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0章 唯一的幸存者-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五0章 唯一的幸存者

    燃烧的房盖、升腾着的火焰、冲天的浓烟为背景,一名日军士兵双手将步枪挑起,而那枪刺上正挑着一个血流如注却犹自哇哇痛哭的中国婴儿。

    侵略者的嘴脸是狰狞的,他正桀桀怪笑着双手用力要将那婴儿甩入到燃烧的火头中时,却看到了风一般已经跑到他身前的霍小山。

    那日军士兵略楞了下后反而更加凶残地笑了起来,嘴里用日语喊着“来,一起杀死支那的贱民!”

    然后他的笑容便僵硬了起来,霍小山掩在身后的雁翎刀已是闪电般刺穿了他的小腹!

    霍小山双臂用力一搅,那锋利的雁翎刀竟贴着他的肋骨横切了出来。

    瞬间,日军士兵倒下,那个被他枪挑着婴儿在落地之前已是被撒手弃刀的霍小山伸腰接在了双臂之中。

    只是那婴儿已没了哭声,原本稚嫩的小脸上犹自沾染着血迹,霍小山手探时鼻息已是全无了。

    “啊——”霍小山身后的士兵们无疑也看到了这悲惨的一幕,他们所有人都已是热血贲张愤怒地高喊着,跃过了霍小山便向那些或杀人或放火的日军扑去。

    那些日军士兵在霍小山放倒了那名枪挑婴孩的士兵后才醒过味来,这些穿着帝国军装的人竟然是支那军人伪装的,但仓猝之下又如何架得住军需处士兵的冲击?

    憨子向一名正向一处房舍放火的日军士兵冲去,那名日军眼见一个粗壮的中国士兵已冲到了他的面前,举枪招架已来不及了,便将手中正握着的火把劈头向憨子打来。

    憨子却已是将手中拿着的那挺歪把子机枪倒抡起来。

    枪到第一下火把从日军士兵手中飞出,枪到第二下那名日军士兵肩头被砸便倒在地上。

    他还欲挣扎,却是已经有三把刺刀同时将他钉在了地上!

    沈冲小石头他们侦查班的人在和霍小山冲到村口时已是分路了,他们没上主道,却是贴着村边的房舍疾跑。

    战斗是有分工的,因为愤怒却忽略了命令只是莽夫。

    既然霍小山命令了侦察班注意包夹那就必须先跑到位。

    小石头跑到村那头时却见一个穿红衣的小囡囡拼命向外跑着,后面追着两名日军。

    那两名日军见斜刺里竟包抄过来几名“同伙”兴奋地大叫起来。

    那小囡囡见前面又来了“日本鬼子”想再拐弯却又如何来得及?

    眨眼间却已是被最前面的那名“鬼子”舒臂一搂抱了起来。

    那小囡囡虽小性格却极坚强,却是伸嘴一下子就咬在了自己认为的“小鬼子”的肩头。

    小石头痛得大叫一声却并没松手,反而柔声说道“别咬大哥哥!”

    那小囡囡囡一楞,看着小石头肩头上日军的肩章面现疑惑却终究没有再咬下去。

    而此时那两名日军士兵也已经觉察出不对了,眼见对方人多,扭头欲跑却已是晚了,那一楞神的功夫已被侦察班的士兵直接圈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一名日军士兵问道。

    “杀你们的人!”沈冲用日语答道,随即手中的三八大盖一振吼道“杀了!”

    一声齐吼的“杀”里,十来名士兵手中的步枪齐齐刺去。

    由于这回军需处士兵是伪装日军,手中用的可都是缴获的三八大盖,那日军原本三八大盖长于中正式步枪的优势便已荡然无存。

    那两名日军向前刺杀的步枪被分别架开之际,后面中国士兵的枪刺已是扎透了他们的身体。

    而百分之一秒的时间未到,前面架开他们步枪的刺刀也已是从前而后透体而过,原来前面招架的士兵用的都是打压刺的技法。

    郑由俭带着自己手下的掷弹兵却是从村子的另一侧去包夹的。

    只是他自然没有沈冲跑得快,非但没有沈冲跑得快连其他掷弹兵那也是跑不过的,他便跟在了最后头。

    可在跑过两幢房舍中间的时候,他一扭头却看到两名日军从浓烟弥漫的夹道中捂着嘴鼻蹿了出来。

    原来那两名日军见机得快,发现后来的这些人竟然是中国军队假扮的,眼见对方人多却是顾不得那夹道中浓烟呛人便横穿了出来。

    由于被浓烟遮住了视线,郑由俭看到对方时也只有几步之遥了却如何来得及现喊跑过头的掷弹兵?

    郑由俭从来没打过也没练过白刃战,他既没拼过刺刀也没抡过大刀,手中的武器却是一把加拿大撸子。

    眼见那日军边跑边在擦呛出来的眼泪,郑由俭虽然胆小些但反应可不慢,否则他也不可能把掷弹筒玩得出神入化了。

    他抬手便已将手枪指了上去,食指扣着扳机连做了两个一扳一松的动作,已是“啪啪“两枪正打在跑在前面的那名日军的脸上。

    手枪子弹却能有多大冲击力呢?

    那日军被击中了却也由于前冲的惯性便仆倒在了郑由俭的脚下。

    郑由俭见那日军倒地与脑后壳正在自己的脚下,钢盔之下已经有血流出,他就感觉身子一麻腿就软了。

    而此时第二名日军也已发现前方有敌人了,端着手中三八枪冲着郑由俭就是一个扑刺。

    郑由俭正腿软呢,又见雪亮的刺刀扎了过来,“妈呀!”一声就坐在了地上。

    那日军急于保命冲的却是猛了,刺刀贴着郑由俭的钢盔顶部“铮”的一声就滑了过去,而人却已是快把坐在地上的郑由俭骑上了一般!

    这时郑由俭本能之下手中的加拿大撸子再次举起,恰顶在了日军士兵的裆部上。

    郑由俭闭眼咬牙,连开三枪,那日军士兵惨叫一声便趴了下来,却正压在了郑由俭的头上,一下子就把郑由俭压躺下了!

    战斗发生的太快,跑在前面的掷弹兵听到头两声枪响就往回跑,跑到近前正是郑由俭第二通枪响之际。

    眼见郑头儿被鬼子士兵压在下面了,谁也没看清啥情况都是吓坏了。

    都忙齐伸手把压在郑由俭身上的日军士兵拉到一边,嘴里还一个劲儿地喊着“郑头儿”。

    此时郑由俭却“扑楞”一下子坐了起来,从钢盔到脸上已是蹭满了那日军士兵刚流出来的血。

    而此时的郑由俭却由于这冷不丁的刺激已不再晕血了!

    只见他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伸手一抹脸上的血,冲着那躺在地上热气未凉的日军士兵的脸上狠狠就踹了两脚,嘴里骂道“日你马马的怂,要是日本花姑娘的血老子也就认了,偏是你这断子绝孙的玩应的,硌应死老子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五0章 唯一的幸存者》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6704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