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六章 暗见文萱-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六六章 暗见文萱

    战况变化之快,真的就是一日千里。

    1938年10月21日日军七万多人,两万多匹战马在广州大亚湾成功登陆,他们的战略意图明显是要占领广州,广州若是失守,粤汉铁路也就被切断了,那么武汉的防守就变得没有意义起来。

    而从日军势如破竹的攻势来看,广州肯定是保不住了,有了南京保卫战教训的某人终于不再注重一城一地的得失了,武汉会战中的中国军队撤出战斗已是大势所趋了。

    一时之间,武汉三镇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向西南方向的大撤退,那些流亡到了武汉的大学生,那些军政部门,那些最其码的军工企业都开始了再次的迁徙。

    整个武汉呈现出了一种慌乱的悲观的状况。而与此同时为了长期抗战,军统武汉站的特工们也更加忙碌起来。

    什么特一组特二组武一组武二组什么潜伏电台什么武昌行动大队也包括女子别动队,各单位也都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潜伏前的准备工作。

    所有的特工人员都在忙碌着,却没有人注意到女子行动队的队长慕容沛神不知道鬼不觉地“消失”了两个小时。

    当她两个小时后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中了。

    作为女子别动队内勤人员的细妹子自然知道慕容沛去做什么了,她在看到慕容沛的刹那,两个的眼神交换了一下。

    慕容沛虽然什么也没有说,细妹子却在她的眼中看到了闪现出一丝兴奋与喜悦,于是细妹子的眉头也出现了一丝喜色后也忙压制下来。

    两个人这之后却什么也没有说,各坐在各自的桌前忙碌起自己的事情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唐甜甜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天天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高兴的?不就是丫丫姐让你当了个副队长吗,天天嘴都合不住了。”细妹子忍不住吐槽道。

    “咦?今天细妹子姐姐好奇怪哦。”唐甜甜表情夸张地说着,却是很没形象地一屁股坐到了细妹子前面的桌子上。

    “哎,唐大小姐你这千金之躯的屁股别压坏了我的文件。”细妹子忙站起来推开唐甜甜,抽出了被她坐在下面的几份文册,接着说道“你说说今天我怎么奇怪了?”

    “今天你竟然先和我说话还和我开玩笑,和往常不问不吭气可是不一样啊。”唐甜甜别看刚才那个动作大大咧咧的,可也算得上心细如发了,她在细妹子一句不经意的话间便发现了细妹子心情上的微细变化。

