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熊瞎子兵和开口的“哑巴”-抗日小山-
抗日小山

第四十八章 熊瞎子兵和开口的“哑巴”

    部队吃饭总是很迅速,很快所有的人都吃过了,就有抗联战士提议,让魏营长讲个抗日打鬼子的故事。

    魏营长转头看了看赵尚志,见赵尚志微笑不语,知道这是默许了,就清清嗓子站在上百号的抗联战士前,微笑却对大家说道:“我给大家讲一个赵司令用熊瞎子兵打鬼子的故事,好不好?”

    “好!”掌声响了起来,所有的战士全都席地而坐,等着听魏营长讲故事。

    霍小山和慕容沛两个人对望了一眼,这个故事新鲜哪!

    熊瞎子还能当兵?还能给抗联打仗?两个人正寻思着,也就顺手接过了细心的滕主任递过来的马扎,没有谦让,坐在人群的最后面,象模象样地听故事。

    魏营长已经换了下了那身演唱的行头,穿着一身军装,鼻子上也没有了那令人忍俊不禁的油彩,只见他长着剑眉大眼,很是英俊,估计也就二十五六的岁数。

    就听魏营长绘声绘色地讲道:“咱那嘎答有个空杨树屯,空杨树屯有条根河。根河的水啊,老急了。

    河两岸就是老林子,密得射不进阳光。那老树老粗老高了,就有不老少老枯树筒子。

    因为这人烟少,林子密,树筒子多,所以就成了黑瞎子窝。冬天黑瞎子在这儿的树筒子里蹲仓,春夏秋三季就在这儿打站,在这儿睡觉。

    那黑瞎子掰的苞米,摘的野果堆的跟山似的。

    咱们赵司令和小鬼子打游击,白山黑水的沟沟坎坎都走遍了!这个黑瞎子窝,自然也知道。”

    魏营长在小鬼子没有占东三省之前,本就是唱二人转出身的,所以吹拉弹唱样样皆通,讲起故事来也是声情并茂,引人如胜,周围黑压压百十多号人并无声音,都被他所讲的故事吸引住了。

    “话说有一年冬天哪,小鬼子一个团和伪军一个团,合在一起“围剿”咱们抗联,敌人仗着他们人多势众武器好,没把抗联瞧得起,盯着咱们队伍屁股后面就是一顿追撵。

    咱赵司令也不跟他硬碰硬,却一个劲带着抗联在老林子里和敌人磨来磨去。

    这一下,小鬼子更以为咱抗联软弱可欺了就撒开大队人马穷追起来。

    赵司令就命令战士,只许跟鬼子磨,不许开火。

    咱抗联都是分成好几股跑的。

    小鬼子一心要扑灭咱抗联,见咱们分兵跑他们也分兵撵。

    有一股日伪军,总共二、三百人,是这伙敌人的的主力,追得最凶。

    他们码着咱一股抗联的溜子,从野猪圈追到八方山,从八方山又追到包家沟。

    可鬼子伪军没有咱山里熟啊,追了好几天,也没追上,小鬼子那是赖蛤蟆鼓肚皮——干生气啊!”

    “哈哈哈……”魏营长讲到这里,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笑声,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自豪地笑。

    霍小山笑了,慕容沛也笑了。

    每个少女都有英雄情结,更何况慕容沛早就知道抗联有赵尚志这样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在故事刚开讲她就被这种现场的气氛感染了。

    慕容沛对大山里的一切感觉都是新鲜的,虽然听霍小山讲过不少山里的事了,但是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魏营长讲的故事有些细节就不大明白,就心痒难忍。

    她看前面的战士都在认真听故事,就偷偷捅了下正眉开眼笑的霍小山,用极低的声音问:“啥是树筒子?”

    霍小山正听着投入,就随口答道:“枯了的老杨树,中间是空心的有洞。”

    “那为啥管熊叫熊瞎子呀?”她又问。

    “熊眼睛不好,但耳朵和鼻子贼灵敏,哎,不对啊,你咋说话了呢?”霍小山又随口答了一句这回却反应了过来,慕容沛可是装自己的哑吧弟弟的!

    侧脸看慕容沛时,慕容沛也发现了自己犯错了,“哑吧”竟然开口说话了!忙可爱地吐了一下小舌上头闭紧了嘴吧。

    “说这鬼子和二鬼子追着追着,可就靠近空杨树屯了。”魏营长等战士们笑过后又开始讲,“这工夫,咱抗联战士都悄手悄脚地打黑瞎子窝当间穿过去了。来到个岗梁子上,都在树趟子里趴了起来,架好枪预备好手榴弹,就子弹上膛,枪口却对黑瞎子窝瞄着。

    这帮鬼子不知道这有黑瞎子呀!还傻里傻气地一个劲地撵。他们全都穿着反毛皮鞋头子,踩在雪上嘎吱嘎吱响。正好走到黑瞎子窝当间,只听前边岗梁乒乒乓乓响起枪来了。

    小鬼子一看不好,这是抗联有埋伏啊!倚着倒木、树筒子、大树就地卧倒,嘁啦咔喳,拉枪栓推子弹。这时左边右边也响起枪来了。鬼子们就说声“不好!中了埋伏大大滴!”

