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于坏水登门-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十章 于坏水登门

    当西方天际最后一丝红晕消失在地平线那里,小小的县城终于被夜色笼罩了。

    县城中心那里有两盏探照灯的光柱在晃来晃去,那是驻县城的日本人这两年修的炮楼,那灯光反而衬出了它所不能到达的地方更是一片漆黑。

    时下已过夏至,由于小县城所处的纬度的原因,天黑的还是很晚的,但黑下来后整个县城就处于了安静之中,除了偶尔的狗吠,便只能听到唧唧的虫鸣。

    这时,一盏马灯的光晕从街道的南端出现,缓缓向北移动,拖出两道长长的人影,这是开始值夜巡逻的警备队的人。

    “非得巡什么夜,这大黑天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其中一个岁数大点的道。

    “还不是抗联闹的,让老子不得消停。”另一个接口。

    “少提抗联,人倒不少可那几条破枪能打得过兵强马壮的日本人?!咋折腾那是他们的事,可折腾的老子却不能搂媳妇睡觉!”

    或许在说话的这人看来没女人搂着可睡是件很痛苦的事。

    “嘿嘿”另一个坏笑起来,“就你那媳妇那么胖,有什么好?!”

    “你懂个屁!窑子里的娘们儿哪有自家的媳妇儿知冷知热?再说了,胖咋滴,胖才摸着软腾,象大白馒头一样,唉、”那年长者还叹了口气,仿佛真为自己的胖媳妇儿独守空房感到奥恼。

    他的同伴嘿嘿坏笑着,脑子里仿佛浮现了一头瘦牛在一座肉山上耕耘的场景,那场景令三十多岁依旧还是光棍的他一阵恶寒又一翻艳羡。

    那年长者听出了他那嘿嘿声中别样的意味,心中不悦却也不能多说什么,毕竟人家只是嘿嘿。

    光棍的眼神扫过街道两旁漆黑的房舍又道:“也不知道这屋子里有多少人家在忙那点事,嘿嘿,咦?那家咋亮着灯?”

    这是一户独门独院的人家,从院门的缝隙里透出一线灯光。

    “大半夜亮灯非奸即盗,嘿嘿,老子今天就搅了他者的好事!”他嘴里说着这话,只是内心想着的绝不是“盗”,试问有谁见过明火执仗的偷盗呢?而是“奸”,破门而入说不定能碰到啥看到了会让自己长鸡眼的香艳场面。

    这些天他手头紧,去窑子里找乐子那里的娘们儿都不待见,直令他憋着股无名之火,于是他就把这股邪火撒向了这半夜仍燃着的灯火。

    他不再犹豫举手就去砸门,砰砰砰的砸门声在寂静的街巷里传的很远,引起一片狗叫声。

    “嘿嘿,要是我就不去砸这扇门。”待得门被砸响后,一直在他身后冷眼旁观的那个岁数大的同伴才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说什么?啥意思?”那砸门的没听明白。

    就在年长者嘿嘿笑着正要说什么之际,小院内屋门嘎吱一响,显然房门已被推开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句怒骂声“哪个龟儿子瞎了你的狗眼,敢来砸老子的门?!”

    “喔槽,挺狂啊!老子是警备队的,开门!查夜!”

    “警备队的很牛吗,明天我就去找你们那个搅屎棍,敢来砸我于得水的门?!”

    “哟!胆不小哇,敢喊我们队长的外号?等等,等等,你是于坏……不,不,于队长啊!真是,嘿,你看这闹的,我们搞错了,对不住!”这个警备队员才反应过来,一个小县城罢了,于得水的声音他还是识得的,忙不迭的前倨后恭,这肠子都悔青了,我******惹谁不好,我偏惹这于坏水啊!

    “还不快滚?明天再找你算账!”于德水接着骂道。

    “小的这就滚,就滚”这个倒霉家伙忙转身就走,还能听到于得水在骂瞎了狗眼的东西。

    待走的远些,他才埋怨一直在旁偷笑的那个年长者:“你早知道于坏水在里面是不?”

    “我哪知道。”年长者一脸无辜,“我也是猜的,前两天才听说于坏水和这片住的一个小寡妇好上了,谁让你手那么急?!”

    “我看你一定知道!”年少者依然不平。

    “别整没用的。”年长者不乐意了,“门是你砸的,可于坏水追究起来我不也跟着吃锅烙?”

