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0章 师长请喝酒-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九0章 师长请喝酒

    台儿庄的血战已经过去四五天了,大捷的消息已经象雪片一样向全国地区传播开去,一时之间真的是举国欢腾了。

    九一八丢了东北。

    淞沪会战丢了上海。

    七七芦沟桥又丢了平津。

    甚至连首都南京都已经让日本人占了。

    然后山东青岛济南又陷,就在这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之中,就在举国压抑甚至自我怀疑之中,突然台儿庄大捷出现了!

    这无疑就象漫漫长夜之中突然出现了一支高举的火矩,带给了人们无限的温暖与鼓舞!

    原来,我们中国人也行,原来,我们也可以打败那些被坚船利炮武装起来的敌人,原来我们不只是在侵略者身前被屠杀原来我们也可以让那些侵略者死无葬身之地!

    学生停课、商贾罢市、公务员停工,全都汇入到了大街上地浩浩荡荡的游行庆祝之中,战争之伟力寓于民众恒是颠扑不破之真理……

    而此时就在这场举国欢庆的源头,那个已经被被战火快打成了废墟的小小台儿庄,31师驻地里,也正在举行一场庆功行动:31师师长迟成峰请全体军需处参战人员喝酒!

    好武之人多好酒,更何况一向有着好武传统的西北军呢。

    本来军中饮酒很少有这么大张旗鼓的,但迟成峰却明白,经此一役,自己的31师怕只能铭记在历史书中了,元气已经大伤,不可能再东山再起了。

    原因很简单,西北军的士兵自然多来自于西北,但全国抗战形势紧张,西北军远离故土,人是打一个少一个,那里已经没有兵源可以补充,若再有新兵加入轮到谁也轮不到自己了。

    这点反而不及偏于一隅的川军,虽说川军武器装备落后,但因天高皇帝远自成一系的地理位置却可以源源不断地提供兵源。

    正因为如此,迟成峰对自己的要求自然会变得松泛一些,做一些原来想做却不能做的事。

    于是他就把最初知道霍小山是霍远之子后的“待台儿庄战事了我请贤侄喝酒”变成了“战事一了我31师请军需处所有参战人员喝酒“。

    请军需处喝酒自然是要表达对他们的谢意,而实际上从31师本身也需自我减压一下,八千士兵余一千,31师从上到下承载了太多的压力与悲伤,迟成峰也需要给自己和士兵一个减压的口子。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正因为如此,那么大家来喝酒吧,我请客!

    这就是迟成峰内心真实的想法,当然对外是不可以这么说的,不免冠上一些堂皇的理由,集团军老长官那里也同意了,只是告诉不要把事情搞大不要把酒喝大。

    小范围喝酒只需有带下酒菜的有带酒的几个人往一起一凑便可,但上百人参加的红白喜事那就需要有主事的司仪了,更何况这上千人的喝酒呢。

    为了不出纰漏,迟成峰的那位副参谋长把喝酒的事安排得井井有条,驻地内外自然都安排了巡逻站岗值勤的,他们要等到大多数人喝酒庆祝完毕后有吃完换岗的再补上这顿酒,而所有参加喝酒的人员,除了师指与军需处那几个“头儿“外都不允许佩枪饮酒。

    由于人数多喝酒就已经变成了一次大型活动,中间所有的细节在时间上的安排那都是按照预计步骤来进行的。

    作为客人霍小山他们这一个连的人被单独安排在一个大院子里,作为主人作陪的竟然是31师在对日反击中参加敢死队后幸存回来的人员。

    台儿庄战事之惨烈,迟成峰组织的敢死队员前后累计已高达千计,但此时能够胳膊腿齐全前来做陪的人员竟然还没有霍小山他们的人还少一些,这还包括一些头上或者胳膊上缠着绷带的。

    霍小山他们之所以能够牺牲较小而战果而大,一方面是由于霍小山战前准备充份士兵们战斗执行力强,另一方面也是有由于在台儿庄那半个月的血战之中,非但31师参战部队人马劳顿缺员严重就是那进攻的日军已是强弩之末了。

