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二章 世上最怕“有心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五二章 世上最怕“有心人”

    世上最怕“有心人”

    南京城外一日军军营里,南云忍正坐在桌前沉默不语,阴鹫的眼神则是盯在桌上的一张纸。

    那纸上写着的是按时间地点排列的一行行的日文。

    时间自然是用阿拉伯数字写的,地点却是汉字写的,依次是长江、淮河、台儿庄、黄河。

    而从黄河的那两个字旁又往上分别标出两个箭头,又各自指向了上面的长江与淮河。

    在地名之后则是用日文写着一些或多或少的数字。

    如果霍小山看到这张纸会惊讶地发现,这张纸上所标的时间地点正是自己率部从长江北岸开始到现在的战斗轨迹。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直静坐的南云忍终于动了,他捏着笔在这张纸的最上端写上了三个汉字“霍小山”!

    南云忍并未就此停笔,而是思索着在淮河两字的上端写下了“佐藤一雄”,在黄河两字的下端写下了“织子”。

    然后南云忍终于站了起来踱到了窗口,窗外的院子里停了辆装甲指挥车,那是他的专属“'座骑”。

    院子里几名正在冲洗那辆装甲车的的士兵见指挥官站到了敞开的窗户后忙挺胸立正以示遵从,孰料他们的指挥官却如同没有看到他们一般理都没理。

    几个士兵有点左右为难了。

    接着干活?指挥官的眼睛正直直地看着自己,作为下属如果没有任何表示那绝对是不尊重指挥官的。

    可不干活指挥官却偏偏又没下达另外的命令,对他们一点表示都没有,哪怕就是轻轻点下头也好啊。

    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南云忍看他们的眼神是虚化的,他内心却已是翻江蹈海一般了。

    因为他终于确定了那伙被自己追丢了的中国军人的长官叫霍小山,而那支中国军队的小分队竟然只是中国军队的一个后勤连。

    南云忍在率队从黄河到淮河追丢了霍小山他们后也只能返回了南京,可是他是心中极其不甘的。

    就在他的上峰给他下达了新的作战任务时,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那个年轻的支那军官怎么可能是藉藉无名之辈?

    以他的并不弱于自己的身手和狡猾如狐的头脑在与大日本帝国军队的作战中肯定会给大日本帝国军队带来重大损失的!

    意识到了这点的南云忍果断拒绝了执行新的任务。

    日军本就有“下克上”的传统,更何况南云忍那个南云门阀的长子身份,南云忍的上级拿他也无可奈何。

    于是南云忍便开始了对霍小山来历的调查。

    南云忍知道霍小山的队伍人并不多,他便着重调查在与中国军队作战中碰到的人数较少而损失却又很大的战例。

    这样的战例在中国这样大的战场中自然不少但也决不会太多,毕竟日军作战素质与武器优势就是比时下中国军队强。

    尽管这样的小规模战斗有很多,调查起来也很繁琐但绝非无迹可循。

    南云忍先粗选出了上百场小股中国军队获胜的战例,然后他又派人分别到参与那些战斗的士兵中去直接询问他们对手的情况。

    这个过程无疑花费时间是较长的。

    作战期间各部队作战调动频繁,士兵们南征北战,日军又有一个临时抽调小单位部队组成个某某支队的习惯。

    同时,与支那小股军队作战自然有幸存者的,但多因负伤而住院接受治疗,所以找到一场战斗的幸存者相当麻烦。

    但世事有千般就怕有心人,去了这句话的褒义成分,毫无疑问,南云忍就是这样的有心人。

    随着派出去调查的人员相继返回后带来的报告越来多,在这几十万中日军队连天大中,中国军队里有这样一支能征善战极少吃亏的小分队已是呼之欲出了。

    某年某月某日,大日本帝国军队某部在某处阵地战中损失大半个中队,支那军队未超过一个营。

    某年某月某日,大日本帝国军队某部在遭遇战中损失一个小队,无幸存者,支那军队疑为一个连。

    某年某月某日,大日本帝国军队某部一巡逻队与敌遭遇,玉碎六十一人,无幸存者,或为匕首短刃所杀,或要害遭拳脚肘膝所创且一击毙命,疑对手未超十人。

    是夜又遇支那军队以掷弹筒扰营,大日本帝国军军互相误杀三十七人。

    某年某月某日,台儿庄巷战中,帝国士兵见有支那士兵活动于屋舍之上,以枪射之见敌坠落,生死未知。

    然是夜有帝国一百四十四人在增援途中先后玉碎,幸存者认为对方未超十人。

    某年某月某日某部军火库被炸,死伤七十九人,疑对手未超一个连。

    某年某月某日

    ……

    这样的战例很多,多得足以让南云忍心惊肉跳了,而且有四次不同战斗的帝国士兵幸存者指明支那军队中有一身材单细者武功枪法俱佳。

    但!这并不算完!又有一份报告让南云忍差点跳了起来!

    上面写着,

    佐藤支队最高换挥官佐藤一雄阁下于追击一小股数不盈百之支那军队过程中,遇冷枪玉碎。

    该敌极为狡诈,先以冷枪诱佐藤君现于敌视野之内再一枪以毙之。

    握悉,佐藤一雄阁下所追之敌中竟有佐藤世家之女与支那外系子弟所生妖孽。

    南云忍看了上面的这则报告后又怎可能不想起来那个禅意深厚的支那年轻人还有一手下。

    同为日本帝国四大门阀之一的南云忍又怎能不知道早年佐藤家有女伊兰入支那与支那人成婚育有一子誓不归瀛最后被佐藤一雄追杀陨命!

    原来那小子就是佐藤家的那个孽障啊!

    怪不得怪不得啊!

    那眼神那气质,现在想来那小子好战之狂热与偏执分明就有大日本帝国武士之血统传承!

    调查到了这里,南云忍已是完全相信信自己的妹妹织子定是玉碎于那个支那年轻军官一伙之手了。

    自己派出去救织子的武士发回电文称已发现织子正被支那军警追杀,吾部正火速赶赴救援,然后黄河发水便无消息了。

    本以为他们定是为洪水卷走,现在看来,他们当是为这伙支那军人所杀,否则同在发水区域,缘何独此支那军队脱险而出?

    织子,果然是我之胞妹,你未曾让我过了你这关的忍,却是以你之生命为我找来了一个比你更强的习忍对手啊!

    就在一切已是呼之欲出只差一层罩在上面的轻如蝉翼的薄纱之际,早晨最后一份送回来报告已是使得一切明朗起来。

    那张纸上的内容来自于对一个中国军队战俘的审讯记录,内容很短,写的是:霍小山,被支那士兵冠以杀神之称谓。

    举手投足,皆可伤人。

    其父霍远已于北平为我大日本帝国军队所毙,生前系支那军队西北军破锋八刀创始人!

    “报告指挥官阁下!”一声报告终于把神游于外的南云忍唤回了现实中。

    他抬腿走回自己的桌子旁。

    这时院子里那几名擦拭装甲车的士兵方才如释重负,从那立正姿势中解脱了重又开始忙碌起来。

    “报告指挥官阁下,有新报告说长江之上有一只巡逻艇失联,有另外的巡逻艇看到那只巡逻艇正驶停在长江南岸,我们的人追上去问时,那巡逻艇上的人弃艇上岸而走!”一个南云忍的下属大声报告到。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五二章 世上最怕“有心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9623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