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九章 依稀见得故人来-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八九章 依稀见得故人来

    黑暗之中,长江南岸一处有水声响起,相继有人攀着岸边的岩石从水中爬了上来,这正是打掩护游长江的霍小山六人。

    黑暗之中,沈冲“哎哟”了一声也不顾那身下的岩石棱角硌着自己腰了却是四仰八叉地直接躺了下来,嘴里叹道:“总算到自己的地盘上来了,就是现在睡着我也不怕了。”

    其余五个人闻言都轻笑了起来,他们这六个人中还真的就属沈冲水性最弱,因为水性弱划水时用的蛮力就自然多些也就更累了些。

    憨子闷声不响地坐在石头上,他自然是想起了上回和霍小山大冬天游长江的情形,没想到今天竟然又游了回来,游泳他是不怕的怕只是低温。

    六个人在足足歇了有一个小时后才在霍小山的一声“走吧”中爬将起来,向上游江岸而去。

    天亮了,太阳还没升起,难得还有一丝凉意。

    一处国军阵地前突然哗啦啦地响起拉枪栓的声音,紧接着便有哨兵的喊声响起:“站住!口令!”

    对面六个人依言站住,有一个人回答道:“我们也是国军,不知道口令!”

    “都是国军却不知道口令,你们骗谁呢?”哨兵嗤笑道。

    “我们是昨晚从北岸过来的,哪里知道什么口令,我们要见你们的长官。”回话的又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长官是你说见就能见的?”哨兵反驳。

    “别开枪,我们把枪缴上去!”这回却是头一个说话人的声音了。

    哨兵这才注意道离自己有六七十米的那六个人竟然身上竟然都背着武器,忙喊道:“你们别动枪,等着。”

    他却忙扭头低声说道:“快把机枪架起来!”

    这时和他同在战壕中的士兵自然已经听到了动静,两挺捷克式轻机枪的射手已经到位了。

    “把枪举过头顶,慢慢走过来!”哨兵喊道。

    于是就见对面那六个同样穿着国军军装的人已经把本是或者背在后面或者挂在腰间的武器高举过了头顶。

    那武器竟是清一色的盒子炮,走在最前面的那人竟然还举着两把。

    在那六个人靠近了战壕的时候,从战壕中一下子跳出十多名士兵,有的用手中已经子弹上膛的中正式指着他们,有的则伸手去缴他们那托举在手中的盒子炮。

    “你下手轻点,一会儿还得还给我们呢。”被缴了枪的六个人中的一个不满地说道。

    “这么多废话,先证明你们不是汉奸探子再说!”缴枪的士兵根本就不dio他。

    不过他话虽这么说,内心倒也相信是自己人了,因为被缴枪人说话的方式一听就是和自己一样的老兵。

    半个小时后那六个被缴了枪的人已是被带到了一个营指挥所内,这六人无疑正是沿江往上走来找已经过江了的大部队的霍小山他们。

    一个营指挥所又能有多大,倒是霍小山和沈冲主动提出跟着进去来听对方盘问质诘。

    进得屋来,见那个营长此时却是靠在一张椅子,很没有形象地将一只脚丫子搭在了面前的破桌子上。

    “说说吧,你们是哪部分的,还说是从江北岸游回来的,当你们是江猪吗?”那三十出头儿的军官扫了下面站着的霍小山沈冲一眼后浑不在意地说了一句。

    然后他就低下头来“啪嗒、啪嗒”地玩弄着手中的一个铜质打火机,本来很周正的军官服不知道怎么让他一穿却有了一副兵痞样儿。

    这位营长谱儿摆得很大,但对面却没有人吭声,非但没人吭声接着倒是有两个人发出了“嗤”的一声笑。

    “嗯?”那营长眉毛一挑,“我是大菜刀你是小鲜肉,敢在老子的菜板子上笑话我,这特么滴就是传说中赤裸裸地挑衅吗?”他话音越说越高到最后已经是喊了出来。

    这位营长大人发火了!

    要是啥事都让营长先发火还要底下当兵跑腿的干嘛?

    呼啦啦,眼见营长生气了,指挥所里的看守着的士兵已经是围了上来,有的倒拿盒子炮有的却是已经子弹上膛了。

    这时那营长却见眼前的那两个人也不反抗却任由自己手下的士兵往后扳住了胳膊,什么大嘴巴子枪把子都已经抡起来就差往下削了。

    “停!”那营长忽然大叫声,把自己那条毫无风纪的腿从桌子上已经飞快搬下来了,然后只就“嗖”地跳了起来,双手拄着桌子,却将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那两个“俘虏”!

    霍小山沈冲也不反抗也不吭声挺着脖子不让后面的士兵把自己的脑袋压下去,依旧是在那笑嘻嘻的拿眼睛看着他。

    “我艹!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是霍小山和沈阎王!”那营长已经抬起一只手来用手指指着霍小山和沈冲难以置信地喊道。

    可这时没等霍小山和沈冲答话呢,就听指挥所外却传来了“啊”声一声大喊,然后便是扑腾腾的摔打与脚步声。

    紧接着一名手中还拿着枪的国军士兵就从门外摔了进来,人倒在地上,钢盔撞在指挥所的一根立柱上发出“当”的一声响。

    然后四个衣服还湿漉漉着的国军士兵就已经冲了进来,而后面又挤进来一大群士兵却是实枪荷弹的,那四个国军士兵却是憨子和另外三名军需处的士兵。

    “都停下来!”那营长跳脚喊道,“你们都给我出去!”他伸手一指那指挥所的门。

    他手下的士兵一下子都楞了,营长这是咋了?这屋里屋外都动手了,怎么又让俺们都出去呢?

    “真的是你们两个小子啊,嘿嘿。“那营长已经是喜笑颜开地从桌子后绕了过来,已是走到了霍小山和沈冲的面前。

    沈冲现在可还被那营长的两名手下一左一右地扳着胳膊呢,他也不理那营长,而是将刚才还被第三个人按下去现在才放开的脑袋左瞅瞅右看看还是不吱声在那笑。

    “滚!放开,这是我弟兄!”那营长伸手就给了还抓着沈冲的一名手下一撇子。

    他这一声“这是我兄弟”才让他手下的士兵们恍然大悟,原来,抓来的这几个嫌犯竟然是咱营长的弟兄啊,难怪!

    那些士兵忙松手的松手收枪的收枪都向外走,而刚才撞到柱子上的那名士兵头还有点晕,才刚往起爬。

    他却是刚才被力大无穷的憨子一把就从门口推倒的站岗的卫兵。

    已经被松开的霍小山却是对憨子四人说道:“屋太小我们老人叙叙旧。”

    “哦”憨子四人答应着便向外走,可憨子一转眼却看见刚才被自己推倒的那个士兵还没站起来呢,顿时心生歉意。

    他忙走上前去嘴里说道“对不起了兄弟”,却已是一哈腰把那个人直接扛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于小六子,你挺牛逼啊,都混上营长了啊!”这时沈冲才笑道。

    原来这个营长却真的是和霍小山沈冲他们熟识的,正是当时74军在中央军校特训班的老兵之一。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八九章 依稀见得故人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7759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