    他们刚要站起来往回跑,就看见自己眼巴前儿的一左一右的身后的树筒子里,跳出了老多黑瞎子。这些黑瞎子呜嗷叫着,站了起来,呲牙咧嘴地就奔鬼子们扑去。

    原来啊,赵司令早就作好扣儿了!

    先跟敌人磨,拖疲沓他,再把红军分成几股,引逗敌人,把敌人力量分散。

    末了,有一股抗联专门把敌人的主力引到黑瞎子窝,周围的火力直朝鬼子和树筒子射击,再惊动起黑瞎子,借黑瞎子力量,把这股敌人全部吃掉!”

    “好!让熊瞎子吃了这群****的!”下面的战士眼见赵尚志计谋成功,全都叫起好来。

    霍小山也跟着叫好,慕容沛刚要叫好,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哑吧,只有闭紧嘴吧,好在她不练武,否则非得憋出内伤来不可。

    魏营长伸手一按,下面叫好声停止,又是一片鸦雀无声,他接着讲道:“且说,这当口,黑瞎子可不分“好赖”人啊!大黑瞎子小黑瞎子都出窝了,把卧倒地上的鬼子、伪军就地按住,啃的啃、舔的舔、压的压……有的把鬼子的枪夺下摔碎了,有的把鬼子脑袋拧下来扔得远远的,有的扇起大巴掌,把鬼子打昏了的……一时间,枪响手榴弹炸、黑瞎子叫,加上小鬼子的鬼哭狼嚎,把个黑瞎窝吵得好不热闹!

    咱抗联战士们就趴在四周看热闹,看哪个鬼子要从黑瞎子的大熊掌下逃命了,就补一枪!

    这么一折腾,敌人可就死了一大半了!

    鬼子一看不好,爬起来没命往回跑。

    好家伙,可是往哪里逃跑?!他们不知道根河水有中间一段是不冻的,那水又深又急,鬼子卟通卟通跳下去,就在河里漂了饺子喽,伸着鳖脖子,嘎巴几下嘴,就“漏”到河底喂王八去了。

    其余的鬼子一看不妙,还在岸上直打转悠,可后边的黑瞎子又追了来。战士们又火上加油放起了排子枪。这一下,剩下的鬼子可是一个也没跑得了!

    黑瞎子一看鬼子都倒在地上不动弹了,就站起来拉起大群,呜呜嗷嗷,冲出老林子跑走了。

    等咱们人来打扫战场时,一看鬼子那个惨哪。

    二三百鬼子都横躺竖卧地倒在地上。

    有的脸蛋子肉叫黑瞎子啃净舔光,露出了骨头的;有的睛睛叫黑瞎子抠去的;有的胳臂叫黑瞎子折了;有的就活活叫黑瞎子一屁股给坐死喽!”

    魏营长眼见自己的故事快讲完了,战士们又要鼓掌喝彩,却是提高了嗓门来了个结尾,将战士们的喝彩暂时压制了一下,他大声说道:“这就叫;小鬼子,出东洋。瞎转悠,白着忙。赵司令指挥熊瞎子,打得鬼子叫爹娘!”

    “好!好!!”震天的吼声响起,下面所有的人全都激动地站了起来,挥舞着手臂鼓着掌!中国都要亡国灭种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故事更能振奋人心军心的呢?!

    “好了!故事讲完了!现在请赵司令给大家讲几句话!”魏营长双手向下虚按了一下,让听完故事后仍激动得直呼过瘾的战士们平静下来。

    赵尚志走到了众人面前,看着手下的抗联战士们,用他那洪亮的声音说道:“同志们,现在天已经黑了,我别的话就不多说了!我们现在再唱一遍那首露营之歌吧,大家看,好不好?!”

    “好!”战士们穿的服装各异,回答得却是异常整齐响亮。

    “朔风怒吼,大雪飞扬,唱!”赵尚志给起了个头,于是激昂的歌声在这深山之中开始回荡!

    “风怒吼,大雪飞扬,征马踟蹰,冷风侵人夜难眠。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壮士们,精诚奋发横扫嫩江原!伟志兮!何能消减,全民族,各阶级,团结起,夺回我河山……”

    霍小山和慕容沛也同样激动,他们都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周围的这些正在唱歌的战士,在他们的眼睛中,他们看到了他们对赵尚志的崇拜,看到了他们对鬼子的痛恨,看到了他们准备随时奔赴战场为国赴难的勇气!

    “好听吗?”滕主任在霍小山对霍小山耳语问道。

    “好听!”霍小山答道。

    “这首歌就是赵司令自己写的。”滕主任轻轻说道。

    “自己写的?”霍小山还真感觉不大相信。

    看到霍小山那显得有点不大相信的表情,滕主任又解释道:“咱们赵司令可不是一般人哪,他可是从黄埔军校毕业的。”

    霍小山对什么时黄埔军校是一无所知的,可在他身边听着他们两个说话的慕容沛却心里一跳,因为他的舅舅就是黄埔军校的教育长。

《抗日小山传奇》最新章节《 第四十八章 熊瞎子兵和开口的“哑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92/92402/28673739.html