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0章 法国老男人-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七0章 法国老男人

    带头大哥被人收拾了,慕容沛本以为自己成衣铺子能消停下来了。

    可是没成想过了几天,那带头大哥不来了,倒是他手下有几个小弟天天嘻皮笑脸地往这儿跑。

    至于原因嘛,倒也简单,却是这几个家伙相中了慕容沛的几名女队员。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世上还没有哪条法律规定地痞混混不能有爱情。

    可这事却比打架处理起来还麻烦,地痞混混那都是天生厚脸皮的滚刀肉,就是慕容沛敷着那面瓜皮儿用那张黄怏怏病歪歪的脸坐在前堂门面里守着也挡不住他们的纠缠。

    每天把慕容沛搔扰的不胜其烦却又无可奈何,正当慕容沛想实在不行就得从军统别的队调来几名男队员看门的时候,这一天下午前堂之中却来了个金发碧眼的法国老男人。

    那老男人身材高大,穿了身做工考究的西服,脚上蹬着油光锃亮一看就是头层好牛皮做的皮鞋,领口打着领结,站到慕容沛身前时慕容沛还闻到了一丝淡淡的男式香水味。

    “请问老先生是要给夫人订做旗袍还是买旗袍呢?”慕容沛起身很有礼貌地问道,可心里却是在揣测这位仪表不凡的法国人的来历。

    既然成衣铺子是在法租界内,有法国人光顾自不为奇,也会有对东方文化感兴趣的法国女人来订制旗袍的。

    那老男人没吭声反而是饶有兴致地用他那中国人绝不会有的深邃如兰的眼睛看向慕容沛,或许他搞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说话如此悦耳动听的女孩为什么偏偏有这样一张黄怏怏的脸。

    慕容沛并不避过他的眼神又重复问了一句,这法国老男人的眼神里有好奇有睿智还有丝倨傲但却没有迷惑,显见对方是懂中国话的。

    “你怎么知道我懂汉语?”法国老男人说话了,果是很流利的汉语。

    “老先生眼神里充满了智慧。”慕容沛答。

    法国老男人诧异地看了慕容沛一眼,这个面色让自己疑惑的中国女孩谈吐不一般哪。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我叫穆蓉,不知老先生贵姓呢?”慕容沛答完反问。

    “布鲁斯。”法国老男人答。

    “布鲁斯?好奇怪的名字,蓝调布鲁斯吗?”慕容沛笑了。

    慕容沛的回答顿时让这位叫布鲁斯的法国老男人又奇怪了下:“你竟然知道蓝调布鲁斯?”

    时下中国羸弱,绝大多数中国人可是不识字的,可在这家做旗袍的小店里却有一个知道蓝调布鲁斯的中国女孩岂不是让人眼前一亮?

    “我也只是在书上看来的,美洲黑人音乐。”慕容沛微笑着回答道。

    “你喜欢音乐?”布鲁斯觉得自己还从没碰到过这样让他感到奇奇怪怪的中国女孩,尽管那脸黄怏怏的。

    “不,我只是对黑人感兴趣。”慕容沛答。

    “为什么?”布鲁斯问道。

    “黑人,一个被贩卖奴役欺压的人种,就象我们现在也被一个叫大和却又长得极矮的民族欺压一样。”慕容沛答道。

    慕容沛本想说就象我们在被列强欺压一样,话到嘴边却改成了大和民族,此时此际,不宜树敌太多啊。

    可饶是如此,这个叫布鲁斯的法国老男人却也感觉到了慕容沛语气中所蕴含着的不屈的锋芒了。

    他盯着慕容沛清澈的目光看了会想要说些什么却终又什么也没说,调转目光开始打量起这个不大的门面房的陈设来。

    无非是两节柜台,摆放着各种或布或绸的面料,墙上挂着的是十几件已经做好等客人来取的旗袍。

    自中山先生建立中华民国以来,虽说未曾改变中国长期积弱的状况,但毕竟国人不再是井底之蛙了。

    穿长袍马褂的日少,男穿中山装女穿旗袍已成为主流社会的一种时尚,当然也不乏在洋办公司中工作同样穿西装打领带的国人。

    “布鲁斯先生对中国文化看来是很有研究的啊。”慕容沛又开口说道。

    “研究可谈不上,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你们中国人穷其一生尚且不能说全通,吾辈也只是管中窥豹的一门外汉罢了。”那布鲁斯叹道。

    只是他这回话中对汉语的运用若说对中华文化只是门外汉,不说慕容沛就是任何人听了那也绝计不会信的。

    “布鲁斯先生谦虚了,不知您都喜欢中华文化哪些方面呢?”慕容沛对这个谈吐优雅带着浓郁书香气的外国老头也很感兴趣,就象这外国老头对她也是很感兴趣一般。

    “这就太多了,中华文化瀚若星河,这可实在是太多了啊!”布鲁斯显然是有感而发,“比如美食、比如孙子兵法、比如古玩、比如古诗词”

    说到这里布鲁斯顿了一下,就随口吟出一句古诗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只是他把这诗吟完,不光慕容沛一楞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怎么把这首诗搬出来了呢?显然自己还是受了眼前这个中国女孩刚才那句对中国被人欺压于现状不满的情绪的影响啊。

    不过话已出口自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于是布鲁斯索性问道:“不知你对这首你们中国古人的伤春之诗有何感想呢?”

