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五章 访谈录(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九五章 访谈录(二)

    受访者:郑由俭,绰号胖子

    问:“听说您是上校军衔,是吧?”

    答:“嘿嘿,一个虚衔罢了,混碗饭吃,混碗饭吃而已。”

    补记:这就是传说中的那***的堂弟吗?传言其人极胖,而眼前之人却未见大肚腩。

    然,观其气质与传言,符!

    嘻皮笑脸之徒,满面商贾气息之辈,见面竟行古人作揖之礼,此奇葩竟混入国军之队伍,诚国军之耻也!

    问:“听说你外号叫胖子,看来你并不胖啊。”

    答:“原来胖现在不胖了。”

    补记:依旧嘿嘿不止。

    问:“您原来是军需处的主任,是吧。”

    答:“副的,嘿嘿”

    补记:若非***出事,你就是副的那正的又如何敢管你?

    问:“原来有多胖?看你这身高得有一百五六十斤吧,现在看你也就一百一二十斤,掉了这么多肉,着实辛苦。”

    答:“何敢妄言辛苦?外贼入侵,举国上下,何人不苦?

    黎民百姓,前线官兵,乃至委员长大人,包括您记者不也同样为抗战奔波?

    莫说那区区几斤囊囊踹掉了,就是为抗战献了此身亦何足惜哉?!”

    补记:!!此人绝非传说中之草包啊,仅凭这翻话!只是,这囊囊踹为何物?

    问:“恕我见识浅薄,郑主任这囊囊踹为何物啊?”

    答:“哦,东北方言,跟霍小子学的,囊囊踹就是小肚子上的肥肉,原指肥猪的腰条儿部分,五花三层肉,做红烧肉的那个地方,明白不?”

    补记:我去,这特么什么比喻?刚才白夸他了!着实令人凌乱。

    问:“我记得你们所说的霍小山也是东北人吧,你的东北话跟他学的?”“

    答:“是啊,东北话贼好玩,个个能白唬,天生段子手,但霍小子除外吧,他不大爱说话。”

    问:“听说你原来是这管事的,可是弟兄们怎么管霍小山叫头儿?”

    答:“这是什么话,我可不乐意听!”

    补记:当时以为自己问错话了呢,没成想被这家伙耍了一下子。

    又答:“记者先生您别误会,嘿嘿,我说不乐意听不是因为弟兄们管他叫头儿,我也那是管他叫头儿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补记:我去!

    问:“郑主任真爱开玩笑,我想问你,霍小山是怎么到你们军需处来的,怎么他后来就成了你们的头儿了呢?”

    答:“他是带着几个人在南京保卫战失利后过江而来的,我见其余部队溃兵连枪都跑丢了,而他们竟手持缴获鬼子的武器,思其必定神勇,故收至麾下。

    世人言千里马常有而伯乐常无,我郑由俭太胖难以成为千里马也只好做个慧眼识英雄的伯乐了!

    唉,想世间有多少良驹欲救国却无门而只能躬耕于畎亩之中,而伯乐仅我一人,惜乎哉,惜乎哉,惜乎惜乎也哉哉!”

    补记:这都特么什么烂糟糟的,此人怎能如此自恋?!简直不要个face!

    问:“郑主任,郑主任,您说远了,您还是说说他怎么成为你们战时军需处的头儿的吧。”

    答:“哦,我是扯远了,嘿嘿,霍小子会练兵,他加入后说呆着没意思,想练兵,我说那就练吧,我就把一个连,不,两个排,拨给了他。

    然后鬼子就来了,霍小子作战勇敢,头一次战斗就带着弟兄们灭了几十个鬼子。

    我一考虑我当时那么胖也打不动啊,就让他先带着吧,于是他就一直这么带着了。

    所以他得努力,不努力打鬼子我就把他的头儿的官衔收回来!”

    补记:你就往自个儿脸上贴金吧,还你胖打不动,你还是不够胖,你要是能让七五山炮都炸不动那你更该上前沿了!

    问:那您的意思——你现在瘦了,那是不是你改当头儿呢?”

    补记:不给你两句你自恋起来还没完了,看你如何作答。

    答:“他现在带得挺好的,我为啥要接过来,我也捞个省心,唉,为了这军需处,我的心哪都操碎咧,我太累啦,也该歇歇啦!”

    补记:你赢了,你上前沿怕不怕死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死不了,因为脸皮太厚,机关枪都打不透!

    问:“郑主任,我们好象又跑题了,我问的是他怎么就当上了头儿的啊?”

    答:“刚才没回答你吗?霍小子能打啊,我跟你说句实话,前前后后我不记得我们打了多少仗,但好象就没打过败仗,撤退不算!”

    补记:不是一个士兵说啊,看来霍小山打仗是有真本事的。他也必须有真本事,否则,那川、滇、桂、西北、东北各系部队,哪个又是省油的灯?怎么会独独为他说话?

    问:“那你们的这个头儿是什么来历你知道吗?”

    答:“关于我们头儿的来历嘛,其实我跟你说,我们这的人很多都知道,但当兵的不敢说,我却敢说。”

    问:“等等,郑主任,您不是说他那个头儿这个官衔是你给的吗,怎么又变成‘我们头儿’了?”

    答:“你管我咋叫?记者八卦是对的,但军事记者八卦可就不对了啊,嘿嘿,我看你是不想听了吧?”

    补记:这个死胖子这特么是威胁我吗?不过他貌似倒也挺有意思的啊。

    问:“自然要听的,郑主任您接着说。”

    答:“霍小子是中央军校出来的,我听沈疯子说,霍小子和沈疯子两个在中央军校时是和74军特训班混在一起的,老兵们打枪拼刺刀就没有能玩过他们两个的。

    当时他们特训班有句话叫‘宁惹阎王莫惹沈冲’,而沈冲又是霍小子的小弟,你就能猜到霍小子当时能有多猛了。

    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你知道霍小子的父亲是谁吗?”

    补记:这特么地是谁问谁答,我一会非得记乱套不可!这是个话痨!

    问:“是谁?”

    答:“霍远你知道吗?”

    问:“西北军大刀队,长城抗战喜峰口霍远?芦沟桥事变霍远?!你是说霍小山是霍远的——?”

    答:“嗯横儿!然也!”

    补记:震惊,绝对的震惊!老子英雄儿好汉莫过如是啊!怪不得听***说,在保这个后勤连的时候,西北军措辞最为强硬,原来人家是一家人啊!

    问:“怪不得,怪不得,年轻有为啊!”

    答:“今天我可跟你这个大记者没少说啊,嘿嘿,你看你还要记下来,这多累啊。

    要我看哪其实你今天记不记都一样,反正也发表不了的。

    老弟,我看你也是个明白人,你应该懂得,我们战时军需处这档子事是上不了台面的。

    嘿嘿,不过,话说回来,别看你一个大男人手指头跟萝卜似的粗,可一忙活起来那**手还记得真快呢!

    补记:我特么乐意记!你特么个死胖子!我日你仙人板板滴,你那才是**手呢!!!

    补记:访那个该死的胖子完毕,又碰巧原来采访过的那几名老兵路过。

    便问之:我现在相信你们很能打了,你们作战这么勇敢是因为委员长所提倡的“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吗?

    回答:你在说什么?烂糟的真心不懂!我们这么打就是为了能出名,出大名!

    然后我们头儿媳妇好知道哪里来找他,中国地盘太大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九五章 访谈录(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7804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