    “我能有什么高兴的事,有也不告诉你,你自己去猜吧。”细妹子不再掩饰刚才从慕容沛那里得到的喜悦反而大大方方的展示出来。

    “我上哪儿去猜你女儿家的心事去,嘻嘻,不过,细妹子姐姐我可真猜了啊。”唐甜甜依旧和细妹子嘻皮笑脸的。

    她特别喜欢和细妹子闹,因为细妹子脾气特别好,就是假装生气时说话也是柔柔的,不象慕容沛,脸上贴着那看上去病怏怏的东西,总是让唐甜甜心中有点障碍。

    毕竟那面瓜皮儿再好用也是在脸上涂了一层保护色一般,不知道也就罢了,可知道了这点的时候,心里多少就觉得别扭,会给人一种喜怒不形于色的感觉。

    “你猜吧。”细妹子自然明白唐甜甜无论如何也是猜不到今天自己为什么高兴的,那就任由她去猜好了。

    “要我猜呀,细妹子姐姐这么高兴,肯定是你亲戚走了。”唐甜甜一本正经地说道。

    “亲戚?什么亲戚?我在这里哪有什么亲戚。”细妹子睁大了好看的细细的眼睛不解地问唐甜甜。

    “肯定有的,嘻嘻,你大姨妈走了啊。”唐甜甜仍旧在那里一本正经地说。

    “噗”的一声,听了唐甜甜这句话,正拿着杯子在喝水的慕容沛一张嘴就把水喷了出来。

    “死唐唐看我不撕了你这张小嘴巴!”细妹子此时也明白了这唐甜甜卖的什么关子,却是在不经意间又被她涮了一把。

    不过细妹子毕竟是细妹子,就是假装生气羞恼的样子也依旧给人柔柔可爱的感觉,丝毫也没有动手撕嘴的意思。

    “行了,唐唐别欺负你细妹子姐姐了,说说今天你咋这么高兴呢。”慕容沛知道这唐甜甜开起玩笑来就是一个疯丫头,决不可以按他的套路走的,就把话拉了回来。

    “今天呀!”唐甜甜双手一按桌子从细妹的桌子上跳了下来,走向慕容沛的桌子又要往桌子上坐可却看到慕容沛正在瞪着自己呢,这才拽过了桌前的一把椅子坐了上去。

    “今天吧,又让我给练哭鼻子两个。”唐甜甜笑嘻嘻地说。

    “就因为这个?”慕容沛扫了一眼唐甜甜,“再说说,还有别的原因吧。”慕容沛压根就不相信唐甜甜的说法。

    她把女子别动队交给了唐甜甜训练,而唐甜甜可真的不负她所托,把那些本是柔柔弱弱的女儿家练得可是够惨的。

    学习用手枪射击那枪管上可是吊了半块砖头的,一端那就是一小时。

    学习格斗就教了三招,可那三招一练起来就是上百遍地练。

    练耐力那是一天咋也得跑上二十里地的。

    甚至唐甜甜的训练方法甚至传到了站里,连站长都颇有微词,女特工主要是以智取胜或者负责一些谍报的的打探,纵使有武力行动那也只是望风什么的外围活动,你让他们练这些东西干嘛?

    不过站长的意见却并没有被慕容沛执行,因为唐甜甜的训练方法本就是慕容沛背后主使的。

    慕容沛到底是因为和霍小山在一起呆久了,受了军队的影响,别管做什么,打鬼子就要杀人的,不练怎么能行?当特工总有短兵相接的时候。

    训练强度这么大,队员们自然是心有怨言,可是大多数的时候慕容沛都是跟着带头练。

    虽然慕容沛耐力好枪打得也好,但这种训练强度下来却也是咬牙硬挺下来的。

    唯有唐甜甜却是有真本事的,把这几项练下来就真跟玩的一般。

    正因为如此,女队员被练哭了已经不什么新闻了,决不至于让唐甜甜笑成这样。

    “就知道骗不了队长大人。”唐甜甜见骗不了慕容沛,却是鬼鬼祟祟瞥了眼那虚掩的门后才压抑着兴奋地说道:“有准确小道消息说,罗林彻底阉了,方如心已经和他一刀两断了。”

    “啊?”细妹子吃惊地掩住了自己的嘴巴,过了一会儿才看着同屋的两人说道:“好可怕,以后谁也别惹咱们家唐唐,太吓人了!”

    唐甜甜却没有吭声,她说完这话后却是一直在看着慕容沛的反应呢。

    她也没有看出慕容沛的表情有什么变化,正多少有点失望的时候,慕容沛才说道:“祸害良家女子太多了,怕是老天爷处罚他了吧。”

    唐甜甜听慕容沛这么说,一本正经地双手合什作许愿状:“谢谢老天爷,谢谢天老爷,我代表那些受害的女子给您老人家敬香了!”

    ……

    夜色渐深,慕容沛和细妹子的所住的闺房里的灯已经熄灭,屋里也已是黑黑的了。

    不过此时在被窝里却是传来了慕容沛和细妹子的低语声,两个人却是一起趴在了慕容沛的被窝里咬耳朵呢。

    “文萱姐说了让咱们长期潜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如果和鬼子一旦有什么危险的情况下,宁可撤退也不要牺牲了。”这是慕容沛的声音。

    “打鬼子不重要吗?”细妹子不解地问。

    慕容沛在黑暗中轻轻地吁出了一口气才缓缓地说道:“形势很复杂,国共的蜜月期怕是要结束了,咱们俩能进入这条线不容易,不能轻易牺牲了。”

    “哦。”细妹子在黑夜中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她在体会慕容沛所说这句话的意思。

    今天白天慕容沛“消失”是去见赵文萱了,既然在报纸上看到了赵文萱来了,焉有不见的道理?

    因为作为埋入军统的一根“钉子”,也只有赵文萱和中共特科的最高领导人知道这里还有两位秘密战线的同志。

    赵文萱一直住在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里,慕容沛虽然有心却也不敢去见,别看国共双方现在处于“蜜月”期,但盯着八路军办事处的军统特工前门后门可是都有人的。

    而现在趁武汉要战略大撤退所产生的混乱,赵文萱出门后才以李代桃僵之计与慕容沛见上了一面。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六六章 暗见文萱》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9796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