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六章 访谈录(三)专访霍小山-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三九六章 访谈录(三)专访霍小山

    受访者:霍小山形势:私聊

    补记:眼前这个穿着军官服装面色微黑身材纤细的年轻人就是那个搅动风云无数的霍小山吗?

    中等略高的身材,背后背着一把大刀挎着一支装了木盒的盒子炮,装束与时下普通军人并无二致。

    唯一不同的或许便是他那不喜不悲的表情还有他的眼神吧。

    军人的眼神往往有着各自的性格特征,或炽烈或狠厉或锋芒外露或绵里藏针,唯有他的眼神平静如星如月如水如潭大有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势。

    他的长相很普通,他所作所为又并不普通,时下战局不利,原本以为自己会平静面对他的,却不知见到他的一刹那心生敬意。

    问:“能说说你身后背着的这把大刀吗?看刀把儿的样式和别人使的大刀片好象不同啊。”

    答:“这把刀来自东北义勇军一位已经阵亡了的抗日英雄之手,他叫郝存义。”

    问:“我可以看一下吗?”

    答:“当然可以的。”

    补记:真是好刀,吹毛利刃莫过于是!

    问:“此刀饮过很多倭贼之血吧?”

    答:“饮倭人之血越多反而刀锋越亮,好刀正是如此。”

    问:“还记得这把刀杀过多少鬼子吗?”

    答:“刀出不空过,杀过多少个并不重要。”

    补记:看到他以手抚刃的平静样子,那手指触刀锋的样子让自己心中没来由的一寒。刀出不空过,出刀必见血,那得杀多少个鬼子?!

    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打鬼子的呢?”

    答:“这个,我记得九一八的第二年,鬼子来到了我们村,杀死了我们全村的人。还记得当初打过一个小鬼子一拳,也不知道那家伙死没死,那应当是打鬼子的开始吧。”

    问:“怎么还不知道打没打死?”

    答:“当时一拳打在他命根子上了,那时候劲小,也不知道打没打死。”

    问:“这么说要是现在打的话他一定会死的是吗?”

    答:“那是肯定的,要是现在还不能一拳打死一个敌人,那么我现在就不可能坐在你面前说话了。”

    问:“你的武功很好?你必须一拳打死一个敌人你才会没危险,这说明你经常处于众多敌人要杀死你的危险之中?”

    答:“是,我的武功当然也可以说我的白刃格斗很强。”

    问:“能举个例子吗?”

    答:“夜摸敌营时和鬼子的巡逻队撞在一起了,被我用匕首扎倒了三十八个。”

    补记:震惊!!怎么可能?!可看他的眼神很平静,与我的震惊成为鲜明对比。

    问:“你确实吓倒我了,你不会是刀枪不入吧?”

    答:“我连冷兵器的刀与枪都扛不住,就更别提子弹了。”

    补记:审视霍小山良久,我实在难以想象面前这个那平平常常的年轻人在战斗中是什么样子的,一个人用匕首扎倒了三十八个,岂不是杀神?!

    问:“就因为这个所以你的士兵们都很服你是吧。”

    答:“肯定的,军人嘛,你要想别人听你的话你就得比他们杀死更多的敌人,你就要凡事比他们想得更远。”

    问:“给我感觉你并不象一个军官,你平时都是这样友善地对待我的士兵吗?”

    答:“是啊,他们对我也很好,我们彼此之间是兄弟。”

    补记:答这话时才看到他露出笑容,尽管很淡,但他的笑很特别,就象一个大男孩开心而快乐,给人感觉一下子便能拉近距离。

    问:“听说你们和75军因为战利品的事情闹得很不愉快。”

    答:“是。”

    补记:他回答得竟如此平淡,我以为他会说说和75军之间的事呢,至少也会发发牢骚,可是没有,我只好接着问。

    问:“都是中央军的,怎么会闹得这样不愉快?”

    答:“他们抢战利品是用于邀功的,我们抢是为了给自己用的。

    海龙王有那么多奇珍异宝却非得来抢我们要饭花子的饭碗,否则谁愿意去摸他们那老虎屁股?”

    问:“可是你们摸了。”

    答:“我们也是老虎,尽管只是小老虎。”

    问:“你知道川、桂、滇这些系的部队因为你们和75军发生矛盾为你们求情的事吗?”

    答:“听说了一些。”

    问:“你究竟帮助他们做了多些事情?”

    答:“第一,打鬼子抵抗侵略是全体中国人的事情,谈不上帮不帮的问题。

    第二,如果非要说帮,他们也没少帮我们。

    至少很多时候我们没有上前沿硬扛鬼子的炮火,虽然我们战斗力是强了些,但我们同样扛不住飞机、大炮、坦克,我们这点人太少了。”

    问:“可以说说你和日本鬼子的私仇吗?”

    补记:他沉默了一会儿,不过眼神依旧平静,我看不出他有什么变化。

    答:“我的私仇你应当知道的吧,就算你原来不知道,你现在也应当知道的了。”

    问:“为什么这么说?”

    答:“因为你先采访了胖子,就是正由俭,他要是能藏住话那就不是胖子。”

    问:“你很了解他吗?”

    答:“当然,他有没有对你说过他的炮打得很好,各种炮,掷弹筒?”

    问:“没有。”

    答:“他是一个在打炮上极有天赋的人,在我认识的人里仅次于我。”

    补记:好象问答双方又反了,以后可怎么能看明白的?

    问:“好象我们说远了,说说你的私仇吧。”

    答:“父母,还有我一村子的乡亲,这是私仇。日本人屠了很多这样的村子,有很多象我一样失去了亲人的人,所以现在就是国仇。”

    补记:我没有再问下去,显然他不原意谈太多自己对日本人的仇恨,太多现在的气氛不适合说这个话题。

    问:“你们打死了那么多的日本鬼子,可是却一直藉藉无名,心里平衡吗?”

    答:“只要鬼子死了我心里就平衡。”

    补记:我觉得霍小山是个很聪明的人,他虽然话少但总能抓住问题的实质。

    又答:“好了,现在说说你这个大记者报道的事情可以吗?”

    问:“当然可以,你想说什么?”

    答:“其实,我们打鬼子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想大多数的中国人都在尽自己所能的在打击侵略者,能力有大小,杀鬼子的心是一样的。

    而不论采取哪种方式,只要侵略者死了,最终被我们赶走了,我们就达到目的了。

    我想说的是我认为你这次采访其实就是一次私人间的谈话,我和我的弟兄们无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也不会见诸报端的。

    光因为和75军的矛盾这点上你的报道就发不出去,我想你也明白这一点。

    之所以接受你的采访,因为你是中央社的记者,我想我需要向你表达出我们这支小部队的待人以诚的心意。

    我们这种诚意是对所有人的,只要他打鬼子。”

    补记:我突然明白了,他接受了我的采访,也只是想让我给75军传个话,他并不想和75军这么一直僵持下去。

    他自己是不会去主动说什么的,如他所说,75军是老虎,而他们也是老虎,尽管只是小老虎。

    这是一个能审时度势的年轻人,他的聪明并不只体现在战斗中,也体现在人情世故上。

    采访也就到这里了,祝他好运,祝所有为“驱除达虏恢复中华”的健儿们好运!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三九六章 访谈录(三)专访霍小山》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7804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