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二章 当习禅的忍士遇到不安常理出牌的禅者(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六二章 当习禅的忍士遇到不安常理出牌的禅者(一)

    当南云忍把目光终于从自己身上挪开的时候,慕容沛才不由得吁出了一口气,她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腿有些发软。

    慕容沛明白,眼前这个日本人已经看透自己脸上的颜色那是做了假的。

    而南云忍此时却又把目光看向了沈冲,沈冲却毫不犹豫地与他对视着。

    沈冲的目光里充满了战斗的炽烈,他将重心放低,脚下站着丁字步,双拳已经捏紧,此时他全身紧绷蓄势欲发的样子就象一只即将扑出的猎豹。

    南云忍对沈冲那战意满满的目光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他在前几年的时候也曾拥有着这样的目光。

    那种目光是种自信,是种有去无生的勇气,也可以说是对战斗的一种偏执。

    终于南云忍又把目光挪向了霍小山,他知道这个人才是自己的大敌。

    这个看上去并不是斗志昂然的对手在别人眼里看来只是一个平常人,但却总给南云忍如芒在背的感觉。

    南云忍也是习禅的,他更相信禅者的直觉,因为他从这个年轻人身上感受到了更深的禅的意味。

    这个对手必须是自己的,自己的手下肯定是对付不了的。

    在南云忍的眼里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支那年轻人的眼神是奇怪的,那眼神仿佛能洞彻自己一切的想法与念头,而却又表现出了对自己浑不在意。

    那个支那年轻人的身体只是站着,对,就是象平常那样站着,仿佛很松懈也没有任何蓄力。

    但南云忍却知道这人现在哪怕只是躺在自己面前一条懒洋洋的绳子,可只要自己敢出手击中它其中的一点,那么自己肯定就会受到那来自绳子两头两端迅雷不及掩耳的鞭击。

    这样的眼神这样状态的人他没有见过,但他却听自己在寺庙里的师傅说过,那是武中的禅者。

    支那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啊,支那人中真的是藏龙卧虎啊,南云忍心中感叹了一声。

    以上便是南云忍作为一名修禅的忍士对同样习禅有成的霍小山的独特领悟。

    南云忍的手下很奇怪自己的上司已经看对面三个人有一会儿了却为什么不动手。

    他们此时已经将对面三个人半包围了起来,每个人已是一手执刀一手握住了从那包裹着的布里所露出来的刀柄。

    他们在临战危机意识上尚及不上沈冲,自然也体会不到南云忍所能体会出来的东西。

    “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让我们过去吗?”打破静寂的是霍小山。

    如果是他自己他自然不惧怕任何战斗,但现在不一样,身后还有慕容沛。

    “你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南云忍反问道。

    他识很多的汉字,他在寺院里的时候读了很多中国的古文,因为他要学忍他要习禅,只有博大精神的中华文化才能给他以指点。

    但在讲话上就差了许多,他的汉语在语音上有些生涩,因为他没有那么多机会去练习。

    “自然是从来的地方来到去的地方去。”霍小山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然后也不理南云忍对自己这根本不算回答的回答是什么反应,而是一扭头看了眼沈冲。

    这个时候说话的人的每个动作都是众矢之的,沈冲自然也看到了霍小山意味深长的目光。

    就在这时霍小山却是把眼睛看向地面了。

    沈冲便追随着霍小山看去,一张桌腿内侧是霍小山的一只脚,而此时脚尖轻轻一挪却是借着那桌腿的遮挡指向了正前方的南云忍同时还飞快地翘了一下。

    “你们中国有句名言,叫打开窗户说亮话。”南云忍继续用他生涩的汉语说着,他现在已经认定这几个人就是自己所要追踪的目标了。

    那个看不透的年轻人武功自己不知道,但在禅意上深不可测。

    那个战意炽烈的年轻人是少见的武功高手尽管他在境界上还不如自己。

    关键是那个女孩,那样优雅的身材那明显被掩饰过的精致的面庞还有那硬扛自己一个习禅忍士目光的定力,和妹妹织子太象了,那是搞间谍当细作所必须的。

    关于这个女孩,织子在派人向自己求救时提过她的名字,织子说自己是栽在了那个女孩的手里的。

    支那之地藏龙卧虎不假但眼前这样明显出色的人物也不可能象大白菜般遍地都是,这样的背景这样的人物这样的时刻,不是自己想要找的又能是哪一个?

    虽然这只是一种推测,但南云忍却找不出他们不是自己所要找的人的理由。

    于是南云忍就把自己知道的这个名字报了出来说道:“慕容,你能告诉我我妹妹织子在哪里吗?”在南云忍的紧紧盯着的目光之下,对面的三个人竟然没有什么反应。

    这是要拒不承认吗?

    南云忍不禁对面前的三个人有点失望。

    男人喜欢找红颜,女人喜欢找蓝颜,为什么?无非就是那些自以为是情感动物的人们因为心有灵犀一点通,因为这样的人在一起说话不累。

    虽然南云忍知道对面是自己生死的敌人,但如果他们拒不承认可真白瞎了自己对他们的高看一眼呢,那也太无趣了吧。

    可就在这时霍小山却笑了,就听霍小山面带讥讽地说道:“你还记得我刚才回答你的那句话吗?别说你不懂哦。”

    南云忍不由一楞,刚才你回答我的那句话?刚才那句话是“自然是从来的地方来到去的地方去”,南云忍的脸色已经变了。

    而偏偏就在这时,霍小山又说话了:“别以为我说的是什么此身来之于尘土复归于尘土之类的屁话,我要说的是,她从娘胎里出来后现在又赶着去投胎了!”

    南云忍在听清这句话的一瞬间怒了,面红耳刺地怒了!太阳穴上的青筋都已经明显跳了起来。

    他腰向前伸臀向后坐腿筋绷直脚尖翘起,握着刀柄的手已经是借着长身的功夫只那么一拉,只见刀影一闪,一招拔刀式在出鞘之际已经是向霍小山的脖颈撩去!

    但迎接他那道刀光的却是斜刺里飞过来的一把铜茶壶,刀光闪过,那铜茶壶已是被“锃”地一声劈为了两半!

    茶壶那是沈冲掷过来的。

    刚才霍小山暗示了下沈冲的动作那意思却是让他来挡南云忍,有那铜茶壶一阻的刹那,霍小山已一拉身后的慕容沛奔着那饭堂的窗户而去。

    两名把站在窗户向的日军武士见霍小山已冲过来了忙齐齐双手举刀迎头就向霍小山劈来。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六二章 当习禅的忍士遇到不安常理出牌的禅者(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7237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