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四章 袭哨-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一四章 袭哨

    两个人正在谷地中一前一后行走着。

    前者是一名国军军官,他双臂高举,两只手腕却被捆缚住了成俘虏状。

    后者是一名端着三八大盖的日军士兵,他那总是不离前者分毫的枪口无疑是在表明你要敢逃我自一枪。

    若是从远方看来是一个典型的押解俘虏的情形,可若是到了近处才能发现两个人嘴唇翕动却是在低声交谈着。

    “中央军里很少有咱东北老乡,王壮你咋进来的?”后面端枪穿着日本军装的是霍小山,叫王壮的那个是这回同样被打散了的散兵之一。

    “我原来是东北军的,可部队被鬼子打散了,正碰上中央军路过就加入了。”前面那叫王壮的“俘虏”一面警惕地扫视着前方一边回答。

    “哦,我说的嘛。”霍小山明白了,“咱东北军现在人还多吗?”他接着问。

    “多啥多?不多了,出关后先在陕西,然后又到大上海打鬼子,还有一个军吧,我们军可是打散了。

    唉,早知道到关里也是打鬼子还背景离乡的干嘛?不如九一八那年直接和鬼子就干呢,象现在死了连个棺材板都没有更别提回家了。”那王壮叹道。

    霍小山默然。

    各省军队自然都参加了抗日,打鬼子你也不能说谁没使劲,可感觉不一样啊。

    川军桂军目前可是离乡抗日,人家那叫离乡抗日共赴国难,两淮子弟那叫共御外侮守土有责。

    可东北军算什么呢?

    背景离乡,身为军人一枪未放就撤进了关内,可接着又打鬼子了,力也出了却连自己的家乡都未能保卫,想想实在悲催啊!

    “长官,你咋也在中央军呢?看你很年轻没到二十岁呢吧?”王壮问道。

    “我是九一八后村子里的人都被鬼子杀了才到关里来的。”霍小山随意解释了句。

    “那你咋还会说日本话?开始我们都以为你不会是日本人呢吧。”那王壮话中带着笑意。

    “你说的有道理,没看现在都用重机枪瞄着我呢嘛。”霍小山也笑了。

    他和王壮出来是弄日本人衣服来了,憨子怕出意外,在后面山丘的树林里都把重机枪的枪筒捆在树干上了。

    之所以要捆,那是因为马克沁射击起来的震颤力要是没有支架的固定那可不是一般的大,且不说子弹射哪去了,就是机枪射手能不能抱住它乱跑都是两说。

    重机枪一响起来对敌人的威摄那绝对是不一样的,憨子这么做自然是怕霍小山出意外,但却被霍小山开玩笑地说成后面的人对自己不放心。

    其实霍小山在说服那些军官用自己的办法时,那些军官多少还是有些怀疑的。

    倒是一直闷头不语的憨子出来和霍小山说上话了,他们才确信这个年轻的军官是会说日本话的中国人而不是会说中国话的日本人。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着前面的山丘越走越近,都不再说话,通过出来之前的瞭望,霍小山确认这个山丘下面有日军的瞭望哨。

    霍小山之所以选择这里来接近日军是因为这里有成片的树林,便于自己下手时挡住后面日军的目光。

    果然,就在他俩快走进树林时,一声呼喝传来,从树后闪出两名日军士兵来。

    他们自然知道在前面的山谷里一定有中国军人,尽管不知道确切的人数,所以一直在这瞄着呢。

    他们自然也早就看到了远处自己的一个“同伙”拿枪押着一个俘虏向这里走来。

    两名日军呼喝自然是止步的意思,霍小山见对面来了“同伙”如释重负地将一直指向王壮的枪垂了下来,然后他解释道:“昨晚打乱了,我抓了一个支那的军官回来。”

    那两名日军半信半疑地看了眼霍小山,毕竟自己的这位同伴出现得有些突兀了。

    “有水吗?渴死我了。”霍小山仿佛没有看出来他们的怀疑,一只手抓着枪便向树林里走去,路过王壮时还照他的后膝弯踢上了一脚,那王壮猝不及防“扑嗵”一声就跪在地上。

    霍小山回家一般地就将枪斜靠在了最近的一棵树干上,那树后此时仍在递出的一把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忙往旁躲了躲,因为那枪是在树干后第三名日军的手里攥着呢。

    “水?”霍小山伸手道。

    霍小山这一串自然而然的表现已经让三名日军顾虑全消,藏在树后的这名日军放下枪摘下了斜挎在身上的军用水壶递了过来。

    霍小山接水打开壶盖后后微微侧了下身,看到那两名日军正正踹着王壮叫他爬起来呢,便又说道:“再给他两脚累死我了!”然后一仰脖就“咕咚咚”地喝了一大口,显然是渴坏了。

    他喝完也不用手去擦嘴角的水渍,便将那壶向给他水喝的那名日军递了回去。

    那名日军将正托枪的左手放开便来接壶,可就在那日军刚碰到水壶的刹那,霍小山已是撩起一脚就踢了过去!

    霍小山的动作那有多快没人测算过,就是与别人同时出手他都别比人快了半分更何况现在是有心算无心呢,他那一脚极快,他那一脚极狠!

    那一脚正由下往上踢在了那日军的裆部上,那日军闷哼了一声便屁股在上首尾在下如同一支下了油锅的大虾般倒飞了出去!

    霍小山一脚踢中敌人后却又会管他飞到哪去呢,已是一转身就把手中捏着的水壶飞了出去。

    后面的两名日军听到动静抬起头来时,一名日军并没有看到霍小山,他所看到的只是那漆着绿漆的变大的水壶,然后他的鼻梁骨就没打碎了大叫一声就倒了下去。

    另外一名日军士兵才下意识地反应过来端枪,那枪口还没有对准霍小山呢,一把反握的匕首已经刺入了他的小腹然后就往上那么一豁,于是那日军惨叫扔枪!

    原来却是一直被踢得如同滚地葫芦般的王壮见霍小山转身已是双手一抖原本捆在腕上的绳子,那绳子便开了,手中多了一把从衣袖中滑出了的匕首在地上一滚就刺了过来。

    一阵风从那惨叫的日军的身旁扑过,却是霍小山不知何时手中也多了一把匕首,反握的匕首直接就刺进了那个被水壶砸得正在地上打滚的日军胸膛。

    霍小山再抬头时见王壮也已是扑倒在那名被他放倒的日军身上,挥起匕首就是几下乱凿,须臾间那日军便已再无声息唯有身上创口有血汩汩流出。

    霍小山见这三名日军已经被解决了,便从地上半蹲着向树林里望去。

    夏日的太阳已经升起,阳光从树荫中斜射进来,绿色的树叶在微风中轻轻颤动着如同晶莹剔透的美玉一般,远处有晨鸟的叫声,一切显得很静谧,很好,远处的日军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人中又少了三个。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一四章 袭哨》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84398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