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一章 夜色中的巷战(七)台儿庄第一混乱-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七一章 夜色中的巷战(七)台儿庄第一混乱

    黑夜之中没有人知道军需处夺回了多少幢房舍,军需处每个小组也不知道。

    因为打乱了,各小组各自为战,而各小组在占领了一幢房子后就会留下两个或三个士兵作为看守。

    同时由于霍小山和沈冲前插从房顶又干掉了日军六七个隐蔽所,不可避免出现了有的房舍中竟然一个日军都没有,等军需处士兵冲到这个位置的时候,火力全开打进去之后,才发现那里的屯兵的隐蔽所已经变成了日军的坟墓,死人一大堆,活人一个也没有。

    这样占领了这幢已经没有了敌人的房舍时,军需处的战斗小组就觉得这胜利来得太容易了,就想下面的那个房子是不是也被头儿和沈头儿也给打下来了啊?

    一个小组也就十个人,自己的小组本已经攻下了两幢房舍了留下看守的四个,攻到这里时也就剩五六人了。

    于是再分兵,又留下两个看房子的,那两个再跑到前面的房舍里看,竟然还是只有死去的鬼子!

    那两个人在微光之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着小眼看,这可咋整,那要是前面还有空房子也不能不要吧,于是再分兵,后来就出现了竟然有一个人看守整个一幢房子的情况!

    看(kn)就看(kn)吧,从正面的角度来讲,军需处的士兵你可以说他们有斗志,一个人看一幢房舍也不怕日军来进攻,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你也可以说他们潜移默化地都受郑由俭的影响了,那都到手的房子哪能没人看哪,用郑由俭的话讲那叫有便宜不占那就是王八蛋!

    可是他们有好几个人的情况是,自己一个人看着整幢房子看了整整一夜,日军竟然一伙都没来进攻,那么日军都哪里去了?

    他们却不知道那些日军要想进攻这片区域,那大多数就得先通过霍小山和沈冲看守的房舍,却被这两个人全都干掉了!

    当然也有少数日军是从别的房舍中攻过来的,直接越过了霍小山和沈冲,和看守着房舍的军需处士兵发生了战斗,而这种战斗就出现了三种结局。

    一种是日军毕竟人多,有的在付出了伤亡的代价之后又重新夺回了房舍,但他们也有伤亡也没几个人了,也不敢动,也看着那所又抢回来的房舍。

    一种是日军碰到硬茬子了,那军需处士兵也真是藏龙卧虎啊,一个人看房子咋滴,我才不怕你,你人多我就和你死磕,竟然还有好几个士兵也如小石头一般一个人干掉了一群鬼子,竟然也把房子守住了。

    再有一种就是,那房子又空了,打到最后的结局是,看守房子的士兵已经是身负重伤,就直接用手榴弹或者手雷与日军同归于尽了!

    天已经微微亮了,西北军的接应部队也上来了,领头的却正是霍小山送马肉的那个年轻军官。

    在目前的台儿庄的腥风血雨之中,他无疑是个幸运者,在外围也打了,敢死队也参加了,还能活到现在,他自己都觉得相当不可思议了。

    这个年轻军官也是心急火燎加好奇,到底这支传说中的英雄部队打下了多少幢房舍啊?

    天已经见亮了,他们自然不敢冒冒失失地从房舍中冲入到无遮蔽的空场里,于是每到一幢房舍前就先喊话“是咱中央军的弟兄吗?”不一会那房舍里有回音了,说“是,我都等你们一宿了!“

    可西北军的士兵也不敢这样贸然进屋,为什么不敢进呢,这事还得怪郑由俭,郑由俭他们是在巷口打掩护的,所以第一时间就和西北军的人会合了。

    郑由俭就对那年轻军官说了“我们霍小山和沈冲都会日语,万一鬼子里也有会说咱中国话的呢?不行,得核实一下!“

    西北军的人一听这个讲的也蛮有道理啊,以防万一嘛,这要是直接全过去,别看只有十多米或者几米的距离,那可就成日军的活靶子了,那就问吧。

    郑由俭就又向对面喊话“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对面一听是郑由俭的动静可就来气了,张嘴就骂“你个脑袋瓜子让驴踢了的死胖子,你特么的连我的动静都听不出来啊?!”

    你别看对面是骂自己的,郑由俭的反而乐了,“没事,是莽汉,咱自己人。”于是他屁颠颠儿美滋滋儿地就和西北军的士兵跑过来了。

    到了下一幢房子,还得问哪,不问这谁敢往那房子里进哪?!于是郑由俭又扯脖子喊“对面的人听着,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对面的人又回话了“死胖子你特么地是不是让驴日了,扒了你的皮我认识你的瓤儿,连我的动静你都听不出来?!”

