六五章 夜色中的巷战(一)

    火光的闪亮之中,两名隐伏在暗中的日军士兵死了。

    但死之前只有一个发出了声音,那是被沈冲扭断了脖子的嚓咔声,但是这个声音在那枪炮不断的背景音下已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另一个连“唔唔”的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来,是因为他的嘴已经被霍小山堵得死死的了,而同时是一把匕首插进了他的胸腔然后还是那么的一搅,瞬间血脉寸断。

    墙豁子处士兵们搭着人梯在往上爬,那两条钩索处同时有人在攀爬,五分钟后,所有的人已经从城墙上顺着坡道猫腰跑下,贴到了民居房舍的墙根处了。

    部队已经展开,战斗小组一个小组负责一个房舍,手里有抓着手榴弹手雷的,有持着大刀的,有端着盒子炮花机关的,全都静静隐伏。

    此时又变成了霍小山一个人的表演,他后退助跑蹬踏,人已经是抓住了房舍外露一根椽子,借力便已是横滚上了一个房舍的屋面,然后他将一只脚斜勾在了椽头上。

    这时沈冲也向上冲来,不过他却没有霍小山那样的轻盈,但就在他一只手抓到椽子时,霍小山的手却已经搭住了他上扬的另外一只手,瞬间霍小山腰腹手臂同时用力,就借着一搭一扯之力,沈冲也也翻身上了屋面。

    两个人轻轻蹲起,一招手,下面就有两颗手榴弹抛了上来。

    两个人接住,却是全都装入了霍小山斜挎着的一个布袋里,接着两个人再接,直到接了六回,已经把霍小山的那个布袋装满。

    最后一回则是沈冲自己接的,下面竟然抛上来一把大锤!

    就这样,沈冲拎着大锤,霍小山挎着手榴弹,小心翼翼地上了房脊,如同暗夜中的狸猫低着腰就在那有着圆瓦连接着的屋脊上疾走了起来。

    霍小山小心地踩着那屋脊,尽管背着十二颗手榴弹他也有足够的自信让自己脚尖踏瓦的声音不会被屋内的日军发现。

    这是一片屋屋相邻的房舍,如果是身无荷载的霍小山完全是可以跑起来的,但现在不行

    五分钟后,霍小山默数着自己已经跑出去了有十四幢房舍,这才停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他刚才出发的地方则传出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夜袭的战斗正式打响了!

    各小组几乎在同一时间将拉了弦的手榴弹塞入了房舍的窗户,爆炸过后的瞬间,便已是有三人同时从门或窗户里面里探进了花机关或盒子炮,指向正是前左右三个方向,那是呈扇面的扫射,那一瞬间的射击里纵是有日军躲过了手榴弹的爆炸,却也是以一声惨叫死在了那封死了所有角度的子弹之下。

    然后,各小组就顺利地进入到了房舍之中。

    但这也只是开始。

    粪球子一组进入的房舍里,有两名日军,已经被他们用手榴弹炸死了,他们见这个屋子有一扇门一扇窗就自动分出两人用枪指向那窗口与门,防止有日军会有同样的方式攻击进来。

    而与令外房间相邻的房舍的间壁墙却是完好的,在其他人借着屋外爆炸的微光注视着他的目光里,粪球子将耳朵贴在墙上听着。

    粪球子感觉听不大清,却看见角落里有一个铁盆,便把那铁盆捡过来倒扣在墙上,自己去听那个盆。

    就在这时所有人就见粪球子突然闪了开来,那盆“咣”地一声就掉在了地上,而刚刚扣盆的墙壁的另一侧却是传来了“砰”地一声敲击,那墙却是猛地一晃。

    隔壁有日军,他们在砸墙!

    粪球子一指墙壁另外的一个地方,憨子于是便将手中的大锤抡圆开来,狠狠地砸向了那墙,就听“轰”地一声,那墙便在这一锤之下砸出个盆大的洞来,而对面则传来日军士兵的惊呼。

    早躲在一边的金锁在憨子砸墙的前一瞬间已是拉开了一颗手榴弹,洞出现了,那颗已经在他手中被拉燃了两秒钟的手榴弹便被他顺势扔进了隔壁。

    粪球子人小动作却快,伸手便把地上的那个盆堵在了那洞口上,此时就听“当”的一声,正好把日军同样要塞过来的一颗手雷挡在了隔壁那一侧。

    粪球子撒手扔盆仆倒与其他中国士兵全都趴在地上之际,隔壁房间里第一声爆炸响了,那是金锁扔进去的手榴弹。

    而过了五六秒后,又是一声爆炸响起,却是被粪球子预防在先挡了下的日军手雷炸响了。

    隔壁房间里再无声音,憨子抡起大锤向着刚才的那个洞口边缘又是一下,砖石飞溅中,洞已经很大了。

    粪球子手持盒子炮象只猴子似地就钻了过去,举枪四顾,已无日军的反击了。

    而石彪一组则没有他们这组幸运了。

    他们闯进去的那间房舍,里面却没有日军,但两个房舍间的间壁墙却已是由于爆炸而摇摇欲倒了。

    “上,推倒它!”石彪喊道,除了两个看窗户看门的士兵,其余的人全都靠在那间壁墙上。

    “一二”的号子声中,众人肩膀发力,那墙轰然而倒,墙倒之际,对面已是传出来日军的惊呼,隔壁的房间竟然也有七个日军,虽然有一个日军被躲闪不及被那墙砸倒在地,但其他的可都无恙。

    开枪手榴弹全都来不及了,双方瞬间就扑了上去,中方手快的有大刀轮起,仓猝之间一刀却是砍在了一名日军的钢盔之上,当的一声,那日军受震倒地,而中方士兵的大刀也被震飞开来。

    但更多的还是扭打在了一起,就听惨叫声不断,短暂的生死肉搏里,中方最终站起来八个,日军已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而中方那两个士兵却是倒在了日军手持的军刺上,但那两名日军在随后的瞬间就同时被中方好几把匕首扎成了血葫芦。

    原因却是军需处的士兵不光身后背着大刀,裤腿上却还插了匕首,屋内随着室外的爆炸微光忽明忽暗,日军却是头一回碰到还有带着匕首的中国士兵,就是他们中间有把中方士兵扑倒的,却何曾防着从下而上穿刺而来的匕首?

    霍小山针对巷战已经领着士兵们练了十天了,他们把自己所能预想和与到兵站拉弹药的西北军士兵交流到的情况都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训练,大锤,勾锁,大刀,匕首,全都配备齐整。

    而为了在这场注定残酷的战斗中占有优势,郑由俭已是把自己军需库所拥有的能用的上的武器毫无保留地全搬出来了,这七十人中就没有用长枪的,都是盒子炮花机关这样的短促突击武器,只为了在那生死一线中抢得一丝先机!(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六五章 夜色中的巷战(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