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0章 临行-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五0章 临行

    还有谁不服?”霍小垂手站在那里,沈冲则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崭新的军装已是蹭上了尘土,那是刚才被霍小山摔的。

    几百名士兵黑压压在下面坐了一大片,在短暂的鸦雀无声后,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还谁上啊?沈头儿在他们眼里那都是神一般的存在了,可在头儿挑明了只用三下之后还不是象皮球似的给扔出去了?

    “我来!”有人从士兵中站起来了。

    就听那瓮声瓮气的声音士兵们不看都能猜出来是谁,除了莽汉还能有谁?

    “还真有不怕死的。”霍小山笑道,他的话引起了下面士兵一片哄笑声。

    “说好了还是那三下啊!”莽汉虽然脑袋瓜子一根筋,却也知道自己正常情况下绝对不是霍小山对手的。

    但这回比试之前霍小山可是说好了,他就出手三下,一戮一端一抹,如果对方不倒那就算对方赢了。

    不过就这摆明的三下再简单不过的手法已是连败小石头和沈冲了。

    “快来吧,磨叽。”霍小山笑道。

    莽汉那倔劲又上来了,便也摆了个丁字步往霍小山面前一站。

    “准备好了吧,预备,开始!”郑由俭道,他是一直在旁边扮裁判了的。

    就在始字刚落之际,霍小山双手前探就向莽汉的腹部戳去。

    莽汉可是一直防备这招呢,他双臂下压就来格挡,可问题是你在下面看着简单想着也简单可真和霍小山一动手就不简单了。

    他本以为能挡住那一戳的,可不知怎么的霍小山探过来的双手瞬间好象又快了几分,待他的手触到霍小山的胳膊肘时他只觉腰带一紧已是被霍小山抓牢了。

    就听霍小山“哈”的一声里莽汉已是被霍小山直接直不楞腾地擎了起来双脚已是离地了。

    “哎,哎!我认输!”莽汉嚷着,可他的双臂却犹自在空中向霍小山的脸上毫无章法地乱抓而去。

    霍小山将双臂的劲力又加了几分把莽汉又向高举起了一些。

    这回莽汉却是够不到霍小山的脸了,只是能碰到霍小山那探出来抓住他腰带的小臂,可碰到又能如何?他脚下无根发不上力啊!

    “明知道不是对手还敢来跟我舞扎!”霍小山笑着却是大声道“弟兄们,摔他不?”

    “摔他!”下面的士兵们哄笑着喊。

    “谁喊摔的,等我下去——哎!哎!”莽汉气道,只是霍小山一用力已是把他横举了起来,这一下他腹部吃紧却是把他气憋住了下面的话却已经喊不出来了。

    “看你这人缘吧咋混到粪堆儿里来了!”霍小山笑骂之际已是一旋身把他莽汉摔了出去。

    “bia唧!”这一声却是下面好几百人同时喊出来的,那就是一声响字了得,反而把莽汉落地的声音都掩住了。

    '士兵们大笑声中,莽汉呆头呆脑地爬了起来,晃晃脑袋后嘿嘿讪笑着往下走,倒真的是来的光荣,走的光棍。

    只是路过沈冲时却被沈冲又照屁股踹了一脚道“到底是皮厚爬起来比我都快!”

    莽汉本有点恼怒可一看踹他的是沈冲,得!这位爷咱也惹不起!红着脸下去了。

    众又大笑。

    “好了,都听我说话。”霍小山见士兵们笑得差不多了开始讲话了,士兵们马上静了下来,于是霍小山接着说道“你们看到了吧,我用的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招数,这就是我小时候在东北老家拖泥坯时练着玩的,就是一戳一端一抹。

    可为什么他们都输了呢?就是因为我练得熟,拳打百遍其义自见。

    我们拼刺刀也好射击也罢,就讲个简单实用,所以我不在这段时间里你们跟着沈头儿照这个意思好好练,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明白了吗?”

    “明白!”士兵们齐声喝道。

    “和我一起去的留下,其余人员解散!”

    ……

    晚上,霍小山又是一个坐在无人的高坡上独望夕阳红。

    沈冲从坡下背对着夕阳走来挨着霍小山坐了下来。

    “都准备好了?”沈冲问。

    “嗯”霍小山答。

    终于大战歇止,而军需处由于自己的表现也找到了老虎仔将军这个很合军需处全体人员心意的“东家”,他终于可以去南京找娘了。

    沈冲却被霍小山留了下来,他需要沈冲催促士兵训练。

    人的惰性那都是有的,军需处士兵也莫能外,在训练上沈冲一瞪眼那还是很管用的。

    “能吃饱能睡好就往狠练,但不要打人,把脸黑下去,回来我扮白脸。”霍小山嘱咐道。

    “知道了,你都说几遍了。”沈冲表达了不满,于是霍小山不吭声了。

    他自然是想跟霍小山却的但却被霍小山说服留下来了。

    “你还带着那个花和尚去啊?”过了会儿沈冲问。

    “嗯,带着吧,历练下,人家那日语比你的还好,有他在方便些。”霍小山答。

    沈冲说的花和尚是指他们抓的那个俘虏川口宽一,经过霍小山的开导,那个原本天性淳厚的川口宽一已经决定做个反战人士了。

    “他都和你说啥了?”沈冲好奇地问。

    “他原来是个日本和尚,和那个跳水淹死的南云织子的哥哥,就是追杀咱们的那个家伙在一个寺院了的。”霍小山开始介绍从川口宽一那得到的情况。

    “南云忍本来是修禅的,后来被他妹妹破了戒弄出来到咱们中国来了,南云忍就把川口宽一起带过来了,为了侵华日本政府让和尚全还俗了。”

    “南云织子的哥哥叫南云忍,是玩以忍修禅以武证道的,和你说你也不感兴趣,你就记住那家伙还有他的手下都挺厉害就是了。”

    “所以咱们也要抓紧练兵,我感觉早晚咱们还得碰上他,那是个高手,你未必能打过他。”

    听着霍小山的叙述沈冲也想起了那个目光阴鹫的家伙,沈冲不是自欺欺人的性格,他虽然不惧南云忍,但霍小山既然说自己未必能打过那八成就是打不过。

    “那个什么南云忍和花和尚一看就不是一路人,他们怎么能搅在一起?”沈冲不解地问。

    “川口宽一佛经背的好,南云忍需要他背佛经。可终究不是一路人,双方倒底分开了,川口宽一本质不坏,那就是个书呆子,要不我也不能把他劝过来反水。”霍小山解释道。

    “别老川口宽一的听着多别扭叫花和尚多省事。”沈冲不满地道。

    “我是信佛之人不语出家人之过错,叫花和尚不礼貌。”霍小山答。

    “好吧,算我没说。”沈冲一撇嘴。

    他一遇到霍小山的信仰就没辙,两个人在一起太久了彼此有些方面很了解。

    沈冲心里对霍小山的信仰那是不以为然的,但对霍小山却是尊重的。

    再说,你说人家小山子的信仰不好,可人家好象真悟出不少名堂来了,沈冲觉得霍小山的武功和头脑已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

    “天不早了,回去睡觉。”沈冲一欠身站了起来见霍小山却没动就又问:“你不回去?”

    “我今晚就在这睡了,你走吧。”霍小山答。

    “地潮又不是打仗的时候。”沈冲道。

    “那不是有大石头呢吗?”霍小山一指几十米外的一块平整的足够他当床睡的大青石道。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五0章 临行》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9525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