    郑由俭又乐了,“嗯,是某某某,跟我的老兵儿了,没大没小的,没事儿,嘿嘿,自己人,自己人”,于是他就又屁颠颠儿美滋滋儿地和西北军的士兵跑过来接收房子了。

    在郑由俭看来挨几句骂算什么,现在挨骂越多越证明咱军需处有能耐对不对,那要是骂一句就能回来一幢房子,就是把自己骂得狗血喷头又怎样?就是把自己的祖宗八代都撅出来又如何?那也是爽快无比啊!!

    于是他们就这样一幢幢房舍地问下去一幢幢地接收,可终于碰到了问完了对面可没有声音的了,郑由俭寻思是不是自己喊话多了,声音小了对方听不着啊!

    他也不傻,就用刺刀挑着自己的德式钢盔只是露出那钢盔尖儿接着喊话,这回回答他的是一声枪响,正打在那钢盔尖儿上,直接把他的钢盔打出一溜沟来,吓得郑由俭妈呀一声就缩了回来。

    这个不用再问了,开打吧,于是,这幢房子对着那幢房子火力全开,子弹一个劲地飞,手榴弹一个劲地扔,打着打着,对面却没动静了。

    那年轻军官就想是不是鬼子已经被消灭了?就准备火力掩护往那幢房子里冲了,这时候,就听对面有人喊话了“别打了,鬼子已经被我灭了!”

    郑由俭一听又来精神头儿了,也不害怕了,就又凑到那窗户边喊话:“老子是郑由俭,你是谁啊?“

    对面的人就回话了“给谁当老子,我老子都让鬼子杀了,想当以后你给我当老丈人吧!“

    一听这么说郑由俭又笑了“特么是小石锁那小憋怂!“

    于是他们就又冲过去接收房舍,进去一看,房舍临窗临门有四个鬼子已经死了,却是被小石锁用花机关给突突了。

    小石锁原本是一个人看着下面那幢房子的,他可听到这幢房子打得激烈了,人小胆却不小,于是就从日军后面摸进来帮忙了。

    西北军的年轻军官就带着自己的人一路接防下来,用自己的人替下军需处的人,他带的人多,军需处看房子的人少,所以他身后人逐渐地在减少。

    但军需处的人可不会往回走,都跟在他身后呢,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头儿霍小山和沈冲可还没有出现呢,郑由俭心里可就犯滴咕了,他昨夜里可是看到这两个人从房顶跌落下去,不会真的被日军……了吧。

    这时候的郑由俭可真的不再嘻皮笑脸了,心里是如来佛祖太上老君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乃至灶王爷土地奶奶都求了个遍,保佑那两个人平安无事吧。

    终于他们再次遇到日军占领的房舍了,对面火力强大,显见人数不少,但隔着这幢的下一幢房子却再也没有自己人过来帮忙了。

    而这时候那个西北军的年轻军官可是记着呢。

    这一路下来,他们除了打掉四个人数不多的日军占领的房子,他们竟然已经从军需处士兵手里接收了五十四幢房舍了,而跟在他身后的军需处的士兵竟然也有七十五人,也就是说军需处打下这五十四幢房子只阵亡了十五人!

    战果很辉煌,心情却很沉重,没有人为这战果乐出声来,只因为那阵亡的十五人中也包括生死未知的霍小山和沈冲。

    现在可不光郑由俭不笑了,军需处所有人的脸色可都是不好看了,那都是越拉越长,战果再辉煌有屁用,头儿却打没了,咱军需处最能打的两个头儿都没影儿了!

    然而就在这时,对面的房舍里的枪却响了,这面的中国士兵举枪就想反击,“等等!“那西北军的年轻军官一把就按住了要开枪的士兵,因为他发现那房舍里的子弹并不是向自己这里射击的。

    对面房舍里响了几枪就没动静了,隐隐就听到里面有鬼子的惨叫声。

    这时,以郑由俭为首的军需处的人的那眼睛“刷“地一下子全放光了!

    郑由俭说道“快过去看看!“他这话正说着呢小石头儿莽汉粪球子石彪小石锁一干人等就已经从窗边门边闪身出来了,正要往外冲,就听对面有人喊话了”死胖子,你特么还不过来啊,我们都打不动了!“

    “沈头儿!“

    ”沈冲!“

    ”沈疯子!”

    军需处的人全喊了出来,再看对面窗户里已经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天色现在已经大亮了,但他们竟然没有认出那两个人来,因为那两个人都已是浑身浸血的血人了!(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七一章 夜色中的巷战(七)台儿庄第一混乱》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