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三章 秋波?利剑!-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八三章 秋波?利剑!

    天黑了,重庆的街头依旧人流依旧。

    面黄饥瘦的乞丐在街边乞讨,穿着旗袍坐着黄包车的女士急着赶场,电影院里放映着《马路天使》,扛包的苦力拖着疲倦的步子回家踩着白天抗日学生发的传单……

    街面上的芸芸众生以各自的方式展示着人间百相,而那或华丽或简陋的房舍里发生什么也就只有各自圈子内的人知道了。

    战争让日本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把自己的名字记上了中国阎王爷的生死簿,战争也让来自五湖四海本素不相识的国人因缘而聚,发生出一段又一段的纠葛或者恩仇。

    此时,一处不显眼的房舍里正有宴席,房间不大不小,两桌人有男有女已经是将酒喝到半酣。

    “来慕容,我敬你一盅,这回抓出黄群父子和那南云织子属你劳苦功高,我作为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向你表示感谢!“一个中年男子举起手中的酒盅站了起来。

    “罗组长,我不擅饮,就不喝了吧。”答话的美丽女子正是化名穆蓉的慕容沛。

    “是啊,罗组长,慕容本不擅饮,这杯酒还是我替他喝了吧。”又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伸手便来接酒,那人剑眉星目却是慕容沛在军统特勤班的教员刘云卓。

    那个中年男子却是将手中的杯往旁一躲说道:“刘组长,虽然在这次行动中你我同为组长,但有幸我罗某被戴老板指定为负责人,现在可是本次行动的负责人向功劳最大的下属敬酒,你能代替得了吗,换言之,你若能在这次行动中代替慕容找到关键证据并人脏俱获那么你自可代饮,否你还是请坐吧。”

    这个罗组长已经然喝了不少酒了,但那脸色却是越喝越白,说话条理清晰竟不容刘云卓反驳。

    “来吧,咱们的女英雄!”这罗组长竟然又把酒盅递到了慕容沛的面前。

    屋子里的人都已经静了下来,全都来看慕容沛如何应对这罗林的敬酒。

    引起大家关注的原因很简单,只因为慕容沛太吸引人了,如果不是这回需要的就是慕容沛这样的特型“演员”,普通的特工是不会让她做的,因为她的容貌到哪里都是焦点。

    慕容沛眼帘低垂看着眼前的酒盅也不抬头看那个罗组长,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次行动分成两个小组,刘云卓带着包括她和细妹子还有两个男特务的探查组,而这个罗林带的则是负责抓捕的行动组,可偏偏这罗林又被上面指定为本次行动的负责人。

    这倒罢了,关键是这个罗林就是那个早就垂涎慕容沛美色已久在特勤班受训期间就在她隔壁制造男女苟合之音的那个教员。

    一个头脑极是聪明极善钻营满肚子男盗女娼却偏偏在众人面前表现得义正言辞的男人。

    刘云卓担心地看着慕容沛,心道你这盅酒绝不可以喝,要是喝下去麻烦就大了。

    这顿酒如果喝下去第一盅那么后面就不是一盅两盅的问题,而且不光是这顿酒的问题,那以后这再有酒场想不喝都不可能,慕容啊慕容你可知道有多少色狼在打你的主意吗?!

    可偏偏这罗林本就酒量好口齿又极是伶俐,已经用话把慕容沛套在了那里,刘云卓暗思就是换成自己这盅酒都推脱不掉,这又让慕容沛如何应对呢。

    当然刘云卓这种担心也是关心则乱,他却不可能知道慕容沛酒量很好甚至可以说是极好,慕容沛的真实酒量他无论如何是想象不到的。

    而从慕容沛的角度讲自己酒量极好那就象古代行军打仗的撒手锏一样,自己作为一名双重特工怎么可能会把这方面暴露出来呢。

    但此时的慕容沛心中想的可不是这个问题,她现在心中却是充满了对那罗林的蔑视与嘲讽。

    咱仅以国民党而论,我慕容沛什么身份,我舅舅是国军二级上将,我还真的没看得起你这个罗林,一个小组长,跳梁小丑罢了!

    我平时谦恭,那是我的涵养好,你当我真是好欺?!

    既然你如此以酒相逼,只让我做或或的选择题,那就别怪我煞风景了,慕容沛暗中已是拿定主意了

    “怎么慕容,莫非不给我罗某人面子?”那个罗林酒话不断,他打着的算盘就是要把慕容沛喝多有没有机会然后再说。

    “罗组长,”慕容沛忽然笑了,她这一笑不要紧真的是满屋皆静,她这一笑美的让看到的人心里都是一哆嗦,而那一直在她对面端着酒盅的罗林更是手都跟着哆嗦了一下,他那原本看似正气凛然的眼神瞬间闪过一丝贪婪。

    慕容沛竟然伸出了自己的纤纤玉手去接那个罗林手中的酒盅,那个罗林在慕容沛接酒的刹那,双方自然是手指相触,那罗林竟鬼使神差用自己的食指拂了慕容沛的手背一下。

    慕容沛仿佛全然未觉,笑道:“罗组长且把手中的酒拿得稳了,否则以后如何抓捕那些奸细与卖国贼呢?”

