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二章 兄弟霍远-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七二章 兄弟霍远

    台儿庄血战已经有半个月了,在这半个月里,枪炮硝烟始终笼罩着这个方圆不到两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上。

    迟成峰此时正坐在师指挥所里吸着香烟,这些天太疲倦了,原本不太吸烟的他现在却一天会吸两包烟,他觉得只有靠这个东西才能让自己的精神更专注一些。

    他觉得自己的三十一师真的已经尽力了,集团军的老长官已经向自己承诺了,明天援军就一定能够到达,会与他们防守在台儿庄的三个师对正面进攻的日军形成包围,然后大举反攻。

    老长官那是肯定值得信任的,但自己却不知道那个委员长的嫡系部队是否会按时到来,滕县保卫战所谓的援军也是那支部队,当时还说四小时后就能到呢,可是川军虽号称一个师但实际上只有四千多人的部队硬顶了日军三天两夜,打到弹尽粮决那援军也未曾到来。

    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员迟成峰明白,一场大会战总是需要有一支或者几支硬扛日军锋芒的部队,而担任这样的部队必定会损失惨重。

    如果真能因为自己的坚守而取得最终的胜利,作为一名军人那也是值得的,这也是为了胜利必须付出的代价,就怕只差临门一脚了而援军却不能到达……

    迟成峰捻灭了手中的烟头,晃了晃头努力让自己从这种情绪中摆脱出来,想之无用啊,援军到达如果能够取胜那光鲜也不属于自己这样的杂牌军。

    他下意识地又燃着了一支香烟,这回他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霍远。

    霍远是谁?

    于公,霍远就是一面旗帜,一面西北军抗日的旗帜。

    于私,霍远是他迟成峰的弟兄。

    于公而讲,西北军是最早参与对日作战的队伍之一。

    霍远便是复出之后在长城抗战中,手持一把大刀带着西北军大刀队杀得日军魂飞胆丧,从而让西北军的抗日之名传遍九州,霍远也因此声名鹊起。

    但可惜的是霍远在芦沟桥事变中指挥溃兵营救百姓时身中数弹血尽而亡。

    但霍远的名字却并未因此让人遗忘,因为,只要有西北军的地方必有大刀,有大刀的地方必有破锋八刀,而破锋八刀正是霍远所创!

    于私而讲,迟成峰更不会忘记霍远,他还清楚地记得和霍远一起战斗的岁月。

    他还记得那个平时开朗大气意气深重的霍远。

    他还记得那个一旦高兴起来就笑声爽朗豪气干云的霍远。

    他还记得那个酒量惊人武功超群的霍远。

    他还记得那个曾经并肩战斗以背相抵以命相托的兄弟霍远。

    后来自己和霍远同因战功升职,联系就少了很多,但关系并未生疏,在难得的一回聚会中,霍远大醉,对自己说厌倦了杀戮,那是他们最后一回见面。

    不久他就听说霍远给老长官留书一封携娇妻归隐山林了,他的心中既有遗憾又有羡慕还有佩服。

    遗憾的是他少了一位好兄弟。

    羡慕的是若范蟸携西子而避桃源那是多少军人的梦啊。

    佩服的是用命换来的战功地位他竟弃如敝屣说弃就弃了。

    他本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霍远了呢,可等到日寇入侵他才听说霍远竟然又回来了,竟然在长城喜峰口又立新!。

    他想早晚会有再相聚的那天,只是未曾想到霍远终究还是踏上了军人的不归路。

    迟成峰从军已近三十载,这三十载中随着他不断升迁早已见惯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再也没有兄弟的感觉了。

    现在作为一名将领他认为真正的兄弟只在自己还是小兵时才有,因为那时单纯,因为那时热血,因为那时为了兄弟可以啥也不顾!

    而霍远正是他的兄弟之一。

    听闻霍远战死,迟成峰用男人的方式向着北平的方向撒了三杯酒以为祭奠。

    那段时间他甚至觉得只要有二十九军大刀在的地方就有霍远的影子。

    今日却意外得见故人之子,那依稀若霍远年轻时的眉眼,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兄弟名叫霍远却从未走远!

    军人自有军人的准则,迟成峰不会阻止兄弟的儿子去为兄弟复仇,他本就和霍远性格不同,霍远开朗而自己寡言,更何况作为一师之长的他早已学会了控制情绪。

    于是他在震惊之后便对霍小山说“走去看看你的人”,但他内心的激荡却仍旧在继续。

    看着那些朝气勃发斗志昂扬的士兵,他仿佛又回到了和霍远和那些曾经年轻的老兄弟并肩战斗的峥嵘岁月。

    于是,他便也如霍小山回答他的问题那般,心中所想便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这些都是你的弟兄?”

    在得到霍小山的肯定后,他从霍小山的眼中看出了一个老兵的气质,在霍小山的弟兄眼中他看出了他们对霍小的信任。

    虎父无犬子啊,池连城心中暗叹。

    人男人之间的的情谊与女人又自不同。

    霍远开朗豪迈,迟成峰却是沉默寡语,但偏偏就是好弟兄。

    他眼见故人之后也要踏上那条不知能否回归的战斗之路,才终于流露出故人之情,才说道“等台儿庄战事了,我请贤侄喝酒”。

    这就是战争,战争既然会让与自己亲近的兄弟阴阳相隔,那么自己兄弟的骨肉呢,迟成峰问自己,答案依旧是不知道,战争不存在假设只讲结果。

    迟峰已经不记得敢死队自己派出去多少支了,但每次能活着回来的人真的是十不存一。

    霍小山会活着回来吗,迟峰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但他觉得霍小山和他的弟兄活着回来的人应当比他们西北军的人略多吧。

    这个可不是凭什么军人的直觉了,而是他作为一名久经沙场的师长的经验。

    在去和霍小山看霍小山的那些弟兄的时候,他发现霍小山的弟兄都是老兵气质,精气神很足。

    老兵说明不了什么,他迟成峰手下也是老兵如云,但如果老兵有这样的精神状态那只能说明这只队伍常打胜仗。

    他发现霍小山为这次巷战准备工作做得很足,手榴弹大刀全自动化的武器配备,竟然还有大锤还有日军的掷弹筒。

    有了这样的火力配备和日军的巷战伤亡也是免不了的,但至少不会吃亏,而他们西北军和日军巷战时很多时候就在这方面吃的亏。

    日军总用掷弹筒压制埋伏在废墟中的西北军士兵,然后冲到三十米处投掷手雷,最后冲锋用白刃战结束战斗。

    西北军的老兵们一半以上都是被日军的优势火力打死的,西北军的大刀何时曾惧怕过日军的枪刺?!

    “报告!”他的那个副参谋长随着报告声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那个副参谋长进来时看到自己师长与这些天并无两样,手挟香烟一副困顿的样子,他知道师长也已经很累了,此时也是象前线作战的士兵一样在硬挺。

    “报告师长,军需处的人回来了。”那副参谋长语气中带着兴奋。

    “哦?”原本在外人看来困顿得好象要睡着了的迟成峰瞬间眼前一亮,抬起来头注视着自己的手下。

    他的反应如此之快,不光令他的副参谋长有点吃惊,甚至连他自己都吃惊了,原来自己并不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冷漠,原来自己一直在关心之故人之子所参加的战斗结果到底如何,原来自己的热血还在!(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七二章 兄弟霍远》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