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0章 滇军验伤-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二0章 滇军验伤

    禹王山后方军营里,大胡子旅长领着在麦田与日军血战后归来的滇军士兵默默肃立着,而霍小山也带着军需处的士兵自成一个方阵静立在他们旁边的位置上。

    他们的前方站着两名军官,一名是滇军60军的军长,另外一名则是穿着中央军服装挂少将衔的一名将领。

    他俩的后面还是站着滇军和中央军的几名军官,而其中一名中央军军官身材干瘦三角眼薄嘴唇天生一副刻薄相,赫然竟是军需处的正主任复良才。

    此时那60军的军长脸色很不好看,而他旁边的那位中央军的将领则是一副苦笑的表情。

    那60军军长眼见得自己手下的滇军士兵已经是列好队了,张口说了一句话却把也在下面听着的霍小山他们都弄楞了,因为他说的是“所有参加此次战斗的将士把上衣脱了,验伤!”

    军需处的人面面相觑,都看出了己方所有人眼中的疑惑。

    验伤?验什么伤?刚从战场上下来就被叫到了这里,也不让上药治疗伤员,却到这里来验伤,几个意思?

    霍小山他们自然不懂,何况人家下令的是滇军的长官,自己虽然来听调遣那是来打仗的,至于这种命令自己执不执行都无所谓的事。

    更何况霍小山搞不明白那个复良才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按隶属关系来讲,即使执行这个莫名其妙的验伤命令,那也得是中央军下的。

    所以霍小山站在那里就没动,霍小山没动军需处的士兵们自然也不动,他们就在一边瞅着,眼见滇军士兵已经开始脱去上衣了。

    刚才麦田里的大战,那是以白刃战为主,从人类战争史上来看,白刃战最为原始,也最为血腥。

    滇军士兵们这一脱上衣,可就看出来了,回来这几百人里竟然有一半以上是带伤的,或轻或重。

    轻者明显有刺刀的划痕,出血后又与外衣粘在了一起,血已止住,只是这一脱衣牵动伤口,又有血滴渗出。

    重者身体非要害部位却是已经被日军的刺刀从前穿过,那血仍在涔涔流出。

    当然这轻伤重伤都只是刺刀带来的,还有的士兵脸上血迹模糊的,有鼻梁骨被打断的,也有被毁了容的,各种伤情不一而足。

    但滇军士兵他似乎对军长下达这样一个命令虽有诧异却绝不如霍小山他们疑问重重而且脱衣之时牵动伤势,竟然没有人发出呻吟之声。

    这个很不容易,人在拼杀之时全部注意力都在如何杀死敌人身上,所以自己有时受伤却未必察觉。

    而现在脱离战斗状态,那疼痛便极难忍,正因为如此三国时代关云长刮骨疗毒悉悉有声而他则是谈笑自若地下棋才成为千古美谈。

    此时见众士兵脱衣已毕,那60军的军长对着中央军的那个少将冷冷说道:“汤将军请验伤。”

    这位汤将军依旧苦笑,嘴上说道:“战区司令部有令,龙将军得罪了。”便真的向这些刚刚血战而回的士兵走来。

    这位汤将军显见也是打过仗的人已经是收了脸上的那丝笑意,眼神变得郑重起来。

    而那些个子并不高的滇军士兵一个个依旧立得笔直,尽管有人身上伤痛厉害痛得发抖却绝不肯在外人面前丢了滇军的脸面。

    这位汤将军一个一个地从士兵身前走过,显见滇军士兵的坚强已经是触动了他,他加快脚步眼神锐利地扫过面前之人便直奔下一人而去。

    一会儿功夫已是验看完毕,回到那60军军长面前说道:“龙将军汤某佩服多有得罪!赶紧让这些士兵疗伤去吧。”

    然后又回头却是对复良才说道:“复主任你抓紧把云南白药发下去。”

    复良才正应了声“是”的时候,却有人大声说道:“报告军长我的伤还没有验!”声音洪亮掷地有声,却是那个大胡子旅长。

    他说完这话也不待军长批准,已是一扯身上已经破烂的军装,就听哧啦一声,已是胸腹皆露。

    他的伤势与别人的又自不同,但见胸腹之处或划或刺竟有十多处伤口,最大的伤口是在肋骨处,一块肉显见已在白刃战中被日军刺刀挑去,竟是已经露出肋骨来了,只是那肋骨为血所染变是鲜红刺目!

    这大胡子旅长在军中自然也是拼刺好手,但若让他象霍小山那样在白刃战中担当灭火队员的角色却终究还是差了些,在多次营救被日军包围的士兵之际,这次战斗竟已是让他平凭多处伤口。

    “报告军长,我没有违反咱彝族的军规,只是卑职无能,1081团已是伤亡过半,未能将他们全部带回冲出敌阵,望军长责罚!”

    “责罚什么?胡言乱语,快去治伤。”60军的军长嗔道。

    “是!”大胡子旅长赤膊敬礼,还未待挪步,人却已是摇晃欲倒,亏得他身后的一名士兵伸手扶助。

    “拿担架来,快抬着去医疗所!所有有伤的赶紧去敷药!”60军军长吩咐道。

    这个早就该下达的命令现在才下,原本还站得笔直的滇军士兵们登时内心原本强挺着的那股气一泄,又有数个伤重的人直接摔倒在地上。

    现场立刻一阵忙乱,待得滇军团这些伤员全都去了医疗所之后,却只剩下滇军未伤者与军需处这些人依旧笔直地戳在原处。

    此时那位汤将军却已是踱到了他们的面前,他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这些士兵。

    心道就这么一个小小军需处的后勤连怎么就能挑起这么大的风浪来呢,弄得各系军队都为他们求情,使得中央军现在在如何处理他们这个问题上都是骑虎难下了,自己真得好好瞧瞧呢。

    他首先看到的自然是站在最前面的霍小山。

    嗯,这个士兵与众不同,仿佛刚用血洗过澡,不见本色唯有殷红!

    而他的军装也有特色,已经如大街上要饭之人所穿的乞丐服一般,衣服和裤子竟然已经被刺刀划成了细条装。

    若不是还有武装带和斜挎着的盒子炮的背带绑缚,那细条肯定会随风起舞,真是要多拉风有多拉风了。

    然而就是那细条之上竟然还有或大或小的孔洞,显见那是刺刀扎的。

    衣服咋眼自然先看衣服了,而下一下步那汤将军自然把眼睛看向对方的脸,脸上依旧是一片殷红,唯有眼神显得淡定从容。

    他那眼神都弄得那汤将军一楞,心道这是什么眼神?

    说对自己不尊重却很有一个士兵见到一名将军的规矩,可说敬畏却也没有看出来一丝一毫,整个就是一个秋水无波可映星月的感觉。

    那池将军来之前也跟别人打听了,知道这个后勤连能变成一只会打仗能打仗的队伍就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小兵级的“连长”叫霍小山的,显见这人就是。

    或许有过人之举必有过人之处吧,人家那眼神虽然对自己没有敬畏但也没什么不尊重,那汤将军暗想。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二0章 滇军验伤》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4351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