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六章 双方摸营(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七六章 双方摸营(二)

    南云忍带着三十名日军士兵是在后半夜向中国军队的营地出发的。

    这是他天黑之后就一直酝酿的偷袭计划。

    他之所以只带了三十名士兵那是因为他的目标是把那个害死自己妹妹的慕容沛抓回来,同时会会那个禅意比他还要深的支那年轻人。

    如果自己的队全倾巢而出的话虽然战斗力肯定是增强了,但打夜战很容易给自己的人造成误伤他觉得很划不来。

    为了救妹妹织子他派出的百名士兵那可都是家族武士的精锐,可一个也没有回来。

    原本他以为那些人肯定是被滔滔洪水卷走了呢。

    但自打他碰到了霍小山军需处的人后,他忽然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也很有可能自己的人是被这支中国军队给消灭了。

    他必须要弄清楚真相。

    他这支小队所持的武器是一人两把十四年式手枪和一把武士刀。

    十四年式手枪之所以要带两把那是因为南云忍实在是不喜欢这款手枪,因为它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毛病(注:十四年式即中国军民俗称的王巴匣子)。

    他可是带着队伍去摸营的,带着加上刺刀足有一米六长的三八大盖实在是不方便,更何况这三十名士兵其实也都是自己家族的武士,他们用武士刀比用步枪更擅长。

    在夜色中行进了一段时间后,南云忍的小队在己方斥侯的带路下也同样靠近了霍小山一方的警戒线。

    为了执行自己的这个计划他可是派着十多名斥候一直紧盯着支那军队的动静呢,南云忍自然也怕这支支那军队在趁天黑再次远遁,那样在这茫茫大山里想再寻到他们可就难了。

    而此时正负责监视对面情况的那名斥候见自己的长官来了,忙从黑暗中凑上前来向南云忍耳语着。

    本来他们这一组斥候是三个人的,但在跟踪过程中却被警惕性极高的中国军队开枪打死了两个。

    当时三名斥候正浑身插满了绿叶枝条隐藏在一处灌木丛中。

    他的那两个同伴眼见中国军队后撤有一段时间了,便钻出了这处灌木丛,但在刚爬出去的时候就被对面飞来的子弹打倒了。

    硕果紧存的这名斥侯在听到枪声的时候,就看到自己两名同伴的后脑勺都多出了一个碗口般的大洞。

    他还未来得及看到那脑浆血液流出,就听“咔“的一声然后他耳边的一根灌木枝条就断了下来,砸在了自己的头上。

    那是那颗爆了自己同伴脑袋的一颗子弹余势未减地将那根枝条打断了。

    虽然当时他心中一紧,但身体真的的纹丝没动。

    他能做到这点只是因为他是一名忍者,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的忍者。

    当他从小刚开始在家族的安排下修习忍者的时候,他的父亲就给他讲了一个忍者的故事。

    那个故事说一名忍者事先埋伏在一会议室的地板之下,那里召开会议的内容是需要他窃听的。

    他很完美地听到了他所想要得到的情报,但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却要了他的命。

    那是在夏天,屋里双方开会的人本来是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的,但是却总有“蚊儿蚊儿”叫着的蚊子在他藏身的地板上面打转,然后他便被发觉了。

    一把锐利的长矛从上而下刺穿了那块地板把他钉死在了那个只能容下他自己的事先挖好的小洞之中。

    而那个忍者便是他的爷爷。

    好色之徒以勾引良家妇女上床为荣,性格方正之人以败坏家风为耻,武士若是受人侮辱必须拔刀相向以保名节,忍者却可忍一切常人之所不能忍只为完成任务。

    世界观造就了不同的人,而这名忍者便这样无视着那夏日里的苍蝇在自己同伴的鲜血上“嗡嗡“地打着转,而最终以自己的坚忍搞清了中国军队暗哨的位置。

    南云忍带着自己的士兵在这名斥候的指点下很顺利地在黑夜中摸到了中国军队的暗哨身边,就如同霍小山他们杀掉日军的岗哨一样他们也同样杀掉了中国军队的哨兵。

    霍小山他们的营地可没有点篝火,黑暗之中南云忍带着他的士兵摄手摄脚地在横七竖八地睡在地上的中国士兵之间穿行。

    霍小山的士兵们并没有发现敌人已经进入到了他们中间,他们太累了,而南云忍本人及其手下士兵本就和一般的日军士兵不大一样,他们的身手更好他们更擅长近距离格斗也擅长摸营。

