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0九章 霍小山讲枪-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0九章 霍小山讲枪

    被第一枪紫弹击的那块石片已经被枪打碎不知所踪了,这个结果霍小山是预料到的,平头子弹嘛,弹创面本就大更何况这子弹本身就算是个炸子儿。

    而第二块石片也被打碎了,地上还残留着那石片的一小块底座,显然也是被打炸了。

    只是那里地上的青草已经燃烧了起来,显见这颗尖头的子弹若是击中了人体打出的孔洞会略小一些但却能起到爆燃的作用。

    霍小山看到眼前的景象他眼睛亮了,两种子弹各有各的用处,紫弹杀人是利器,而那红弹远距离射击弹药堆可就等于直接点火了,必有大用场!

    看着眼前的试枪结果,中央军的那个团长也不由得叹道:“真是一个大杀器啊!这是真正的非死即伤!”

    周围所有人在震惊于霍小山枪法之准出枪之快后也都纷纷附和了起来,同时眼中对霍小山手中的这件大杀器充满了艳羡之色。

    霍小山把大家的反应自然看在了眼里,他平淡如水的一个人可不会对自己的有了这支枪或者枪法很准有丝毫沾沾自喜的感觉与表态,不过此时他心中却是一动,倒是可以借此机会鼓动一下自己的士兵好好练练枪法啊!

    于是他对所有士兵说道:“想要这支枪吗?”

    士兵们有腼腆的虽然脸红却是默认了,有心直口快的却是直接承认了。

    甚至连友军的那几个人都默认了,他们也想要啊,可这枪不是自己缴获的人家又帮了自己的大忙他们自然不会张那个嘴。

    “咱们比下枪法吧,就步枪吧,中正式三八大盖都行,如果谁能赢了我,那这枪就归他用!”霍小山大声道。

    “军中无戏言!”莽汉率先蹦了起来喊道,其余士兵也随着霍小山这句话兴奋起来了纷纷叫好。

    “自然军中无戏言,两种比法吧,打固定目标,打抛起来的石头,不分胜负就加赛。”霍小山笑道。

    “长官,我们也想参赛可以吗,当然即使赢了我们也不会要你的枪。”那伙中央军中也有人说道。

    各部队之中都不乏用枪好手,见别人用枪那自然都会手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自然也可以的。”霍小山笑着说道。

    事情已成,自觉枪法不错能上得了场的人就都留在了原地,而军官们又分派了士兵到远处指定固定的东西或者树杈或者石头作为靶子,又指定了一些专门往空中抛石头的人。

    所有人都兴高采烈,自觉枪法很准留在原地的人都跃跃欲试。

    不过,唯有沈冲不往前凑合,只是就近找了块平整的大石头躺了下去。

    眼看比赛就要开始,那中央军的团长却是注意到了沈冲,他自然刚才知道正是这个年轻人带着队伍干掉了日军的大炮。

    于是走过去问道:“你怎么不看?”

    沈冲看了那团长一眼也不起来敬礼却是长叹了一声回答道:“有什么好看的,没悬念哪。”

    那团长正要问“你是说你们霍长官赢得比赛没有悬念吗?”枪声却是已经响起来了。

    那团长忙又转身回头去看。果然事实正如沈冲所说的那样——没悬念哪!

    打固定靶,随着射击距离的逐渐加大,最终霍小山胜出。

    而用枪打抛到半空中的石头,这可是打移动靶了,两轮过后,场上也只有霍小山和中央军的一名士兵站在那里了,别人则全被淘汰了。

    于是,又加赛了一场,却是只抛一块石头,两人同时射击先击中者为赢。

    那名士兵自然是射击好手,他为了打中这块石头却是始终持枪保持着对空射击姿势的,而霍小山却是将枪口垂向地面的。

    拿着石头的郑由俭喊了一声“好”同时便把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向上抛了出去。

    石头刚刚升起来有三米高的时候,枪响了,石头应声而碎,射击完毕的霍小山已是收枪扔给了小石锁。

    就刚才在这块石头从郑由俭手中飞出的这段距离里,出手奇快的霍小山举枪、瞄准、射击的动作已是一气呵成。

    而那个士兵虽然一直举枪却自知没有把握便没有射击,只因为这一回郑由俭抛出石头用的力气可比第一回合士兵们扔出的石头大了许多。

    事实俱在眼前,众人叫好声已是喊成了片,然后士兵们便请求霍小山给大家讲讲如何提高枪法。

    霍小山博了这样一个彩头为的就是督促大家练枪,于是便自然而然地说道了一大段话来:“想打准枪呢,你首先要从心情到身体都要松紧适度。

    内在身心外而世界都会影响你的射击精度。

    内在身心,你能不能做到心中有欲但你的身体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让你的身心一片空明。

    比如你现在要杀死一名站在你面前的鬼子,而这个鬼子又是杀死你爹娘的直接凶手。

    此时假如你手中有一把菜刀你大喊一声手抡菜刀迎头就劈,那么你肯定可以算是一个因为仇恨而变得勇敢的热血沸腾的战士。

    但是,你的菜刀能劈得过日军士兵的一米六七长的三八枪吗?

