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二章 审问川口-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二二章 审问川口

    “他招出什么没有?”霍小山问郑由俭道。

    由于这次夜袭日军非常出色,原本想和那位川口宽一好好“聊聊”的霍小山被中央军叫走接受嘉奖了,临走前他就把讯问川口宽一的活委托给了郑由俭。

    “那家伙什么也不肯说,我审到现在他说的也是你走之前的那六个字。”郑由俭无比郁闷地说道,他见霍小山疑惑地看向自己,就双手合什说道:“贫僧川口宽一。”

    郑由俭的样子一下子把霍小山逗笑了。

    “你走了之后他就闭上了嘴,你又不让动粗的,什么也没有问出来,手都特么地拍肿了。”郑由俭接着说着,表情显很是不甘。

    “哦。”霍小山点点头,却回头对小石锁说道:“你去把我咱们上回缴获的装日军信件的那个皮包找来。”然后他便向那个小木屋走去。

    川口宽一按照霍小山临走时候的命令待遇还是蛮高的,已经给了他一个小板凳坐在那里,他的脚下放着缴获来的日军罐头。

    罐口已经打开了,但里面的吃食却是纹丝未动。

    在霍小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郑由俭竟然让人搬进屋里子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而桌子上还放着一块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镇纸。

    霍小山看到那镇纸先是一楞,随即心中莞尔,他这才明白郑由俭所说的手都拍肿了是咋回事。

    定是这个郑胖子想必是要学古人审案,将那块镇纸当旧时大堂上的惊堂木用了,可是这个假和尚说什么也不招,他就一个劲地拍桌子才把手都拍肿了。

    霍小山再细看那桌面之上,果然有凹陷的楞角之痕,定是郑由俭拍出来的。

    霍小山坐到了椅子之上再看那川口宽一,虽然穿着的是日军军装可是两眼微闭的神态就象老僧入定一般。

    “还不打算说话?”霍小山微微一笑问道。

    川口宽一一听这回问他话的换人了却是睁开了眼睛,一看是霍小山忙又闭上了眼睛。

    “眼睛睁睁闭闭的有意思吗?哪家修佛入定的如你一般?不愧对佛祖脸不红吗?”霍小山揄揶道。

    川口宽一依旧不吭声,不过却把眼睛睁开了。

    站在旁边观看的郑由俭差点骂出来,老子问了你那么大半天你特么就闭上眼睛装死,人家一句话你就把眼睛睁开了?

    他在审这川口宽一的时候,人家就是把眼睛一闭就是不吭声,当时郑由俭恨不得差点用火柴棍把他的眼皮支起来。

    可是现在郑由俭却又恨不得把他的眼皮缝起来,人家霍小子一句话就让他睁开眼睛了,我这也太特么没面子了。

    “听说你问什么都不吭声是吧?”霍小山依旧面带笑意地问川口宽一,川口宽一还是不吭声。

    “呵呵,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肯吭声的。”霍小山微微笑着,仿佛碰到了一件极其有趣的事情。

    霍小山这么一说,川口宽一和郑由俭都同时看向了霍小山,因为两个人都同样的好奇。

    “你无非是因为出家人不打诳语你不想说谎,才开始修闭口禅一句话不说的,我猜的可对?”霍小山问道。

    郑由俭在旁边听了心道这算什么理由?可他再一看川口宽一那个假和尚,他的脸竟然又红了!

    很明显霍小山猜对了,这都特么什么理由,这也行?郑由俭陡然间有了大脑短路的感觉。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该承认就承认,所谓直心是道场,这道理还用我解释给你听吗?”霍小山依然慢条思理地在那说。

    川口宽一动了动嘴巴想说什么却终究又闭上了。

    他有些心虚地看了看霍小山,此时的川口宽一有种感觉,这个曾经扮作山民的中国军人明显已经吃定自己了。

    霍小山自然看出了川口宽一的心虚却并不趁势追击,反而笑着把嘴闭上了。

    见眼前的这个中国军官并没有再接着说下去的意思,川口宽一不由自主地吁了一口气,现出了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旁观的郑由俭心道好可惜,要是趁热打铁说不定就招了呢,这霍小子也不知道咋想的。

    这时门外传来报告声,却是小石锁拿着霍小山所要的那个皮包走了进来。

    霍小山接过那个皮包,打开后在里面翻了翻便抽出一封信笺来递给了小石锁道:“让他看看。”

    川口宽一开始并没有接过已经打开的信笺,但好奇心却驱使他扫了一眼,见那上面竟然是日文,不由得好奇心大起,却是从第一个字开始向下读了下去。

    随着他深入地读下去神情已是变得震惊了起来,随后又变得阴晴不定了。

    小石锁见他读得投入了却是把信笺又往前一递,川口宽一下意识地接过信笺接着往下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接过信这个行为有什么不妥,显然已经将自己的心神投入到了那信笺所书的内容中去了。

