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四章 事后余波-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六四章 事后余波

    1938年10月的某一天,南京城外邻近码头的几户人家在夜里感觉到了不适,先后出现了恶心呕吐痰多等症状,但毕竟没有死人。

    在这个人命如草的年代死人都不算个事,身体有点小恙那还能算什么被别人记住的大事吗?

    于是,这件小事终究湮没在历史的遗忘中了,尽管那几个感觉到不适的人或多或少地留下了点后遗症。

    而同样是在那些百姓感觉到不适的第二天,百姓们才发现军用码头方向的日军如临大敌,一夜之间竟然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都是那端着上了明晃晃刺刀的日军士兵。

    已经被吓怕了的百姓们这回连家门都不敢出了,本打算出门打短工的苦力、卖针头线脑的小贩、拉客的黄包车夫甚至那些做皮肉生意的野鸡都藏了起来。

    一时之间附近各条大街上户户大门紧闭,唯有凄厉的警报日和军士兵杂乱而沉重的大头皮鞋声在街头不停地响过。

    南云忍终究是保住了军用码头,尽管士兵死了七八十人。

    从这个角度上讲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对天皇陛下有了一个交待,尽管他知道码头没有被炸只是因为里面有重量以吨计的毒气。

    那夜他也只是释放了两桶毒气就能让附近几百米的中国百姓染上了余毒,如果是成吨的毒气释放所产生的后果可想而知了。

    所以军需码头被保住只是因为军需码头附近有中国成姓无意成中为了日军手中的“人质”,人家霍小山只是不想炸罢了。

    所以若是从这个角度讲,南云忍所感受到的只有作为一名武士的耻辱,堂堂大日本帝国出了名的武士竟“沦落”到了靠支那百姓才能完成任务吗?

    南云忍心中的那根刺却又被插得更深了一些,他终究没有抓到霍小山。

    从在黑暗之中那些被击伤逃得一命的伤兵口中得知,他们隐约觉得袭击他们的人是一个身材单细的身影,那个人不是霍小山又能是谁?

    南云忍派士兵仔细搜遍了码头,最后才确认霍小山已经和他的同伙逃掉了。

    至于是如何逃掉的,他认为是霍小山和他的同伙混出去的。

    因为他知道霍小山肯定是穿了日军军装,而他们又发现了两名防化兵的防毒面具被人抢走了。

    那么很明显了,霍小山和他的同伴肯定是抢了防毒面具后在那毒气弥漫之中堂而皇之地浑入了南京城或者骗过了守在江边士兵跳入了滚滚长江。

    于是他下令停止了搜索。

    时下日军已经打下了军事重镇武汉的所有外围阵地,已经开始准备直接进攻武汉了。

    南京军需码头作为一个重要的军需物资补给站不可能总保持这种戒严状态,于是在第三天,那个军用码头便又恢复了正常。

    南云忍忍受着心中的那根被霍小山扎得越来越深的刺努力让自己再次平和下来,可是在第四天他得到了一个消息后却再次将那个忍字抛到了爪哇国去了。

    那个消息是,一艘去进攻武汉驶往长江中游的日军军舰的弹药仓爆炸了,最后那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的军舰被炸成了两截沉入到了长江的滚滚波涛之中。

    据军舰上幸存下来的海军士兵说,那军舰并没有受到中国军队的攻击,就是在行驶途中莫名其妙地弹药仓就炸了。

    南云忍的直觉再次在事后起到了作用,于是他派人去码头调查了一下,那艘军舰正是在南京军用码头补给了弹药后开出的。

    南云忍又凭直觉认定这事就是霍小山干的,霍小山竟然没有戴着防毒面具趁乱混出去!

    而是藏在了装弹药的大铁皮箱子中,被吊装到了军舰上!

    然后大日本帝国的军舰就被炸沉了!

    这是多么符合逻辑的一件事情啊!

    可南云忍能想到这点又如何?!

    他却没有任何证据,他也绝不可能把自己的怀疑或者直觉说给自己的上司听。

    心中有刺却又不能拔出这种憋屈感让南云忍已经到了即将暴走的边缘。

    回到自己住处的他,将那个被自己长期霸占的支那女子按照自己习忍的一惯方式好一翻蹂躏直到那女子晕迷了过去他才暂时忍住了毁灭一切的冲动。

    然后,他的性格变得更加阴郁乖张,你霍小山不是擅长这种非武士的光明正大的战斗吗?

    很好,我南云忍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你且等着,我也要把你们支那军队搞个天翻天覆。

    正如南云忍事后诸葛亮的猜测一般,那艘军舰被炸正是霍小山和牛如皋干的。

    细节虽有差误但大体情节真的是出奇般的一致,任是谁总是事事都能做到事后诸葛亮却不能奈对手何也会悲催地吐血。

    不过霍小山可是没功夫管南云忍如何了,他只为没有炸了那个码头而遗憾。

    和霍小这一路行来,牛如皋已经是彻底地被霍小山所折服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加入霍小山的队伍。

    霍小山找到军需处的队伍倒是花了几天时间,因为就在他去南京的这些天里,参予万家岭战役的中国军队在歼灭了日军106师团后选择了放弃万家岭地区了。

    霍小山经过一翻波折后终于走回了军需处新的宿营地。

    “这个人是谁?”沈冲小石头郑由俭他们听哨兵喊着头儿回来了,都高兴地迎了出来。

    小石头和那个士兵也只是比霍小山早了一天回来的。

    “这个人是谁?”郑由俭看到牛如皋后好奇地问。

    “这个不是你的菜。”霍小山笑了不过并没有介绍牛如皋,反而对沈冲小石头道,“去把莽汉也喊来,你们的菜来了。”

    “什么意思?”沈冲小石头都没有听懂。

    “去和他打几架吧,真不好说你们谁会赢呢。”

    “哦?”霍小山这么一说,沈冲小石头眼睛都亮了!

    有架可打这事好啊,军需处士兵训练之余好斗成风,但问题是下面的士兵确实没有人能打过沈冲小石头莽汉这几个好战分子。

    而他们几个之间倒是打过不知道多少回了,彼此很熟悉了,打起来怎么也觉得没有原来刺激好玩了。

    这回竟然有了新的打架对象而且听霍小山说身手竟然不弱,那还做什么介绍,先打过几架再说吧。

    霍小山看着这些好斗分子眉飞色舞地找空地“操练”去了,心中也是好笑,拔腿正要进营地时,却见营地里迎面又走来一群人,竟然都是军官打扮。

    中间一人穿着笔挺的军装,面目俊朗偏偏下巴上又有着刚刚冒出来的胡茬,那副扮相实在属于少女的梦中情人一类。

    霍小山见那人正冲自己笑着,他先是一楞,随即也笑了。

    “魏建兴!”“霍小山!”

    喊魏建兴的只有霍小山一个人,可喊霍小山的却足有三十多人,霍小山这才注意到这三十来人竟然都是他在中央军校特训班的那些老兵。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六四章 事后余波》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9776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