    见慕容沛说得如此风趣,并无美人冰山般的冷漠不近人情,全屋的人都笑了起来。

    尤其那罗林,见一惯对自己不假辞色的慕容沛竟然笑语盈盈而刚才那触美人柔夷的刹那的触感更让他有了一种难以自抑的冲动。

    还好,他理智尚存,忙去压制那瞬间便燃烧起来的欲火烧膛的原始本能,但脑中已是绮想连翩了,但在众人面前却已是本性毕露,毕竟,圈子太小,谁又不知道谁呢?

    这时,慕容沛已将那酒盅放到了自己面前的桌上说道:“难得罗组长抬爱,今天借罗组长的酒呢我也正好有话要说。我是东北人,喝酒本是论碗的,今天的酒盅有点小,我要说三句话,所以还需再来一盅,细妹,上酒。”

    原本慕容沛在喝酒刚开始的时候,面前已放了一盅,她却滴口未沾,现在接过了这罗林的酒又是第二盅。

    “哦。”细妹子忙起身倒酒。

    由于军统的性质他们这些人自然不可能到外面喝酒,酒菜都是从饭馆要来的,而细妹子今天就是客串跑堂的,她本就看上去乖巧听话的性格,加上任何人都会被慕容沛的耀眼所吸引,倒没有人会难为她。

    细妹子倒不担心慕容沛喝酒,她自然知道自家丫丫姐的酒量,只是她搞不懂为啥丫丫姐要喝酒,在这样特殊的生存环境下,细妹子也已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女了。

    慕容沛见细妹子把酒倒满后就端起了第一杯,脸上原本的笑意却是瞬间全无,眼光锐利地扫向屋子中的每一个人,这反差真是太大了,众人都是一楞。

    这时就听慕容沛说道:“值此国难当头的时候,我先把这第一盅杯酒敬给那些在前线抗击侵略浴血奋战的将士们。”

    说完她就一挪身子把这盅酒浇到了地上。

    慕容沛说话的声音并不高语气也平常的很也并不是多么的气壮山河,但众人听后心中却都是一凛,因为这个提议无人敢提出异议!罗林也不敢!

    慕容沛又端起了第二盅酒,“我很庆幸今天能与诸位同志一起把酒言欢,但和咱们军统内很多无法坐在一起喝酒的同志比起来我们真的很幸运,所以这第二盅酒我敬给那些咱们军统内部那些不为人知单线联系的无名英雄!”

    她说完又把这盅酒俯身浇到了地上。

    众人依然无话可说,都是军统的人员,和那些孤身奋斗在敌人内部的人员相比,自己可不真的是很幸运?

    这时,慕容沛已端起第三盅酒说道:“大家听我口音都能听出来我是东北人,此时我们在把酒言欢,而我东北的父老乡亲此时正在日寇铁蹄践踏之下,我的兄弟正被日本人逼着做牛做马,我的姊妹正在被日本人侮辱!所以我把这第三盅酒敬给我家乡的父老乡亲!”

    慕容沛把一个喝酒上升到如此高度,那么别人还能说什么,唯有无语,甚至有的喝酒的人那已是酒醒了大半了。

    慕容沛的这三句话那可都是从民族大义的高度上讲的,任是谁也无法反驳,罗林劝酒磕儿唠的再好却也不能和民族大义较劲,所以他也只能听着。

    而其他人更是用一种焕然一新的眼光看着这个侃侃而谈的貌美女子。

    由于军统的特殊性质,行动组的人员纵使平时认识,私下的接触也不多,众人听了慕容沛的这翻话,才突然发现这个美貌女子竟然不是那种摆着好看的花瓶!

    美貌让人心动,内涵却让人心生佩服,而这种自身涵养所带来的佩服竟然让人在此刻忽视了她的美貌!

    “三盅酒我已经敬完,我现在要说的是,我慕容沛能喝酒也好不能喝酒也罢,此身只为抗战到底而用,如果有朝一日任务需要我必须与敌人虚与伪蛇。那么喝死我也认命!但今天的酒我是不喝的,罗组长还用我把话说得更明白吗?!”慕容沛说完却是把眼光直逼向那个罗林。

    罗林原本喝得发白的脸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

    他有了一种被瞬间打蒙的感觉,他这回竟没敢直视原本以为是秋波其实却是利剑的目光!

    他正在筹措用语之际,慕容沛却是冷冷地说道:“恕我不奉陪各位了,细妹子咱们走!”(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八三章 秋波?利剑!》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