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五章 双方摸营(一)-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七五章 双方摸营(一)

    双方就这样在这丘陵区域你挡我追,一直打到了天黑的时候才脱离了战斗。

    日方士兵伤亡了近百名,对方伤亡多少南云忍不知道,但他知道肯定比自己小的多。

    因为对方开完枪后跑起来就象这山地里的野兔一般快,对方所有人员都是只打一枪就跑。

    往往这面刚露头的士兵听到枪响看到对方射击产生的硝烟便连人影都看不着了,而等冲过这个山丘也依然是这种局面只见硝烟不见人。

    狡猾得象兔子一样的支那军队让他很是恼火,不过让南云忍唯一感到高兴的是,对方是真的跑不动了,脱离战斗接触后派出的斥候报告,对方并没有跑远,竟然已经开始升火做饭了!

    看来自己还是有机会消灭这支支那部队抓到那几个杀妹仇人的,还真得好好想想办法,须戒急且用忍,南云忍开始闭目构思作战方案了。

    霍小山领着自己的队伍还真的没有走远,正如南云忍所猜测的那样,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跑不动了。

    但有一点是南云忍没有猜到的,那就是霍小山他们快没粮了!

    霍小山他们也就是在那支皇协军那里弄到那么点粮,而现在一下又招了一个营的新兵,那点粮哪够吃啊?

    日军斥候远远地看见霍小山他们的临时营地冒起了四处烟气就回来报告了,却不知道有三处烟气那架在火上的铁锅确时是有的,只是里面烧的都都只是水罢了。

    这三口锅自然是霍小山他们从那些被他们缴械了的皇协军那里弄来的呢。

    没有粮吃怎么办,要是后面没有日军追击,霍小山倒是也可以带人满山野地挖野菜打野味,总是要给肚子充饥的。

    但现在哪敢哪,日军可就在后面盯着呢,于是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也只有一招了,那就是晚上去日军营地偷袭抢米回来。

    那三口烧着白水的锅正是霍小山怕己方缺粮被日军发现而打的马虎眼。

    在半夜的时候,霍小山带人出发了。

    他同样也派出了观察哨,自然也知道日军在哪里宿营。这回霍小山带了一百人出来,一半新兵一半老兵。

    老兵是摸营搞突袭的,新兵那是扛粮食的,所以这回的新兵都是挑身强力壮的。

    霍小山自然不会带着士兵从敌人防守严密的正面过去,为了出敌不意,不惜多走了一个小时的路程,摸到了日军的身后。

    在霍小山他们这些人看来黑夜之中摸到日军的身后本来是件很费周章的事情,但这回却出乎意料的简单,因为日军在夜里竟然架篝火了!

    那黑暗之中的点点篝火无疑成了夜晚指示行军方向的最好路标。

    但当他们真绕到日军身后的时候才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日军在每隔一段距离的地方都燃起了一堆篝火。

    霍小山他们隐在最近的黑暗之中观察着,他们马上发现了日军点燃篝火的好处。

    因为篝火是明亮的,很清晰地照亮了它周围的空白地带,而越过了篝火照亮的地带后同样是一片黑暗,而日军的宿营地便隐藏在那一片黑暗之中。

    他们这些前来摸营的人面面相覤,因为他们虽然趴在了一个山丘的这一面却已经能借着那火光看到彼此的表情了。

    这怎么过去?谁又敢过去?

    篝火烧的还旺,不提日军肯定安排了轮值给那篝火添加烧材的人,就是明知道黑暗之中的日军都睡着了,可是你敢从那明亮的篝火地带穿过吗?不敢!

    当然也没有什么不敢的,只是那就不是偷袭了那就可以叫强攻了,有了防备的日军你还想从人家营里偷粮食吗?可能性基本为零!

    “把你那条小青带来好了,或许它可以过去不被日军发现。”沈冲低语道。

    小青是霍小山给那条大狼狗新取的名字,之所以叫小青那是为了纪念原来在天坑时助他脱困的海东青。

    其他人知道沈冲这么说也只是发泄郁闷罢了,就是真过去一条狼狗又能有什么用呢?就算它能叼回日军的一支步枪一把军刀,但你能指望它偷回来一袋上百斤的粮食吗?

