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八章 再游长江水-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八八章 再游长江水

    虽说伏旱已经过去,但长江中下游依然酷热难当,就是到了夜里也是闷热无比。

    滚滚不息的长江水在这闷热的夜里泛着微微的水光却也没能给人带来凉爽。

    十多艘大船此时正在靠向长江北岸,船上的桨手没有人吭声,只是用力地划船,赤裸的上身个个汗如雨下。

    就在他们终于可以借着水光看到了黑黢黢的江岸的时候,那里又闪动起几道微弱的红光,那是在给夜行的船队指示方向。

    船慢慢地向岸边靠去,依次排开。

    就在要接近江岸的时候船只停了下来,黑暗之中有“扑嗵嗵”入水的声音传来,那是每条船上都派出了精通水性的人将缆绳拉到了岸上。

    这是因为这些船可都不是小船,没有专用的码头自然不敢离岸太近。

    而就在这时,在下游江岸两三里地的地方突然传来了“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可以看见有子弹的红光在夜空中交织闪过,然后又传来轰轰的爆炸声。

    这机枪声仿佛成了枪战的导火索,更多的枪声便紧接着响了起来,瞬间已经如同爆豆一般了。

    枪声就是命令,江岸上有杂乱密集的脚步声从树林中传来,岸上有人接住了船上人带下的那足够长的绳子并将之系到了离岸最近的树干上,而更多的人则是已经溅起无数的水花下水了。

    随着水深的增加,那江水便逐渐没过了腰肢直至脖颈,这时他们终于摸到了从船舷上垂下来绳子,开始向那船上攀爬着。

    半小时后,随着最后一个人解开了系在树上的缆绳爬回到船上,那些大船便向对岸划去,黑黢黢的北岸已是再无人声。

    而下游江岸的枪声也变得稀疏零落起来。

    此时军需处全体人员已经是都分别站在了那些船上,所有人都互相扶持着,以克服那船行波上的晃动。

    黑暗之中自然看不到人的脸色,但绝大多数的人都在祈祷着,祈祷着刚才在下游江岸的枪战之中,霍小山他们能够平安过江。

    现在已经是距离霍小山他们以溃兵为饵打了个追击的日军措手不及后的第十天了。

    那天他们在消灭了那股日军后,自然与那支溃散的国军一起撤回到了大别山之中。

    军需处的头儿们在找到了那股溃兵最大的一个军官一个叫胡连喜的连长后才弄清了他们的由来。

    原来他们是守卫湖口的国军,原本是一个团的,前些日子在遭到日军攻击时一个团长三个营长相继阵亡,其余人员一见情势不妙便冲向了大别山。

    这倒也不能怪他们怯战而逃,本来那湖口便无险可守,区区一个团如何能禁得住日军进攻武汉的铁蹄。

    而逃向大别山却是唯一的活路,否则要么被日军打死要么投江。

    于是他们便躲在了那大别山中,日军向武汉方向进攻正急,却也没将他们这些残兵败将放在眼里,围剿了一次却是在那茫茫大山中连个人影儿都没抓到也就听之任之了。

    孰料他们这个团却有一部电台,而活下来的最高长官那位连长胡连喜却是中央军某位高级将领的直系子侄。

    于是一翻联络之后,对岸的国军就派来了木船来接他们,只是他们未曾想到出了大别山不久就遇到了一股日军。

    于是就被人家追着屁股一顿好打,若不是阴差阳错霍小山部出现了,那么他们这支溃兵只怕能活下来的也没几个了。

    黑暗之中,郑由俭倒不怎么担心霍小山。

    一方面他现在已经很相信霍小山了,只要他说能办到的事就一定可以的,另一方面他经历这么多战斗,总觉得生死自有天定。

    霍小山游个长江固然危险,可真打起仗的时候,哪场战斗又不危险?

    郑由俭现在考虑的倒是到了河对岸怎么办,因为他们救的这支队伍竟然是中央军75军的一部。

    在和那个胡连喜说话的时候,他和霍小山都没敢提自己这支部队前身是中央军战时军需处的。

    因为他们和75军打过架啊,在台儿庄的赌斗中直接吊打了那些敢抢他们战利品的75军的人。

    当时他们也只好说自己是中央军的,却又报不出来部队番号,还弄得有点小尴尬,却是被郑由俭用别的话头把这个事给岔了过去。

    慕容沛与细妹子两个人却是坐到了船舱里,作为这支部队里唯二的两名女性又兼慕容沛是霍小山未过门的媳妇自然便受了优待。

    此时两个女孩子依偎在一起都不说话,可心思却是一模一样的,都在为自己的心上人祈祷呢。

    慕容沛担心的肯定是霍小山,细妹子担心的自然是沈冲。

    慕容沛倒不怕霍小山游不过长江,她就是怕这回霍小山象上回那样一有情况耽搁了找不到自己了。

    战乱年代两人一旦分手就算都还活着也极有可能就成为一生永隔,偌大的中国你又到哪里去找人呢。

    在这样的年代,每个人都是如此渺小如秋天里的落叶,谁知道哪阵风会把自己吹向何方?

    细妹子担心的却是沈冲的水性没有霍小山的好。

    细妹子自己水性极好却知道沈冲那水性也就算个中游水平,游长江终究还是有点勉强了。

    而就在此时,两个姑娘家所担心的人儿正在他们所乘船只的下流江水中奋力地向江对岸游着。

    有霍小山、沈冲、憨子和另外三名水性好的士兵。

    他们是为了让军需处和75军的那股溃兵能够顺利上船,才在离登船地点往下不远的江岸对沿江巡逻的日军进行搔扰阻击的。

    由于上次胡连喜他们撞上了日军,而日军一下子又损失了二百多人,日军在这十天里已经派出了部队开始进大别山围剿他们了。

    他们也是在和对岸国军联系妥后才抓机会跳出了大别山区,却又面临着日军为防止他们上船逃跑在江岸增加了巡逻队的情况。

    于是霍小山便想出了派少数几个人制造出动静来吸引日军注意力为大部队掩护这招。

    郑由俭和胡连喜当即就否定了他的这个方案,都一齐问他那负责掩护的人怎么过江去。

    霍小山的回答就三个字“游过去”,一下子就把那两个人弄得膛目结舌。

    霍小山倒是想自己一个人掩护的,但奈何那实在是不现实,一个人无论如何也制造不出多大动静来又如何能吸引住日军呢。

    于是他才又找了沈冲憨子和另外三个水性好敢游长江的士兵来。

    会水的人很多,但敢游长江的却是真的不多,现在整个军需处六百多人也只挑出来这么六个来。

    六个人却是拿了两挺歪把子机枪两具掷弹筒,发现日军巡逻队向泊船的上游而来时,便在黑夜之中连枪带炮的一顿乱放。

    之所以乱放那是因为他们志在掩护却不在杀敌,只要动静闹大,不让日军发现上面有人登船就好。

    待得把弹药全都打光后他们则是把武器一扔便直接跳进了那长江水中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八八章 再游长江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77377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