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九章 盗亦有道-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八九章 盗亦有道

    慕容沛很想说谁要是跟你成了一家人那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但现在打嘴架已经没意义了,还是说正事吧。

    “我和燕子李三是拜把子的兄弟,你们肯定和三子关系好,他才会给你们这个的,所以自然是一家人了。”那个人笑道。

    慕容沛听他这么一说,心下顿时恍然了,原来这个采花贼不知道怎么就瞄上自己了,才大半夜地把自己弄了出来,没成想看到了那张面瓜皮儿,却认定自己和他是“一家人”就放弃了他那或者霸王硬开弓或者什么劈腿的念头。

    这特么滴算什么?采花有盗盗亦有盗吗?

    “你什么时候盯上我的?”慕容沛好奇地问道。

    “这不是你们官府在到处抓美人儿嘛,我一看这多省事啊?不用我自己去到处找美人儿了,就跟着去看有没有什么极品货色是我相中的,所以就在监狱门口等啊,那些女人我没相中,但我可是发现你竟然是一绝世美人儿,嘿嘿!”那个人笑道。

    “你隔着那面瓜皮儿能看到我的脸?”慕容沛好奇了,由于好奇已经忽略了他把女人说成了货色。

    “术业有专攻,我如此敬业的一个人,别说隔着你的面瓜皮儿能看着你的脸,就是隔着几百米我也能闻到你身上的味儿!”那男子洋洋得意起来。

    慕容沛心中恶寒,不过突然却有一道灵光在她脑海中闪过。

    “你找女人很内行?你追踪别人的水平怎么样?”慕容沛有点急切地问,已顾不得心中恶寒了。

    “这个还用问吗,至少在我这一行里,无论找女人还是追踪人我花小冲敢说自己第二没人敢称第一。”那个男人竟然叫花小冲!

    慕容沛却不知道这个名字可是很有典故很有传承的,因为在对后世很有点影响力的清代小说《七侠五义》中有个淫名昭著的采花大盗就叫花蝴蝶花冲。

    那花冲最出名的一句名言就是“宫里的女人也是女人,只是比平常人家的女人更々々罢了”

    “你想找极品女人是吧,那我现在我知道有一个极品女人你找不?”慕容沛直接问道。

    “啥极品女人?是象你这样的美人儿吗?一般货色我可相不中。”那个男人问道

    慕容沛再次反感他把女人比作货色的说法,但现在谈正事要紧,要是真能行,等事成以后再想法撕他这张破嘴。

    “漂亮和我是一样的或者说各有千秋,但她还有两点我比不了。”慕容沛说道。

    “哪两点?”那个男人也好奇了。

    “第一她是东洋人,第二我觉得她——嗯,她在你的术业上绝对和你有一拼!”慕容沛眨眨大眼睛说道。

    “真滴吗?没骗我?”那个男人眼睛光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那真是贼亮贼亮,银亮银亮的!

    行行出状元,无敌真寂寞,他也很想会会他这一行中之女性之翘楚啊!

    “你以为军警宪特都上街了在忙活什么?”慕容沛一撇嘴,然后又说道:“虽然被你说成一家人让我恶心,但我得承认,有了李三哥的关系我们也应当是一伙的,而且李三哥的朋友的水平绝对差不了!”慕容沛此时说话已经有乎悠的嫌疑了。

    “对了,我还有她的照片呢,给你看看!”慕容沛忽然想起自己的亵衣上自己可是缝了个兜的,那是为方便有什么重要的情报什么的藏起来,幸好南云织子的照片放在了这里。

    “好啊,好啊!”那个男人喜笑颜开。

    “转过去!”慕容沛一瞪眼。

    “哦,转就转你凶什么,朋友妻不可骑,兄弟妻不可欺。”那个男人此时和刚才那还算正经的样子已经有天壤之别了。

    慕容沛此时强压下类似于一枪就毙了那个也想吃奶的狱警的冲动,从亵衣的贴肉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照片。