    霍小山摇摇头没有吭声仍旧观察着。

    一会儿,霍小山便带着几个老兵沿着山丘的棱线低腰跑去,他们必须找到一处日军没有点燃篝火的黑暗之处才可以通过。

    这片山丘相对空阔,山丘上的灌木丛本就长的少,又被日军砍倒了。

    霍小山他们不停地上坡下坡,直到跑到第四个山丘时才发现了中意的通过地点,因为那里有一片树林。

    日军总不可能在树林里点篝火,那样会把树点着的。

    他们也不可能把树砍掉,因为那太费时间了,树还是很多的。

    终于找到可以通过的地方,黑暗之中的中国士兵们面带喜欢。

    “沈冲小石头咱们三个并排在前面,后面的人跟住了,但一定不要超出我们三个左右拉开的距离。”霍小山轻声说道。

    于是,他的话被老兵们一个一个地往后传去,而霍小山沈冲小石头三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霍小山没有叫莽汉走在前面,这家伙偷袭摸哨下手狠辣绝对是把好手,但性子还是有点过去鲁莽了。

    日军能够想到在空旷的地带燃起篝火做了一条人为的火光通明的警戒带,那么在树林中肯定也是有所防备的,霍小山已经对这支日军刮目相看了。

    盛夏之际,那树林里的树自然长得枝繁叶茂,好在树长得还算是高的,枝杈之下总还是有让人通过的地方。

    但就在黑暗之中摸索着前行了一段距离后,霍小山却已经停住了,他忽然将双手交叠并拢放到了嘴边,轻轻地模仿出了一种“别咕别咕”的低叫声。

    这是他们来的路上听到的这里的一种鸟的叫声,他们已经约好了,用这种声音作为发现前面有情况的暗号。

    和霍小山各相隔有着十多米的沈冲和小石头同时停住了脚步,他们听到了霍小山的信号便明白前面肯定有情况了。

    尽管他们也想不明白霍小山怎么会很轻易地学出那种山鸟的叫声,至少在他们听来霍小山那模仿的叫声与真正山鸟的叫声并无二致,真的就象睡着了收拢了双翼的山鸟蹲在枝头发出睡梦中的低语。

    沈冲和小石头各自在树林的黑暗之中瞪大了眼睛向前看着,终于他发现了身下及膝的地方竟然拦了一条细若小指的绳子!

    树林里实在是太黑了,前方日军的篝火所发出光亮能透过树叶的间隙照到这里的也只是有限的几点光亮罢了,对,就是几点甚至连星星点点都算不上的。

    那绳子已经离他们如此之近了,如果没有霍小山的提醒,他们下一步就肯定会趟在那绳子上。

    好悬!沈冲和小石头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头儿到底是头儿啊,无人能及,小石头心中感叹。

    沈冲却没有小石头的感叹,因为他早就对霍小山种种的“神绩”免疫了。

    好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既然发现了就好办了。

    沈冲和小石头人虽然不在一起,所做出的举动却是惊人一致的。

    他们都用一只手攥紧离身边的树木较远的绳子的那一侧,再用匕首将绳子割断。

    这样做自然是为防止绳子一断,不吃力的一侧由于被日军系上了空罐头盒什么的突然坠地发出响声。

    两人手中各持着那绳子慢慢往下放去,在感觉了那绳子挨地的瞬间,他们都感觉到了绳子落地时有物体随之落地带来的近乎于无的轻颤,日军还是在绳子上系了空罐头盒的。

    黑暗之中再次传来霍小山愈发低微的学出的鸟叫声,三个人就又向前方摸索而去。

    又走了几步距离,离日军的篝火近了一点,于是透过树隙的光亮多了一些。小石头发现了一名靠坐在一棵树下的日军的哨兵,此时却是睡着了,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

    小石头绕后潜上捂嘴一刀,于是那日军在睡梦中扭动了几下头便耷拉了下去,好象依然在睡觉一般。

    而这时,小石头也听到了只有十来步远的沈冲的那里传来了很轻微的咔嚓声,他知道那是又一名日军的哨兵的脖子被沈冲扭断了。

    接下来的摸营变得简单起来,霍小山带着自己的人终于从这片没有照亮的树林中潜入了日军的营地。

    那营地里可是一点光亮都没有的,他们放倒了两名值夜的已经睡着了的日军后,便已摸到了日军做饭的地方。

    行军宿营之时,所有军队都会把炊事伙房放到最后的位置上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所以防备已经不严了,毕竟只是伙头军。

    再次悄无声息地杀掉了七名明显是伙头军的日军士兵后,老兵们端起枪向前左右三个方向做着警戒,新兵们则把日军伙房的米轻轻地分成十几斤的小袋,扛起来便向后撤去。

    当走在最后的霍小山沈冲小石头撤到那片树林里的时候,沈冲低声问霍小山道:“用不用搞他一下子?”

    霍小山正要回答,可在这一瞬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因为远处传来了密集的枪声,那是他们宿营的方向,此时他们心中都是一凛,那枪声意味着他们也被日军偷袭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七五章 双方摸营(一)》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7543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