    南云忍并不介意用手中的武士刀砍向这些中国士兵的脖颈,但前提是他要先找到那个年轻的支那女子——慕容沛。

    对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来讲,在漆黑的夜里在几名百士兵中寻找出一个女子来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南云忍可以,因为他是修习了禅道的忍士兼武士,就如同霍小山修禅有成一般。

    虽然他们都不可能视黑夜如无物但毫无疑问有着高于常人的敏锐的感知,在山丘的一棵小树下他听到了两名女子要远低于男子的轻微的熟睡中的呼吸。

    于是南云忍让士兵上前,黑暗中两只日本人的手便分别按向了那两个女孩子的嘴巴。

    南云忍的打算自然弄晕她俩,不用管哪个是自己要找的那个慕容沛全扛回去就是,尽管他已经认出了慕容沛却也不介意多弄回去一个。

    但就在这时出乎所有日本士兵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黑暗之中传来了一声“汪”狗叫声,一条从远方悄无声息奔跑而至的黑影扑将上来,那是霍小山的那条大狼狗,现在取名小青。

    一名日军士兵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就被那大狼狗张开的大口咬中了鼻子。

    “哇”地一声在那日军士兵惨叫声中,南云忍心中暗喊坏了,而几乎同时他手中的武士刀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寒光闪过,于是那条仍然扑在那名日军士兵身上扑咬的大狼狗便被砍为了两段!

    “有鬼子!”一声尖利的女声在营地中响起,这是慕容沛的声音,她被惊醒了。

    南云忍出手了。

    他只一拳击在慕容沛的小腹上便把慕容沛打得闭过了气去,另外一名士兵也制住了细妹子,而这时四周已经是一片拉枪栓子弹上膛的声音了。

    所有老兵在那大狼狗汪的一声叫里便醒转了过来,更何况还有慕容沛的那声示警。

    “冲出去他们不敢开枪!”南云忍低声命令道。

    于是,返身就往回冲的日军与黑夜之中纷纷爬起来的中国士兵就撞在了一起。

    这也是一场黑夜中的暗战。

    但中国士兵无疑吃大亏了,因为他们手中的枪可没有上刺刀,而且他们也怕误伤自己人。

    惨叫声起,短短几分钟里已经有十多名霍小山的老兵被日军锋利的武士刀砍倒了。

    “我数三个数!”黑暗之中有一个人大喊道,南云忍自然不认得这个声音,但霍小山手下的老兵们都知道这是郑由俭他们郑头儿的声音。

    南云忍无疑也听到了这声呼喊,他也能听懂汉语,但他却没弄明白这个支那士兵数三个数要做什么?

    霍小山的老兵们也不知道郑由俭要做什么,但在一瞬间却做好了准备!

    数三个数那后面的是什么,自然是命令,在战斗中数三个数后无非就是一道命令,或开枪射击或投弹或冲锋或撤退。

    “一二三!趴下!一米以上射击!”郑由俭怒吼道!

    随着他的射击命令一下,密枪的机枪声与步枪声就响了起来,子弹在黑夜中划出无数交织的甚至相向或相反的弹道。

    子弹的弹道虽然无规律可循,却都是向着一米以上的高度嗖嗖地飞着,与之相应的是一声声非人般的惨叫。

    射击了有五六分钟后,枪声稀疏起来,然后就听到了郑由俭又一声高喊:“停止射击,点火,分出一部分人枪口向外!”

    火把是没有的,但好在老兵手里还有一把原来缴获自日军的手电筒,接着有士兵把军装点燃了用树枝挑起权当火把。

    一时之间中国士兵的营地里火光星星点点。

    在那火光之下,地下横七竖八地躺着中日双方战死人员的尸体,还有受伤的正试图往起爬的霍小山几个老兵。

    郑由俭面色阴沉地提着他那把加拿大撸子和老兵们开始检视情况。

    日军士兵的尸体找到了二十四具,中国士兵的尸体找到了十五具,其中有两具没有刀伤却是当时由于和日军厮杀在一起没来得及卧倒被己方的子弹误杀了。

    本就脸色阴沉的郑由俭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再次大喊道:“你们谁看到慕容那个丫头了?!”

    细妹子已经被自己人救转过来,正捂着小腹奋力从地上爬起来,可是,慕容沛不见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七六章 双方摸营(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7544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