    这句话一下把年少者说没词儿了,只能自认倒霉。

    “不过那小寡妇长的那可是相当水灵的,我见过两回,那小腰,那******,啧啧…”此时年长者显然忘记了自家的胖媳妇儿。

    “快说说,快说说!”他这两句话明显勾起了年少者的兴趣,讪笑着凑了上来。

    ………夜色中传来两个男人****的笑声。

    而此时,于得水早已返身进还点着洋蜡的了屋,正赤精条条地斜靠在炕上,怀里搂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女人。

    那女人比于得水小好几岁的样子,长的也还周正的脸上还有着疯狂过后未曾消逝的红霞,由于被搂着原本浑圆的****被挤变了形,细腰带着曲线连绵着肥美的屁股,于德水的手此时正在揉捏着。

    “那里就是肉多呗,搞不懂你们男人有啥可摸的,上回都让你掐青了现在刚好。”那女人娇嗔着。

    闻听此言,于得水反而高举着手在那女人肥臀上又清脆地拍了一巴掌,女人身子疼的一颤,气道”作死呢你!”伸手在于德水的命根子处轻扭了一下。

    于得水哈哈大笑,翻身坐起,伸手去拿扔在炕沿上的裤衩子,自顾自套了进去。

    “你又走,大半夜的,就在这睡吧”那女人挽留。

    “最近抗联又闹腾起来了,我事多!”于得水答。

    “一个大男人就说怕死得了。”女人毫不留情地揭穿他。

    “怕死又不可碜,”于得水也不恼,“要是不怕死,不机灵,前几年那个半夜我就让人家咔嚓了!”

    “是那回半夜日本人军营进人的事儿?”女人奇道。

    “可不咋滴,那家伙可是真不怕死,也确实是条好汉,要不是我机灵先把枪扔了举起手来,我这条命算交待了,那家伙,大刀片子一抡,砍日本人的脑袋就象剁西瓜似的,连飞了四五个!那刀带着血就贴我脖子上了,幸亏我说了咱中国话,否则,嘿嘿……”于得水提起那个夜晚依旧心有余悸。

    于得水穿好衣服,低头间见那女人正边听自己说话边给自己系衣服上的扣子,或许听得紧张,胸前那两团丰盈兀自颤着,于得水心中一动,伸手又在其中一个****上一掐,在女人的一声娇啼里,他伸手拽出掖在枕头下的盒子炮,大笑着转身向着房门就走。

    那女人忙追上,“喂,你答应我的缎子呢?”

    “等我明天收了老容家的铺子,老子给你弄一捆来。”话声里于得水已是出了院门。

    那女人说于得水怕死是一点不假的。

    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于得水之所以被老百姓叫于坏水,那就是因为他亏心事做的太多了,欺男霸女图财害怕的事是一桩又一桩,更何况他身上还背负着十来条抗联的人命呢。

    自打有一回他险被抗联堵在窑子铺里侥幸脱险后,他就再也不在外面留宿,不管多晚都要跑回到他的队部去住,原因只有一个,那队部紧挨着日本人的炮楼。

    已过午夜,没见星斗,想必是阴天。

    于得水虽然回忆着和那女人的颠鸾倒凤来壮胆,却也总是觉得自己后面有动静,尽管他知道那是自己又疑神疑鬼了,定是自己皮鞋踏在石板上带来的巷子的回声。

    他开始恨自己平时为了耍威风穿皮鞋了,声音这么响,明天就脱了,找双懒汉鞋套上。

    一阵小风从街道吹过,于得水忽然听见身后有巴嗒巴嗒的声音,心中一惊,忙抽枪靠到墙边向后看去,夜漆黑,什么也知不到,而那巴嗒声也随风过而停止了,于得水长吁一口气,定是哪家窗户纸破了才被风吹出这个动静,他刚转过他,身体却突地僵在原地了,因为有一个冰凉的铁器正顶在他的咽喉上。

    “好汉饶命!”于得水反应很快,而右手本能地去抓枪套里的盒子炮,但他就觉得喉头一痛,那锐利的铁器显已是刺破了皮肤,而别人一只象铁钳样的手已是掳去了盒子炮。

    “好汉有话好说。”于得水虽然害怕却并未乱了分寸,因为这种情况他原就遇到过,且由于怕死想过了几种临危处置的办法。

    由于已近街中心,借着远处探照灯的微光,发现持械对己的是一个瘦削欣长的人。

    “转过去!”那人沉声道。

    这声音听起来挺年轻啊,于得水暗想,边缓缓转身,他感觉到由于自己的转动那原本逼在喉咙上的锐器已脱离开了。

    他暗道好机会,刚欲俯身摆脱,却觉得后脑被重重击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十章 于坏水登门》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73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