    “转过来看吧。”慕容沛说道。

    “真吾辈之中花魁也!”那个男人在看到了这张南云织子的照片后惊叹道。

    “天哪,这衣服竟然也如此专业,后面还背了一个小枕头,竟然随时随地都可以啪啪啪,啪啪啪!真是太专业了!!”随着新的发现那男人的惊叹又拔高了。

    “抓到她之后,我不要报酬,给我一晚上时间足矣,这事定了,就这样定了!海可枯石可烂这件事不能变!!”他几乎喊了出来。

    那个男人当然不知道南云织子的这穿和服的照片也只是慕容沛手里有一张,那还是慕容沛趁南云织子不防备时偷出来的,至于他所惊叹的小枕头自然是日本和服后必备的小枕头,至于那小枕头是做什么的,在他看来那还用问吗?

    “就这么定了?抓到她后我给你一天时间,你怎么……她都行,可以吗?”慕容沛说道。

    “就这么定了,原来你们抓的竟然是这样的尤物啊,早知道如此我还去监狱找什么美人?!”那男人感叹道,眼中却是盯着照片上美艳不可方物的南云织子已挪不开了。

    等他终于觉得看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才把照片装进了自己的衣服兜里,脸色已是变得平静了起来,然后对慕容沛说道:“现在我有问题要问你了。”

    “好!”慕容沛道。

    “你们自己抓不到?”他问。

    “不好抓,她是间谍,她的手下还有东洋武士和忍者,我们追踪不到他们。”慕容沛实话实说。

    “你能确保你们的人不抓我吗?”那个男人又问。

    “这个肯定的,我不说谁知道你是干嘛的,再咋说有李三哥的关系我也不至于把你卖了吧。”慕容沛答道。

    “这话倒也不差,李三的朋友差不了,何况还是给面瓜皮儿的,据我所知也只有你们才给了。”那个男人说道。

    他又低头想了会儿,猛一抬头眼放贼光说道:“成交?”

    慕容沛则满意地肯定地点了点头:“成交!”

    那男人心满意足地笑了,眼睛中贼光中竟然还有了某种无限的憧憬。

    “事情既然这样了,我还得回去呢。”慕容沛感觉今晚有点象做梦,估计得是凌晨了,她可两晚目没睡好了,倦意又上来了。

    “哦,那这回可不好背你回去了,朋友妻不可——”那个男人又道。

    “滚!”慕容沛真怒了。

    “滚就滚,你凶啥?”那男人说道,然后竟然真滚了,他一抬腿站了起来就出屋去了。

    慕容沛打了个呵欠心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不过感觉用他追踪南云织子那伙人应当是可以的。

    过了不一会儿,那个男人回来了,手里竟然多了一双女人穿的绣花鞋。

    “穿上吧。”他把那双鞋扔到了慕容沛的面前。

    慕容沛把脚丫伸进去用手一提试了一下,竟然特么地正正好好,就象给自己订做的一般!

    把慕容沛直接弄无语了,用这个人追踪南云织子肯定是可以的,这绝对是个人才啊!!

    “你不知道这是在哪儿,得我送你回去,在送你之前,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最后那个男人看着慕容沛说道。

    慕容沛颔首示意当然可以。

    那个男人便问道:“你可以告诉我,一开始我离你身子很近时候,你说了一句话,你说‘你能不趴在我身上离我这么近吗?感觉你怎么象一个那什么似的?’我想问你,你想说我象哪什么似的?”

    慕容沛看着眼前这个莫明奇妙就多出来的同伙反问道:“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那男人点头。

    “我想说的是,你能不能别趴在我身上离我这么近,弄得你跟一个起秧子的牲口似的!”慕容沛说道。

    “牲口是骂人我懂,可起秧子?什么意思?”那男人把拳头拄在了下巴上做沉思状,他的动作真的很优雅,在烛光下就如同古希腊雕塑中的那个思考者。

    “该懂的时候你自然就会懂的。”慕容沛微笑着道。

    注:起秧子,东北方言,特指狗狗发情。(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八九章 盗亦有道》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