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三章 抗战也有邱少云-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四三章 抗战也有邱少云

    中国军队终于决定对日军第106师团发动总攻了,因为委员长拍来电报要求中国部队务必在10月9日24时前全歼该敌,结束战斗,作为给“双十节”献礼。

    (注:国民政府的国庆节,即每年的10月10日)

    于是,中国军队各部分别选出了几百人不等的敢死队担任先头突击。

    松树岭对面的中国阵地那位团长也已经命令自己的部下等待冲锋的时刻到来了,只不过此时阵地上的部队却只是第二梯队,第一梯队此时他已经看不到了,尽管他知道作为第一梯队的敢死队此时就在前面几百米的树林之中。

    就在得到了今夜发动总攻的命令并知道霍小山部正是那支传奇的“蝗虫”部队后,这位团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霍小山的要求,自己又派出了二百人的敢死队员与霍小山那一百来人合成一部再次潜向日军的阵地前沿。

    按常理讲白天潜伏过去风险很大,但好在松树岭真的明不虚传,林木茂密,否则霍小山他们在昨天打那些空投的“火鸡”也不可能摸到那么近。

    为了达成不被日军发现天黑后发起攻击的突然性,这个团长甚至在霍小山的建议下在离霍小山他们潜伏阵地较远的位置发动了佯攻。

    而这时郑由俭的掷弹筒竟起到了出人意料的作用,在这些天与日军的作战中,军需处士兵竟然缴获了十多颗用掷弹筒发射的烟雾弹。

    郑由俭带着他的掷弹兵向日军阵地前沿连连发射用于掩护用的烟雾弹,日军以为中国军队要趁着烟雾再次对他们发动进攻,于是对那片烟气迷朦之处火力全开。

    而佯攻的部队便也伏在了那烟雾的那一端向日军射击大喊,一时之间打得好不热闹。

    而霍小山他们这支真正的敢死队却是在根本没有烟雾的地带借着树木的掩护再次运动到日军阵地前方百十多米的地方潜伏了下来。

    那位团长倒也开通,已是授权霍小山全权指挥这支敢死队了。

    在霍小山的战前布署下,敢死队员在到达指定位置后,却是全都各自藏身到了树木之后,没有命令绝不允许探出头去观察。

    如果按照霍小山一惯注重战前准备的打法,是绝不会在白天进入潜伏阵地的。

    但奈何总攻就在今晚,霍小山自然不会放弃这场战斗却也同样不想国军部队包括自己这点人在强攻中有重大损失,所以才行险用了这么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法子。

    正因如此他绝不敢让任何人探出头去的。

    果然他的担心是对的,日军在另一个方向打退了中国军队的“进攻”之后,也觉得这次中国军队的进攻偏弱了,于是轻重机枪就对着阵地前面非烟雾区域一顿乱扫。

    所有队员都拼命地把脸贴在地下,将身体躲在树干之后。

    他们所有人身上都插满了伪装用的枝条树叶,连身后的那位团长明知道他们隐伏的位置却都用望远镜找不到他们的身影,只是怀疑有中国军队潜伏却并不知道他们藏在具体什么位置的日军也没有发现他们。

    但是,在日军的扫射之中,霍小山还是注意到他的左方就有士兵中弹了。

    树林即使再茂密也不可能哪棵树都有腰那么粗,并不是每棵树都可以挡住日军重机枪的穿透力的。

    如果中弹阵亡也就罢了,可偏偏那名中弹的士兵只是被子弹打断了胳膊。

    在那一刹那霍小山清晰地听到了那名中弹士兵所发出的闷哼声,他用眼睛向那个方向瞄去。

    由于离得近他看到了那个士兵因为疼痛所带来的身体的颤抖,看到了被枪打断处露出了白色的骨茬儿,然后那骨茬儿就变成了红色,因为有血开始汩汩地流了出来了。

    那血流到了身下,马上就将身下的小草都染红了。

    霍小山知道那名士兵是一名中央军的那位团长的手下,可是他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不敢动,如果动了被对面日军发现了,那么对他们这支潜伏的三百来人的敢死队来讲一阵掷弹筒过来那就是灭顶之灾!

    他只能祈祷那个士兵在牺牲前挺住,不要动不要喊!

    那个士兵真的就没有动也没有喊,霍小山看着他因为剧痛而颤抖着身体可以想象他的另一只手肯定狠狠的抠着他身下的草地或者那树的树皮。

    夕阳从西面投来温暖的光将林间的空隙染成了金色,微风拂动着树叶与绿草,如果没有战争此情此景应当是多么怡人的时刻啊!

    但是,所有那名受伤士兵周围的同伴们都在心中呼喊着天快黑吧,快黑吧!这个黄昏竟然是如此的漫长!

    霍小山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血从那名士兵的创口处流出,越来越少越来越慢,而那名士兵已经不动了,想必是已经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了。

    这名士兵在中枪后尽管只是受伤但他的命运却已经决定了,要么狂呼大喊导致整个潜伏部队被发现,要么一声不吭直到最后死去。

    毫无疑问,他选择了后者。

    霍小山他知道这名士兵没办法救了,自己作为他的长官作为他的战友此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霍小山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开始默诵佛号。

    天地之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啊!战争从来都是这样残酷!

    霍小山记得有老兵曾经给他讲过这样一件事,就在部队冲锋过一条壕沟的时候,前面被机枪打倒的弟兄已经塞满了壕沟,可就在那名老兵端枪往上冲的时候,他看到了在死尸下有一只能动的手正奋力往外爬着。

    可是这个时候能救他吗?不能啊!这个地方敢停留死的就不是下面那一个士兵了!

    不光不能,所有冲锋的人在这个唯一可以过壕沟的地方还要在那压着这名还活着的兄弟的尸体上再踏上一脚!

    那个老兵说他自己在后面的战斗中都不知道是怎么打的,又是怎么鬼使神差地活下来的。

    因为在后面的战斗中他眼前总是晃动着那只求生的奋力向外攀爬却又被自己的弟兄不得不踩下去的手!

    该死的战争,让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都诅咒的战争!

    战争为什么会产生?人类的贪欲!甚至有时候只是一小部分当权者的贪欲便注定大多数的小人物去为活下去而同类相残、厮杀不止!

    夜色终于降临了,在黑暗之中,敢死队所有的人都已经脱下了上衣,没有人吭声。

    霍小山低声说道:“上!”然后便左手盒子炮右手雁翎刀义无反顾地向前摸去。

    他感觉自己的右手手背有些异样,因为他刚才正是用那手背去探了那名士兵的鼻息,毫无意料地那士兵已经没有气息了,他是忍着失去胳膊的剧痛活活因失血过多没出一声就疼死的!

    日你八辈先人板板滴!

    小日本鬼子,我霍小山来了,来取你们的狗头来了!!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四三章 抗战也有邱少云》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9352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