    慕容沛见布鲁斯问她,却是喃喃自语了一句:“国破山河在,好一个国破啊……”但随即她眼神一亮陡然说道:“国破是事实,但我不喜欢这种悲伤,我更喜欢另外一首写国破的诗”

    “哦?还有吗?这个我真不知,还请请小姐指点一二。”布鲁斯忙道。

    布鲁斯喜欢中华文化不假,于中华古诗词犹甚,因为他喜欢上中华文化本就是小时其父教其背诵中国古诗词开始的。

    在布鲁斯的注视之下,慕容沛轻启双唇却是说道:“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慕容沛语音并不高,但那不高的音声里体现出来的却是一种视死如归的绝决。

    布鲁斯原本只是好奇的眼睛已是因为震惊而霍然亮了,慕容沛一双秀目却也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一老一少一中一外一男一女的两个人却都读懂了彼此目光中所蕴含的深意。

    慕容沛引用的这首诗中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信息啊。

    “布鲁斯先生您觉得我这首国破诗如何呢?”慕容沛浑若无事地问道。

    震惊之后布鲁斯眼神之中出现了贊许之意,他不再选择目光上的对抗,却道:“小丫头你骗我这个外国老头子吗?作者虽已作古却不是古人哦。”

    这首诗别人不知布鲁斯却是知道的,因为该诗作者吉鸿昌正是前几年在天津法租界被捕的,后被某人枪杀于北平。

    至于罪名不说也罢,其本质原因却是该人拒绝进攻中共苏区一心抗日并且是一名共产党人。

    据说当时该人于行刑前以树枝划地写下此诗并云“我为抗日而死光明正大岂能跪下从背后挨枪?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给我搬把椅子来!”

    行刑枪响之时,该人仰坐椅上而毙,时年39岁。

    慕容沛正要再说话的时候,门外却是响起来极不和谐的声音“我那娇滴滴肉乎乎的小妹妹呀,你情哥哥来了。”

    慕容沛闻听这话却是宛如吃了个苍蝇般的恶心,不用问也知道,是那几个捣乱的小混混又来了。

    那几个小混混的声音是如此的油腔滑调,以至于看上去修养极好的布鲁斯脸色都变了,原本优雅的气质突然变成了一种上位者才有的狠厉。

    这时的慕容沛反而不着急了,因为她知道,管这些小混混的正主已经来了。

    果然,外面又开始说话了“好狗不挡道,你特么敢——哎哟,这不是王头儿嘛,您老人家怎么有功夫到这儿来了?看我这双狗眼竟然,竟然,小的自己掌嘴!”

    紧接着就是两声清脆响亮的“啪啪”!显然是自掌耳光下手也绝不轻,从他这打自己嘴巴的下手力度而言,肯定是一句“好狗不挡道”惹了绝不敢惹的人!

    慕容沛此时心中已是一片雪亮,偏偏就拿眼睛看向脸色已是十分不好的布鲁斯。

    布鲁斯何尝不知道慕容沛这个中国小丫头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含有戏谑的成份?老脸不红却也发烧了,于是他喊道:“王三,你进来!”

    外面应声进来一人,这人慕容沛自然是识得的,人称王三爷,法租界里负责这一片治安的巡捕房的华人警长。

    “把这几个不开眼的家伙关起来好好归拢一下,告诉他们再敢有到此捣乱的先打断腿再收押!”

    “是,厅长!”那王三“啪”的来了个法式军礼转身就出去了,须臾间外面就传来一阵渐渐远去的狼哭鬼嚎之声。

    “我是该谢谢布鲁斯先生呢,还是该谢谢布鲁斯厅长呢?”慕容沛开心地笑了,说着话却是双手合什于胸前冲着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老头鞠了一躬,行的却是种中国人表示感谢的古礼。

    布鲁斯哈哈大笑说道:“谢什么谢,你不骂我这个外国老头便好!”

    因为,布鲁斯?史蒂夫,正是这武汉法租界巡捕厅的厅长!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七0章 法国老男人》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39927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