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九章 猫追老鼠?老鼠戏猫?-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五九章 猫追老鼠?老鼠戏猫?

    南云忍来了,带了足足十辆卡车的士兵一路上气势汹汹地来了。

    他带着自己的手下在那个码头一直折腾到了天黑。

    他指挥着各路日军从码头外围开始搜索,他暗下决心自己绝不能一次又一次地被那个霍小山玩弄于股掌之上。

    可是到头来,他发现还是被人家戏耍了。

    就在在最前方搜索的士兵在撞响了对方不知何时设下的诡雷的时候,他在将黑的天色里看到六七十米外两个身影跃入了滔滔长江水中。

    待到他们赶到江边的时候,真的就是孤帆远影长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啊。

    自己率部搞了这么大动静可对方竟然只有两个人吗?

    不可能的!

    肯定是哪里不对了!

    这时他终于再次恍然,原来对方的目标并不是在这里,很明显是用这两个人来吸引大日本帝国军队的注意力的。

    那么他们真正的目的地是哪?是哪?是江边,是矢野洋平去的那个地方!

    在那一瞬间,他那说好了的想好了的不生气了我要忍便再次被熊熊怒火烧到九宵云外去了。

    在他匆忙赶到了江边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堆余温尚在的灰烬,甚至还有炭火红艳。

    南云忍无暇去调查什么,但他知道自己的对手并未走远。

    既然有了汽艇的那条线索,很明显对方是抢了汽艇从上游顺江而下来的,那么他们肯定是要往回逃的。

    于是他下令了,每车十人,十辆车往上游开,每隔一百米停一辆车就地搜索,他就不信长腿的能跑过长轱辘的。

    同时,他又命令加大在这一江段汽艇的巡防密度,一定不能让霍小山这伙人从江上跑了。

    而他自己则要带着其余人员从下往上拉网般地搜索。

    他虽然不知道现在对方有多少人,但他坚信霍小山肯定是在其中的!

    他这么判定的理由只有一个,虽然这个理由实在是那么牵强。

    那就是因为自己又被耍了因为自己又怒了,他坚信只有霍小山能让自己一怒再怒。

    可就在他下完命令,第一辆卡车刚开始开动的时候,“别勾”一声枪响了。

    那子弹是来自他们所处江岸的下方。

    于是,南云忍眼睁睁地看着在距离自己十米多远的地方一名士兵倒了下去。

    在那士兵倒下去的刹那,南云忍甚至看清了那颗子弹正是从那士兵的眉心间穿过去的。

    南云忍本就是武道高手反应自然是极快,他的士兵也都是老兵了。

    按常理讲他们在卧倒的瞬间就是可以判断出对方所处的大概位置的。

    他们在和中国军队的作战过程中也不是头一次遭到突袭。

    只是,这一次和他们所曾经历过的却有点不同,不同在于第一声枪响后他们士兵马上卧倒就在将卧未卧之际,又一名他身边的士兵在第二声枪响后倒了下去,依旧是子弹正穿眉心。

    这回中弹的地点离南云忍更近,近到南云忍就是不听枪声从那弹创面上都能看出来对方是用三八大盖打的。

    “射击!”这种战斗根本都不需要南云忍亲自指挥的,他手下的军官已是高喊道。

    于是他们这一方二百多人制造出来的弹雨真的就象雨点般地冲那个射击方向倾泻而去了。

    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二百多人交织出来的只打一个位置的火力网真的就是密不透风。

    可这时南云忍忽然想到对方不是再一次的跟自己玩什么调虎离山吧?

    从目前对面射出的那两枪看,明显只有一个人嘛。

    如果是两个人对他们进行偷袭肯定是要同时射击的,否则得是多笨的蛋才会把两颗子弹打得一先一后。

    可就在他正打算分兵的时候再一次发生的情况却立刻让他改变了主意。

    因为就在他们射击的弹幕之中,自己的对手又再次开枪了。

    这一枪又打倒了南云忍身边不远处的一个士兵。

    此刻日军枪声如雨,如果不是对方打的就是南云忍身边的士兵,南云忍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在爆豆般的枪声里对方竟然又打了一枪。

    这回从对方射出来的弹道来判断,那个对手竟是在己方开始射击间不容发之际不知道怎么就横着向北溜出去了四五十米。

    如果对方留在原地要么会被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束手待毙,要么就是被打成筛子。

    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蹿出四五十米外?南云忍毫不怀疑,对手就是那个霍小山!

    自己可是和他交过手的,那霍小山敏捷快速间不容发的动作给了他难以磨灭的印象。

    这连续三枪除了霍小山,没有别人!

    对此,南云忍坚信不移!

    既然如此,那么还分甚么兵?

    别的支那士兵就是让你多活下来百八十个又如何,我南云忍想取的却只是那霍小山的性命!

    南云忍抽出了自己的武士刀向着自己刚才判断出来的射击方向一指,大吼着让手下向那个方向射击。

    他必须亲自指挥了,因为他手下那个指挥的军官根本就未曾发现对手已是变换了射击位置。

    在子弹转向后南云忍再未发现对方还有第四打来,于是他果断命令机枪掩护,剩下的士兵向那个射击位置发起冲锋,他则是手提指挥刀也跟在了后面。

    可一百多人赶到对方可能的射击位置时,看到的却再次是长江之水天际流。

    这并不奇怪,因为这里本来就在江边对方向北横溜出了四五十米可不就到江里了嘛。

    地上并没有什么尸体,南云忍瞬间判断,对方在打完第三枪后肯定是转身就跳入江中了。竟有如此身手,不是霍小山又会是哪个?!

    可是他去哪了?很明显是在那江水之中顺势往下游了,往上游那滔滔江水的阻力只能让他游得很慢。

    可就在这时,下方江岸之上又是一声枪响了!

    这回这一枪打得更是邪性,两名站着的士兵竟然几乎同时倒了下去。

    至于原因嘛,只因为对方用的是三八大盖。

    三八大盖那出色的穿透能力成功地制造出了一石二鸟的效果。

    和先前一样的一幕终于又发生了,南云忍终究是再也忍不住了,他暴跳如雷!

    可又能怎样,他的对手仿佛并不怕死,总是能在己方射出的密不透风的弹雨中觅得一线生机。

    然后,枪响之后就总会又有一名日军士兵倒下。

    今夜注定了与以往不同,双方竟然始终在重复着大致类似的一幕。

    从下方射来的一颗子弹打死一名或两名日军士兵然后招致弹雨的报复与士兵的冲锋,等日军士兵冲到了那人原来的射击的位置时,就又是一颗从出奇不意的位置射来子弹掀翻一两名追捕者。

    这一幕是如此的频繁的重复,以致这一夜南云忍都没搞清到底是一群猫在追一只小老鼠,还是一只狡猾的老鼠在戏弄一群猫……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五九章 猫追老鼠?老鼠戏猫?》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9734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