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二章 酒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二九二章 酒局

    “兄弟,你这招数对,但你上那一步可上慢了,上慢了鬼子就跑了。”一名西北军的士兵正在和铁锁探讨刀法。

    那铁锁也是虚心受教,忙按人家所说又重新演练来过。

    此时原本摆在院子里的喝酒的桌子都已经撤了,院子里竟变成了演武场。

    31师和军需处的士兵们已经在在探讨如何打鬼子开始切磋武艺了。

    迟成峰在主持完这样一个喝酒的简单仪式后,就和自己几名下属军官还有军需处的几个头进屋里喝酒了,院子里只留下刘思汉等几个军官看着。

    部队喝酒那也是和平常人喝酒是不一样的,虽然说迟成峰有令,也不可能敞开了供应,一个士兵也就给喝一碗罢了,至于不能喝的就自有好酒的代劳。

    但即使这样无论哪方的士兵都已经很知足了,人适应环境的能力总是很强的,当战斗和修筑工事的劳累成为常态,能活下来就是幸福,更何况还可以吃点小菜喝点酒呢。

    31师的士兵多数都很老实,你看杀敌时那是十分勇敢但坐上酒桌上却都拘谨,31师的士兵们的酒很快喝完主食也都吃过,但还不能散场,因为长官还没有命令。

    倒是以粪球子为首的军需处的士兵们活泛起来,因为他们这支部队和别的部队还不一样,他们守纪律那是全靠自觉的,每个人都养成了习惯,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也自然知道这样的场合本就是让大家来放松的,于是就主动和那西北军搭话。

    这些西北军士兵里既有夜袭打反击时给军需处当向导的,也有那天看着霍师长的儿子带着他那一个连放倒了中央军一个营的。

    西北军本就有好武的传统又佩服军需处人的本事,现在师长都说了咱们是兄弟了,自然便有了很多共同语言,同是打鬼子的劲旅产生共鸣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于是就各自谈起战斗的经过,谈起了破锋八刀,谈起自己所会的武艺。

    那好武之人光说哪行?那就动手切磋吧,于是在外主持纪律的刘思汉便进屋向迟成峰请示。

    迟成峰虽说让大家喝酒但也知道这些酒对于士兵们来讲也就是刚刚好,所以自然不怕闹起事来,反而说那就去给他们拿些大刀过来,玩开心些。

    于是这院子里就变成演武场了。

    西北军的士兵擅使大刀,而军需处的士兵多是霍小山收的两淮子弟那也是有尚武传统的,于是一时之间,偌大的院子里龙腾虎跃好不热闹。

    听着屋外传来的士兵练武呼喊的声音,迟成峰也不以为意,屋里酒已喝到半酣的他反而觉得此时的自己方找回年轻时一群兄弟热血杀敌的感觉。

    西北军主官不说话,下面的军官自然没有人去制止士兵们,而霍小山他们更不会制止,倒是沈冲听得人家练武心痒难忍却又舍不得酒左右为难,霍小山自然知道他啥样也不吭声就瘪着嘴在那里乐。

    “小山你在笑什么?”迟成峰今天高兴,见到故人之子有如此本事又怎能不开怀,称呼上已经变成了对晚辈昵称

    霍小山笑了,迟成峰问话自然不能不答,便一指沈冲道:“我笑他呢,这可是我们军需处打架的祖宗!见人家外面比武他手痒了呗“

    霍小山这么一说,军需处在座的郑由俭和憨子都笑了,沈冲自己也笑了。

    “少埋汰我,有你霍小山在我算什么打架的祖宗。”沈冲叨咕道,他和霍小山说话那是军需处里最不客气的,谁叫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呢。

    “手痒那就去比划比划呗。”迟成峰笑道,今天的迟成峰在他的下属里的原本冷竣严肃的印象竟已经完全被颠覆了,从他那看霍小山那种看子侄辈的眼神中就完全可以看出他的开心。

    “嘿嘿。”沈冲笑着看着那碗里的酒却终究不好意思说出来。

    霍小山很大声地假咳了一下却依旧只是笑就不说话。

    这把沈冲可气坏了,心想你霍小山现在学的可比原来坏多了,刚开始你可不这样啊!别人我不敢惹我还不敢惹你?当时仗着酒劲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就拿了根筷子就想往霍小山头上打。

    “你敢打我?不是我威胁你,你明白打我的后果吗?”霍小山一撇嘴,就在那坐着,眼看那筷子就要点到霍小山的鼻尖上了,却终究是停了下来。

    桌上的人见此一幕都是哈哈大笑。

    “你多大了?小孩儿啊?有啥想法非得我替你说啊?”霍小山这回倒是提点了沈冲一下。

    沈冲一想也是啊,他不肯替自己说那我还是自己说吧。

    于是就冲着迟成峰站了起来,啪地打了个立正又敬了个军礼说道:“报告长官,我可以端着酒出去看他们练武吗?”

    迟成峰这才明白霍小山和这个明显和霍小山关系非同一般的士兵之间在打什么哑谜,于是也笑了,就道:“这能算什么大事,去吧,去吧!”

    “是!”沈冲笑了起来,却是一手就要过了旁边负责给众人倒酒的勤务兵手中的酒坛子,给自己满满倒了一碗,端了起来就向外走。

    “报告长官我也去!”憨子也站起来说道,他本就不喜多言,是被霍小山抓来到这儿坐陪充数的,他啥时候和人家一个管着近万人的师长一桌吃过饭喝过酒啊,心里那是觉得老大别扭了。

    “去吧,去吧。”迟成峰笑道

    “把你那碗酒也给他端着。”霍小山笑道。

    “是。”憨子答应了一声也出去了。

    这时就听屋外院子里哄地一声,为啥,沈冲出去了啊,军需处士兵一看都乐了,有这打架的祖宗出来那热闹事就多了。

    “嘿嘿,我也去。“郑由俭也站起来了,他可没有敬礼的习惯,却是双手抱拳向着迟成峰深深一揖,也端起自己喝剩下去的那半碗酒哧溜一下跑出去了。

    论岁数郑由俭也只是比迟成峰小一点,人情世故可不是不懂,人家叔叔与子侄聊天,自己掺和着没意思,再说迟成峰的官衔可比他高,他虽说一向是自来熟但也绝不会同一个和比自己官衔高的人去开玩笑,倒远没有和自己那些军需处的人疯在一起没老没少、没大没少、没羞没臊的来得开心。

    郑由俭那一揖惹得西北军军官们又是一阵笑,他们自然已经是了解了郑由俭的背景,心道怎么就能冒出来这么一个奇葩人物。

    于是霍小山便给迟成峰讲了自己加入军需处的经过,却把自己在军需处所参加的战斗上的事一略而过,然而却最后告诉他们,你们可别小看了我们这个军需处的主任,他胆小不假,但他在打炮上那可真的是有天赋的,尤其在测距上有天生的敏感性。

    众人正说着呢,刘思汉一路小跑进来报告道:“师长,集团军司令部电话!”(未完待续。)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二九二章 酒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3739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