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四章 小石头的怒火-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五四章 小石头的怒火

    霍小山他们已在江边搜索了一天多了。

    他在领着那五个人徒步走到了紧邻南京城的江段后,自己则与小石头换成平常百姓装束去城郊馒头铺买了一大袋馒头咸菜回来。

    这次行动旨在寻回娘亲遗体霍小山不想多生事端自然准备得很充份。

    换衣服去买馒头那是防止日军服装招致当地百姓的反感。

    一下子买了那么多馒头那是为了免得在江边升火留下啥痕迹。

    买馒头回来后换回日军服装那自然是为了打掩护用的。

    而他们在下了那只日军汽艇时也已顺手各拿了支三八大盖,总是不能穿着日军服装却又手持盒子炮的。

    霍小山杀敌有道自然因为他身手了得感知敏锐,但也有他凡事心思缜密有关,从来就没有生而知之的智者亦没有刀枪不入的好汉。

    此时已是傍晚,霍小山小石头与另外两名士兵都是一手拿着那夹了咸菜的馒头充饥。

    此时已是入秋,虽还未到又是一年青草黄的季节但眼前景色已见萧索了。

    天上铅云低垂,岸边江风烈烈。

    江里仅见日军船只往来,岸上蒿草萋萋。

    霍小山眼望那有的已是过腰的蒿草心思不属却是在想如何能找到娘的遗体。

    找当年那埋葬娘亲的民工已不可能,连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找那几个日军更不可能,虽然有提到日军一个下级军官的名字但那封信却是日军被杀后缴获的战利品,估计曾经参予埋葬娘亲的日军都已经死了。

    所以也只剩下最笨的一招沿江寻找,他自然记得那日军家书所记,葬于江边高岗之上。

    那就必须找到日军抛尸之处,日军抛尸肯定是挑最便利之处,西北角的不可能拉到东北角去抛尸。

    长江滚滚,有道路通到长江边的路口只要挨着江边的自然都是抛尸之处。

    如此一来这搜寻起来自然是快不了的,昨天一天下来却是徒劳无获。

    虽然也碰到了些坟头,但上面要么有碑的要么给霍小山的感觉就不是的。

    远处有脚步声起,却是刘占春与川口端一回来了,他们两个是找附近人家去问何处有日军抛尸之处的。

    刘占春正是霍小山打皇协军时觉得他还有血性而留下来的那个,这回是到南京城附近办事,霍小山考虑到他是个老兵在与外人接触时足够机灵就带了出来。

    “怎么样?”小石头一边递上馒头一片问。

    “没什么线索,附近的居民已经不是老户了,老户已经被杀没了。”刘占春失望地摇了摇头。

    见刘占春这么说那几个人却都是把目光投向了霍小山,霍小山扫了他们一眼道:“该吃饭吃饭。”

    于是那几个人接着吃了起来,不过,过了一会儿有个叫彭勇的士兵说道:“也不知道鬼子去年在这南京城杀了多少人?”

    他这话一出口就被闻言抬起头来的小石头狠狠瞪了一眼,心道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小石头心道明知道头儿的娘也是遇害者你还问这个问题那也太没眼力见了,尽管小石头自己也很想知道。

    彭勇是后来加入军需处的两淮子弟,岁数也不大,并不是小石头侦察班的人。

    但这回霍小山到南京的方案里就是要江上夺船而彭勇水性很好也就把他带来了。

    彭勇见小石头瞪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脸红了下不敢吭声了。

    “问憨子吧。”倒是霍小山接了一句。

    一听头儿竟然搭腔了,彭勇不禁感激地看了霍小山一眼,头儿就是头儿啊!

    “杀多少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把现在南京城里的鬼子全杀了也不够一命抵一命的。”憨子想了想说道。

    憨子话少,他回答的也模糊,谁知道日军在南京城里有多少人啊。

    霍少山只好又接话了:“就算一个师团吧,按两万人算,不过我估计死的人十万也不止吧。”

    霍小山的话让那三个兵震惊了,但川口宽一除外,因为南京城破时他也在场。

    由于震惊,那三个士兵半晌都没有说话。

    小石头他们三个当兵也有一段日子了,可最多时也就见到国军一个师顶天两万人当时已觉得人是铺天盖地了,那十万人又能有多些,他们实在无法想象。

    天色已渐黑,今天找寻也就到此结束了,江风虽然依旧吹拂着,却也掩不住此翻谈话的压抑气氛。

    “死了这么多人?这小鬼子畜生咱们也就不说了,可那么多人明知道鬼子要杀自己就没人反抗吗?”这回说话的却是小石头了。

    “反抗当然有,可没反抗的更多。”霍小山说完这话和憨子互相看了看,两个人仿佛又看到了那天跳江之前的情形。

    日军喷吐着火舌的机枪,如同下饺子般劈了啪啦往水里掉的人们如同被割的麦子般倒下的人群。

    “花和尚,打南京时你在哪呢?”刘占春忽然问川口宽一道。

    “南京。”川口宽一见问到他了他才说话,毕竟是日本人杀了那么多中国人,他现在很为自己的日本人身份惭愧,所以他没法吭声。

    “那你说说,你看到当时有俺们中国人反抗的吗?”憨子问道。

    憨子自然还记得当时鬼子在江边杀人自己想和鬼子拼命是霍小山拉他跳江才逃出来的。

    原本低着头的川口宽一抬起头见霍小山点了下头这才缓缓说道:“我信佛的连一只鸟都没杀过,自然也没杀过人,无论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我搞不清我们日本人怎么了,那么爱杀人,我也搞不清为什么你们中国人就不反抗,当然也可能敢反抗的都战死了

    我亲眼看见你们中国人成排的成群的就象,就象……”

    说到这时川口端一把话头顿住了,他纵使本就是个书呆子的性格也觉得说不下去了。

    “就象什么?你都说啊花和尚。”小石头和刘占春齐问。

    “就象,就象被赶鸭子似地赶进了长江里,没有人反抗。”川口端一说完这话头垂得已是很低了。

    “花和尚你特么咋说话呢?你们日本人才象鸭子!”刘占春小石头都急了!

    小石头呼地下站了起来就用手来揪川口宽一的衣领。

    “石头坐下!”霍小山及时喝止了小石头和刘占春。

    川口宽一这句不恰当的形容词极其严重地伤害了在场中国士兵的自尊心,除霍小山以外那四个人都在气呼呼地喘着粗气。

    “你们跟川口急有什么用?他不咋会撒谎。别管别人咱只能管好自己,第一要敢反抗第二要有本事反抗。行了,都歇着吧,明天还有的忙。”说完这话霍小山自己走向了一处江边的芦苇荡,总是要找个比较隐蔽的地方休息的。

    这一夜军需处的六个人都没有睡好。

    小石头他们四个是由于川口宽一那句话气的。

    川口宽一则是出于自己曾经是一个侵略者的愧疚。

    他都没敢说,当时日军中有单人如恶魔般附体般地杀过三百多个手无寸铁的中国人的,他不敢说!说出来他都怕小石头一刀把自己劈了!

    霍小山倒不至于纠结在川口宽一的那句话上,在他看来川口宽一说的自然是实话。

    对于现实生气有什么用?承认现实改变现实就是,霍小山所有思考与行为的重点都是在如何改变现实上。

    他极少需要愤怒的情绪,他需要的是一切时候保持境界上的清明。

    这一夜霍小山念佛念到很晚,直至最后把他自己的全部身心融入到了那佛号声声中,直至最后让自己潜意识中希望娘亲于冥冥之中给自己一点提示的念头也化为空明。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五四章 小石头的怒火》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9657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