    待到中央军援军一到之时,里应外合一顿夹击之下,日军的弹药已经消耗一空了,那汽车坦克都没油可用了,才取得了歼敌近两万人的战果。

    时下已近五月,气温已经回暖,阳光明媚之下,接近上午十点的时候,军需处的人都已经在院子里就坐了。

    战争时期一切自然是因陋就简,只要是能摆酒的四圈儿能围坐便是桌子,那桌子很多都是士兵们从废墟里找来的,缺腿儿的自然要再临时钉上一个,但更多的还是垫上了砖头。

    在那位副参谋长的刻意安排之下,每桌一半是军需处的人一半是西北军的。

    菜已经摆了上来,山东盛产花生米,于是那花生米便成了下酒菜,其余的还有缴获日军的各种罐头糖果等等,至于那喝酒的器具也是五花八门,有粗瓷大大碗,也有做工粗细的小碗,有缴获日军的铝饭盒,也不乏涮洗干净去了里面垫圈的钢盔。

    虽说是把酒庆功,但毕竟都是军人,此时更是要体现自己部队的军纪,所有的人都正襟危坐不苛言笑。

    他们已经坐了快有一个小时了,但无论31师的还是军需处的没有人说话,院子里黑压压坐了二百多号人却鸦雀无声。

    在座的所有的人都已经经历过生死都已经是地地道道的老兵了,老兵们都已经在战争中学会了沉默与等待,一个坐等吃饭若都坐不住的人,又谈何在战场上把握机会消灭敌人一击毙命呢。

    就连郑由俭此时那也是一本正经面无表情地坐着,只有那双时不时转动的小眼睛会体现出他原本活泛的心思。

    霍小山来之前可是跟所有人都说了,要有咱们自己军需处的作风,不要让西北军小瞧了咱们,于是郑由俭也要执行,毕竟郑由俭现在认为自己也是一个可以打仗的战士了,虽然有时候还胆小一些,但和原来逃跑时竟然能把鞋子都跑丢了那已是绝对不可同日而语了。

    他真的没有想到过当初自己一个想占霍小山便宜把他们连人带枪都划拉到自己怀里的想法现在竟然给军需处带来这样大的一个变化。

    他刚知道霍小山的父亲竟然是抗日名将霍远那真的是相当震惊的!

    作为西北军抗日的一面旗帜的霍远郑由俭是知道的,毕竟他可是军需处的主任尽管是副的,他可是有读过报纸的,也知道二十九军大刀队的。

    难怪人家霍小子这么厉害,原来是名将之后啊,真是龙生龙凤生凤啊!

    震惊之后,这无疑又让郑由俭又多了一个服从霍小山的理由。

    现在的郑由俭从内心深处来讲早已经放下了当初的架子,打内心认可自己其实也是霍小山的一个兵了,只因为他佩服霍小山。

    自己做卖卖从来不做亏本买卖,但那只是小买卖,人家霍小子做的才是大买卖哩,人家是做人的买卖的,人家总能用自己一方的一条人命换来日军几条甚至十几条人命,这个自己真的比不了也真的没有人家的那个本事。

    郑由俭心里想着眼睛转着,却是看到了自己面前的那张桌子也是缺了一条腿儿,却是用砖头垫起来的,虽然只是看到那每块垫砖的侧面,但依旧在有的砖上发现了弹孔,甚至有块砖上还有着殷黑的血迹。

    也不知道这血是咱中国人的还是小鬼子的,郑由俭心中暗想也是不胜感叹,一将功成万骨枯,真有几个将领能做到霍小山那样爱兵如子呢,虽然霍小山就算是目前虽然是军需处公认的头儿,却连个连长的名头都没有,但郑由俭在内心深处已经把霍小山认定为一名优秀的将领了,就如他那抗日名将的老子一样优秀。

    正在他感叹之际就听院门口有士兵高喊一声:“立正,敬礼!“却是31师师长迟成峰带着他手下的几名军官和霍小山一起走了进来。

    喝酒庆功开始了。(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九0章 师长请喝酒》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