    在霍小山郑由俭和小石锁的注视之中,川口宽一已经是把那封信笺看了三遍了,然后他把那信笺翻转反扣到自己的膝头,表情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你呢,看也看够了,我并不打算趁你现在心情激动让你现在说什么,你可以把这封信好好看看,自己冷静下来想清楚后再给我答复。

    我让你看这封信只想告诉你认为这场战争是错误的并不是你自己。”霍小山站了起来推开椅子就往外走。

    就在他要出门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对着仍在发呆的川口宽一道:“对了,在这屋子里你随意,那桌子和椅子和那上面的纸笔你随便用,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随着霍小山一起出去的郑由俭待走离了那木屋一段距离后才好奇地问霍小山道:“你给他看的是那回缴获的什么信?”

    霍小山看着郑由俭笑了笑却道“天机不可泄漏”然后便走开了。

    站在原地的郑由俭一撇嘴自言自语道:“屁天机不可泄漏!人家问问你你还摆上谱儿了!”

    不过他撇完嘴后又是一拍大腿道:“不行,有功夫还是得去和沈疯子学学怎么写日语,光会说不会写这叫哪门子语言大师啊?”

    第二天早晨,霍小山正和郑由俭他们一起吃早饭呢,看守着川口宽一的一个士兵跑来报告道:“头儿,那家伙好象招了,让我来找你去呢。”

    郑由俭一听就蹦起来了,把碗筷往面前的木头橔子上一放便要去,可霍小山却依端着粥碗蹲在那里纹丝未动,嘴里说道:“急啥?”

    “咋不急?那万一他要反悔了呢咱们就啥也问不出来了!”郑由俭依旧在那里跳脚。

    “皇帝不急太监急什么,呵呵,他不会反悔的。”霍小山将最后一口粥喝完,却是又用筷子将粥碗里最后一粒米扒拉到嘴里才站了起来。

    “快说说,你是怎么摆平这个花和尚的?”郑由俭边走边问。

    “我怎么摆平他的你不是全看到了吗?”霍小山诧异地看了郑由俭一眼道。

    “我是看到了我是看到了,可,可我不明白呀。”郑由俭心急得很,他是真的没明白。

    霍小山笑了笑道:“你咋也跟沈冲石头似的变成急性子了呢,以后告诉你。”

    霍小山这个关子卖得差点把郑由俭闪了个跟头,他心道,我就说这霍小子心眼是最多的,他要是坏起来比谁都坏!

    霍小山也不理会郑由俭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依旧笑着往那木屋走去。

    其实,依霍小山看来,想让川口宽一说话简单的很,只是他更想收服了这个日本人。

    霍小山劝服川口宽一说穿了就是两点。

    一个自然是那封日本士兵写的家信。

    写那封信的日本士兵厌恶这场战争到了极点,霍小山相信那信里所抒发出的情感肯定会与川口宽一产生共鸣的,所以才告诉他认为这场战争错误的绝不只是你一个日本人。

    二个是信仰。

    因为霍小山确信这个川口宽一竟然也是信佛的而且信起来还不是一般的虔诚。

    同样作为信佛之人的霍小山对于川口宽一所按佛陀之教导所思所想有着旁人无可比拟的了解,所以他才对他说直心是道场。

    霍小山信佛是活学活用的,而川口宽一信佛却是信得愚拧(nng)的,否则他也不会在和自己初次对话时就照般中国古文。

    对于这种愚拧(nng)之人只有打开心结才能让他心悦诚服,若是一顿暴揍就能打掉一个人的信仰那也太简单了吧。

    君不见外国有个布鲁诺就是因为不肯改变信仰而被烧死在了鲜花广场之上吗?

    更何况一个爱走极端的大和民族呢,因为酷爱男女之事竟然有了情色文化,失败了因为要保持所谓武士的名誉就要自寻死路,寻死要是上吊也就罢了,偏偏还要用短刀来个剖腹明志。

    想到这里霍小山不由得想起了在古书中看过的一种说法。

    那种说法里谈及自杀是重罪,因为你的业报未曾还清,所以自杀之人每隔一段时间后他的神识都要再重复一遍自杀的完整过程,这无疑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

    不知道那些因为侵略中国战败而切腹自尽的日本鬼子知道了这种说法会有何感想呢?

    所以,小鬼子,为慈悲济,你们最好不要自杀,就等着我霍小山来取尔等的项上人头!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二二章 审问川口》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8905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