    这是不可能的!

    除非这个鬼子是个傻子或者或者他被你吓傻了,你才会一菜刀劈死他。

    所以,你热血沸腾却未必杀得了这个敌人,这就是你为爹娘报仇的欲直接影响了你身体的行为。

    如果你是理智的,你肯定不会用一把不到一尺长的菜刀去和拿着长枪的鬼子去拼,当然你与鬼子足够近你已经揪住了鬼子的脖领子他的枪反而因为与你过近发挥不出他的优势时除外。

    这时你正确的选择应当是,把菜刀向鬼子扔出去,如果能砍中当然好,如果砍不中,你可以趁机抓起一把立在你家门口本来是用来叉草用的洋叉。

    因为洋叉足够长至少可以和鬼子拼一下,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

    我的意思是告诉你们打鬼子的想法是对的对鬼子有恨也是对的,但是你在战斗中却是要严谨的适度紧张的。

    你不能太放松,太放松那是拿你的小命开玩笑。

    你也不能太紧张,太紧张刚则易断绝不久长。

    好了,现在来我细说下怎么用这样一支枪来打鬼子,你怎么能够做到内在身心外以而世界都不影响你射击时的准确。

    内在身心,刚才所说的因心中有欲而动作或者夸张或者畏手畏脚只是一方面。

    你在使用这支枪的时候你的心境是否空明,你能否不起杂念。

    你们都是打枪的自然知道我们稍长时间静止的时候都会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与呼吸。

    你不能让你的心跳停止跳动你也不能让它跳得太快。

    你不能让你的呼吸过于急促也不能让长时间屏息憋气。

    你托枪的手你的,你拄地的胳膊,你的肩膀,乃至你的脚趾在长时间一个动作的时候会变得僵硬,你的腕力臂力是否足够让你长时间托枪而能不动分毫。

    据我所知,日军士兵可是可以用吊着砖头的三八枪击中黑夜里百米外的香火头的,你能不能做到?

    咱再说外而世界。

    外面是阳光普照就象今天似的好大的日头直晃眼还是阴天或者小雨或者冬天了很冷,你能不能长期用一个动作坚持下来?

    你趴在草丛中,有只紧蚂蚁爬上了你的脸,或者你有只虫子甚至钻进了你的裤裆你能否纹丝不动?

    谁都想一枪毙敌,但是当你决定用支枪的时候,你是否会想到这样方面的问题?

    如果你没有想到这些问题你只是想当然地我要如何如何那只是痴心妄想。

    我知道大家都挺佩服我的,我不知道我这算不算天赋,当第一次摸枪用枪开始瞄准的时候,我便想到了这些。

    那年我十多岁,原本也只是一个在大山里疯玩的孩子。

    九一八第二年,小鬼子屠了我所在本来已经算是与世隔绝的村子,我从小的玩伴,看着我长大的父老乡亲都在那一天被鬼子杀了。

    我们村子只跑出来四个人,我,我爹我娘,还有刘二杆。

    然后,当年刘二杆刘叔就在打鬼子时被杀死了,我爹在芦沟桥事变后被鬼子杀死了,我娘在鬼子占南京的时候也被杀死了。

    别的部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只要是咱们的人都是和鬼子有血海深仇的。

    这是战争!战争是什么?就是你死我活!

    你死我活这个词很好,就是你死了我才会活,在中国的日本鬼子死绝了,咱们中国人才会活!

    我们缴获的战利品中你们也知道有防毒面具这个东西,原来你们只是种地你们肯定都没有听说过。

    这个东西很残忍,中了日军的毒后你会痛苦中不可逆转地死去。

    鬼子所信奉的也是你死我活,你看他比我们认识得还清楚。

    所以我们不管有什么方法杀死这些血债累累的刽子手都不算过份。

    好了,总而言之一句话,你想杀鬼子那只是想法,但杀人不光是有胆量就够的。

    不是你有胆量看到敌人被你用刺刀挑得肚皮豁开脏腑直流而你丝毫不怕就够了的,因为杀一头猪也会这样。

    而你现在是在杀一个和我们一样有头脑甚至比我们还聪明的敌人,那么杀人就是一门专门的技术专门的技巧,这是一个技术活。

    什么是士兵?

    我告诉你们,至少在我们在没有把鬼子赶出中国之前,士兵就是专门研究并且在不断地杀人杀死你敌人的人。

    你们知道我是信佛的,信佛讲吃素吃斋,但我更相信一位抗日前辈所说的话,杀死小鬼子就是给更多的中国人放生,想让咱们中国人活得更好吗?那么就好好练练杀敌的本事吧,我今天就说这么多。”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0九章 霍小山讲枪》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83863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